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永生世界 > 第三十五章 自此世間無少年
    “嗡嗡!”

    一陣刺耳的警笛聲響徹街區,漆黑的天空中出現了大量照明燈的光芒。警視廳和AI巡查部的飛行器,警用巡邏車,智能作戰車輛,紛紛趕到了隆輝生物工作室的周邊,第一時間封控了現場。

    警視廳的監察長李東明,第一時間與AI巡查部的負責人碰面,雙方簡單握了一下手,站在車輛后面交談了起來。

    “剛才這里發生了電爆,對嗎?”李東明問。

    “是的,但沒有形成破壞力。”AI巡查部的負責人,是一名精瘦干練的中年男人,看著有三十六七歲左右,面冷。

    “警視廳的特戰組還有多久能到?”

    “最晚不超過五分鐘。”李東明回。

    “根據我們掌握的情況來看,學生張云溪就在這里。五分鐘的時間足以決定很多事情了,我們巡查部先上,直接摸進去。”精瘦干練的中年,非常果斷地說了一句。

    李東明一聽對方主動把行動責任攬在自己身上了,立馬回了一句:“好,我們外圍協助。”

    精瘦干練的中年轉身沖著行動隊的隊長吩咐道:“制定行動計劃,準備控制現場。”

    “是!”

    二人溝通完畢,一同走到了指揮車旁邊。行動隊的隊長,沒用兩分鐘就布置完了控制現場的計劃,并得到了上層的準許。

    三十多名AI巡查部的行動隊員,全副武裝的從側面滲透到了工作室大院,同時天空中的無人偵察機,飛行器,也緩緩靠向了主樓。

    工作室后門,被韋伯派過來的酒仙,見到有官方的人介入后,立馬第一時間跑路,坐在車上跟韋伯連線:“巡查部,警視廳的人都來了,我撤了哈!”

    “撤!”韋伯回。

    工作室外圍大院,上百名警視廳的巡查員,已經控制住了周邊街道,并且對匪徒可能逃竄的地點,進行了嚴密的布控。

    街口處被警視廳的車輛封死,工作室內一切可觀察到外面的監控探頭,有線電子設備,全部被切斷。

    正門口。

    AI巡查部的負責人,站在指揮車內觀察著十幾組視頻影像,用全息投影的方式連線每個執行具體任務的隊員:“準備強攻!”

    就在這時,被封控的街道口出現了一排車隊,一群西裝革履的男子走了下來。

    領頭一人四十七八歲,面向儒雅,器宇不凡,這位中年旁邊,跟著一位保養極好,也很年輕的女士。她穿著乳白色的緊身西裝制服,面色緊張的沖著警視廳巡查警員說道:“我……我兒子在工作室內,你們讓我們進去。”

    儒雅的中年男人,是劉也的親生父親,名叫劉宗輝,他旁邊的那位女士是劉也的母親名叫于佳慧。二人都是明珠市的知名商人,據傳劉宗輝也入股了青山神學院,但不知道因為什么,并沒有親自出面擔任校董。

    警視廳的巡查警員看著于佳慧,立馬抬臂回道:“警事封控,你們不能進去,很危險。”

    “……!”劉宗輝掃了一眼對方,也沒有廢話,轉身就走回了汽車。

    正門處,龐博士緊張兮兮地看著工作室主樓,皺眉沖著魏武問道:“這種情況下,張云溪活下來的幾率有多大?”

    “不大!”魏武面色很嚴肅地回道:“匪徒不是瞎子,這不是突然抓捕,他們有足夠的時間考慮對策。”

    二人正在對話之時,韋伯只帶著四個人,從遠處走到了警戒線外圍,背手觀看起了工作室大院內的情況。

    ……

    工作室大樓,地下五層的實驗室內。

    劉也面色蒼白,眼神有些慌亂地連接了通訊器,語氣急促的沖著父親說道:“巡查部的人,準……準備進攻了!”

    “我不是讓你先走了嗎!”劉宗輝咬牙切齒地回了一句:“為什么不聽我的?!”

    “是發生了意外,張云溪不知道吃了什么,他好像是感染了某種病毒,身體發生了變化。我們剛處理完,后院不知道有誰在故意阻攔我們撤離,”劉也憋屈地回道:“不是我不想走,是我沒走掉!”

    兒子被堵住了,劉宗輝內心焦急的狀態溢于言表,但他也是久經商務戰場的人,此刻還是能做到平復情緒,給予正確對策的。

    “你聽我說!聽我說,冷靜!”劉宗輝看著兒子,目光兇戾地吩咐道:“張云溪不能活了,懂嗎?!你和他已經有接觸了,他如果進了警視廳,一定會被調取記憶,到時候證據確鑿,你就完了!”

    “是,是!”劉也連連點頭。

    “不要把人放在冰凍艙了,直接讓技術員摳出他腦中的電極芯片,把記憶下載。”劉宗輝眉頭緊鎖地說道:“弄完就做掉他,尸體徹底焚毀,死無對證!”

    “沒有張云溪的意識命令,電極芯片我們是打不開的。拿不到記憶,以前的事情就白干了。”

    “你是豬啊?!留下他的DNA,我在找人想辦法破解電極芯片。”劉宗輝低吼著說道:“搞人質,拖延時間,在事情沒做完之前,不要讓AI巡查部控制現場,現在就去做!”

    “好,好!”

