免費小說網 > 永生世界 > 第四十七章 當個黑單客?
    車庫內。

    張云溪想到黑單這條發財之路后,內心十分激動的沖朱祁鎮喊道:“老朱,你繼續堵窟窿,我上樓去查點資料。”

    “哦!”朱祁鎮回。

    踏踏踏!

    張云溪一路小跑的上了樓,將自己關在室內,開始用微型電腦查閱起了資料。

    “人類就是太現實,這一拿到我生命的鑰匙,連老師都不叫了。”朱祁鎮感慨地嘀咕一句,咣當一屁股坐在地上,開始用鐵板堵窟窿,活像個力工。

    ……

    二樓。

    張云溪坐在椅子上,腰間的抑制液導流泵閃爍著光芒,他左手托腮,認真地觀看起了永生世界內有關于黑單的信息。

    說起黑單,大概分為三種。

    第一種:就是像韋伯線下經營的那種店面。這種店滿足了線下很多民眾的生活需求,但一定是略帶一些灰色的,不然肯定不賺錢。

    比如當初張云溪去喝酒,那個女人說的江北李太太很寂寞,需要一個小哥哥當玩伴,這就是一種黑單交易形式。

    簡單來講,就是訴求方來到實體店內,在韋伯的保護下派單,然后由相應“專業”的人員接取,交易達成后,韋伯抽取一定量的傭金。

    這種黑單派活的形式,好處是很明顯的。比如能開這種店的,社會關系一定很廣,你在他這里這交易一些什么東西,肯定不會出事,也更不會被騙,因為韋伯扮演的就是擔保角色,一旦出現損失,他肯定就賠償了。

    還有,這種交易比較快,只要目標明確,比如今天想買個什么管制的機械零件,當天人家就能給你淘到,并且送貨上門,還保護客戶信息。

    但這種交易有一點不好,那就是貴,因為線下的運營成本也是很高的,需要人,也需要渠道等等。

    第二種:在永生虛擬世界中,也有這種懸賞黑單的功能。哦,不,準確來講,應該叫快單懸賞。

    靈境集團在永生世界內推出的快單懸賞,口號喊得非常正能量,說是要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讓新一代的年輕人工作變得自由。

    但從實際效果來看,這其實就是靈境集團在利用龐大的用戶基數搞商業壟斷。

    快單一出,很多派單平臺全部GG,涼得不能再涼了。

    在永生世界的快單功能中,你可以根據自己的信用度發放個人單,團隊單,商業單之類的任務,并且要明示給予多少報酬。

    比如有一家地產公司,今天要開新樓盤,需要招三百個托烘烘氣氛,那直接就可以在永生世界的快單頻道內發懸賞,設定金額,讓大家去搶。

    由于永生世界的用戶基數太大,所以這種單可能在幾秒內就被搶光,而那些不想干固定工作,又喜歡自由的人,就可以接這種單來維持生活。

    今天干完一單,掙了五百,那明天咱就可以休息,沒錢了再接。

    類似于這種類別的懸賞任務,小到發傳單,一日保潔,找貓遛狗等等,大到上億,甚至是數十億的任務,在這個平臺中都可以看到,而且是循環公示的。

    什么樣的任務,能懸賞數百萬,上千萬,甚至是上億呢?

    其實有很多,比如政府工程招標,某科技領域的研發工作,都是價格驚人的大單。當然這也不排除是有些企業故意炒作搞出來的,在發單之前就找好了下家。但總的來說單子的真實性,還是非常靠譜的。

    比如張云溪在精神病院期間,外面就有一個戰斗民族的小伙,接了個一千萬的大單。

    那是一個能量飲料集團頒發的極限挑戰單,類似于廣告,接單的雇員需要從昆侖山喬戈里峰使用翼裝飛行的方式,繞著山體在指定的滑翔路線落地,并且落地高度也是有限定的,總之非常低。

    說白了,這種活就是要找瘋子玩命的,掛上了一周多也沒人接。不過最后被戰斗民族小伙給拿下了,而且還真就成功落地了,據說他本人就是極限運動愛好者。

    永生世界的這種快單功能,確實很實用,也很便民,但也確實打死了很多其它企業。搞二手車的,搞專職招聘的,以及搞快遞物流的企業等等,幾乎都已經絕跡了。

    用戶基數,碾壓一切!

    這種形式的快單有好處,也有壞處。好處是它的所有任務單,都不可能是違法的、灰色的,不管是接單者,還是派單者,都需要嚴格按照永生世界的審核流程辦事,所以大家不需要操心是否犯罪的問題,賺到錢了,也不怕被查水表。

    壞處是,永生世界的用戶數量太過龐大,老話講,這林子大了什么鳥都有,利用這個平臺搞現實詐騙的不在少數,無知少年被人騙到荒野區割了腰子的,也是常有的事。

    并且快單金額普遍不高,各行業內卷相當嚴重,因為真 因為真就有很多人不找固定工作了,而是自由地過著順心意的生活。

    ……

    第三種接單形式,那就太刺激,太神秘了,因為它才是真正黑單客的聚集地,是陽光照射不到的全球貿易市場——它叫冒險家營地!