    父子二人結束溝通,劉也目光兇戾地看向了室內的張云溪。

    ……

    一分鐘后。

    AI巡查部的行動隊員,剛剛摸到工作室主樓,一樓的燈光就熄滅了。

    “踏踏!”

    一 nbsp;一陣腳步聲泛起,八臺AI機械人,挾持著工作室內的三名年輕的庫管沖了出來!

    “不要進攻,不然我們馬上殺了他們!”領頭的AI機械人,看著院外發出了尖銳的電子聲。

    院落的正門口,李東明看到這個景象,立馬跑向了指揮車。

    指揮車內,精瘦的中年漢子看了一眼視頻影像中反應的情況,語氣果斷的命令道:“空中單位注意,準備同時狙殺AI機械人!”

    “咣當!”

    李東明從外面沖進車內,立馬吼道:“不能動了,要等警視廳的支援,等待上層命令!”

    精瘦中年回頭說道:“他們肯定是同伙,現在不打,可能要錯過最佳營救時間!”

    “不能打,如果不是同伙怎么辦?誰能承擔這個責任!明天一早,這個案子可能會震驚整個明珠市!我們的頭發絲可能都會被民眾放大觀看!!”

    “營救人質本身就有風險!”

    “我現在寧愿什么都不做,也不想犯錯!!”李東明伸手攔住中年:“必須等待上層的進攻命令!”

    精瘦的中年男人有些無語,因為此次行動是兩個部門聯合進行,他也沒有絕對的指揮權。

    指揮車內,兩個負責人發生了爭執,而地下室五層的張云溪,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

    ……

    四名身著重型作戰服,雙臂套有機械臂的匪徒,先是將張云溪從冰凍艙內搬了出來,平放在了移動鐵床上。

    “抽他的血!把它腦部的電極芯片取出來!”一名領頭的匪徒催促道:“動作快點!”

    八名技術人員立馬邁步上前,四人拿著針管抽血,四人板著他的腦袋,開始取芯片

    張云溪平躺在床上,睜著雙眼,大腦一片混沌。他剛剛先是被技術人員推了一針強效安定劑,后又被冷凍槍噴射,他被折騰的不輕,但也正是因為劉也的這一番操作,讓他暫時保住了性命。

    安定劑減緩了張云溪的生物基因裂變,冷凍槍殺死了很多變異細胞,從而導致他沒有像韋伯的愛犬波波一樣爆體而亡!

    混沌的大腦中,過往的畫面如幻燈片一般播放著!

    全家慘死!

    AI保姆李蕓的背叛!

    社會輿論的沸騰,把整個全家慘死的兇案過程,讓數以千萬計,數以億萬計的民眾公開討論!

    年僅十八歲的他,孤獨無助,在學院還遭受到了輿論霸凌!

    這些過往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樣,壓在張云溪瘦弱的身軀上,他迷茫,他無助,他內心太多的委屈,卻無人愿意聽他訴說,也沒有誰可以為他撐腰!

    就在今天!!

    張云溪再次得知了一個令他憤怒至極的事實,原來這一切都和劉也的家族有關,和李翰有關,和那個喊著新世界萬歲的組織有關!!

    干膩M的!!

    張云溪不明白對方為什么可以這么殘忍!為什么可以這么狠!為什么非要針對他!!

    劇烈的憤怒感在內心生疼,原本皮肉龜裂的疼痛感竟然開始減緩了!

    移動的鐵床旁邊,一名技術員拿著手術刀,切割著張云溪的腦皮,但卻發現鋒利的刀子,竟然無法劃開皮膚增生出來的厚厚角質層!!

    “切不開啊!”技術員急的滿頭是汗。

    “起開!”領頭的匪徒推開了技術人員,攥著套有機械臂的拳頭,嘭嘭兩聲砸在了張云溪的后腦上:“拿不出來,就砸碎它!反正一會也得銷毀!過來幫忙!”

    又有一名匪徒走了過來,他左手按著張云溪的腦袋,右手鋼拳緊握,沖著張云溪后腦的電極芯片入口,就要揮拳砸碎皮肉!

    “滴滴!”

    就在這時,鏈接在張云溪身上的冰凍艙生命體征檢測器,突然泛起報警之聲,一系列的復雜數值瞬間飆升,最后變成了亂碼!!

    眾人猛然扭頭看向電子面板。

    “這……這是……什么情況?”技術人員懵了。

    “你們這群畜生!!老子和你們一塊死!!!”

    “嘭!!”

    一只充滿厚厚灰色角質層的拳頭,瞬間打爆了左側匪徒的腦袋!

    是的,一拳直接打碎!!技術員的身體被攻擊慣力,直接推飛了兩米多遠!

    “撲棱!”

    張云溪猛然竄起,身體幾乎沒有任何停頓的崩碎了合金鐵鏈,整個人站在了移動鐵床之上。

    他身高幾乎沒有任何變化,但身體卻足足大了兩圈還多,目測體重至少要在一百公斤左右!

    他宛若石像一般,肢體產生動作時,身上厚厚的角質層殘渣無規則的掉落著,一雙眼睛也全部充斥著灰色,瞳孔似乎消失不見了!

    “你……!”

    眾人看著張云溪,不自覺的后退!

    三秒后!

    “嘭,轟隆!!”

    實驗室的玻璃門連同著光子能量壁一同被轟碎,兩名匪徒身體嚴重變形的飛了出去!

    “嗖!”

    張云溪身上的衣服龜裂,速度極快的沖出:“劉也!!來,我踏馬把腦子摳出來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