    冒險家營地是全球范圍內聯網,沒人知道它的主機在哪里,終端在哪里,但它卻涵蓋了以上兩種接單形式的所有細節,但以上兩種形式卻無法涵蓋它的能量。

    在這個冒險家營地的門戶網站內,你幾乎可以淘到地球上所有東西,只要你有錢,只要這個東西在世界上存在,那都可以買得到。

    在這里派單和接單形式是分N個等級的,并且單子的內容,也幾乎全是沒有任何限制的。說白了,只要文字能打出來的任務,那都可以派出去。

    普通人甚至都很難找到這個門戶網站的地址,并且賬號獲取的方式只有兩種:第一種是高等級會員推薦,而所謂的高等級,必須真的是等級很高的,很多七八年的賬號,也不見得有推薦權。第二種是養號,有了個門戶網站的地址,個人在完成注冊后,需要連續在固定時間內簽到一年,保持賬號活躍度,才能被授予普通會員的權限。

    在這一刻,你才能真正開始接單,賺錢。

    很顯然,這種才是真正的黑單客,也是真正能賺到大錢。

    張云溪曾經就猜測過,韋伯肯定也是這個冒險家營地的會員,而且等級不低,不然不會有那么多渠道和資源。

    ……

    微型電腦面前。

    張云溪吃著餅干,仔細在某被官方打擊的論壇上,看著有關于冒險家營地的信息。

    說句老實話,張云溪以前對這類東西是完全不感興趣的,他覺得這距離自己很遠,說不定到死亡那一天,他都接觸不上這種有些灰暗的東西。

    但現在,他對冒險家營地卻充滿了興趣!

    以他目前的身體狀況,外加老朱的能力,去干普通快單,或者是給韋伯打工,他肯定是不甘心的,賺錢慢,效率低,有點大材小用的感覺。

    但張云溪絕對不是一個內心陰暗的人,他也接受不了自己因為錢,而去干什么違法違規的事情,這是性格和家教養成的做人底線,不可改變。

    不過張云溪倒是能接受,自己接一些危險的工作,一些不違背道德底線的工作,只要錢多就行,而這種工作似乎只有冒險家營地有。

    想到這里,張云溪終于下定了決心,他要帶著朱祁鎮創業,要在冒險家營地接活。

    做大做強,再創輝煌!

    起碼要干到擁有沒認識朱祁鎮之前的財富水平!

    不過干歸干,可自己這個冒險家營地的會員賬號該怎么搞呢?!他不認識什么高級會員,也就沒有辦法讓人推薦。這事更不可能去找韋伯,告訴他自己接下來的決定。而養號一年在拿會員,又實在太久了。

    脫褲戰神很缺錢,真要等個一年,那估計真得去給江北李太太服務了!

    怎么辦呢?

    張云溪苦思冥想時,突然腦中出現了一個人影。

    姜馨!

    對了,上次修復朱祁鎮時,張云溪曾經去韋伯那里買過零件,而他回來跟姜馨交談時,后者似乎對黑單客非常了解。

    這個姑娘平時就喜歡搞一些稀奇古怪的東西,酷愛機械、電子之類的產品,并且整天拿著個微型電腦晃悠,她搞不好會有冒險家營地的賬號。畢竟電子類的產品和機械類產品管控非常嚴,普通市場也很難買到。

    要不給她打個電話問問?

    張云溪猶豫半晌后,還是用通信器呼叫了一下姜馨。

    ……

    明珠市,皇浦街區,一棟高檔住宅樓內。

    姜馨背著行李包,面色清冷地說道:“我不會跟她承認錯誤的!不就是錢嗎?公司的損失我會還她的!!就這樣,我上學去了。”

    “你要去哪兒?”屋內有人喊了一句。

    “不要拉著她,讓她滾!”一個男子的聲音響起。

    姜馨背著行李包離開家門,一邊走,一邊流著眼淚。

    “嗡嗡!”

    就在這時,通信器亮起了一陣光芒,一陣電子音響起。

    “私人助理小佳通知您:天才少女,熱心的臟血族戰士請求與您通話!”

    “不接!”姜馨毫無心情地拒絕道。

    半分鐘后,姜馨剛剛邁入透明電梯,AI電子助手再次呼喚道:“天才少女!熱心的臟血族戰士說:俺老孫出精神病院了!要不要一塊次個飯呀,小姐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