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永生世界 > 第三十三章 火速追蹤!
    第1街區發生如此惡性的襲擊案件,已經嚴重的威脅到了民眾的生命安全。警視廳高度重視,立即將此案列為A級偵破案件,并且因為此案件涉及到大量的AI機械人犯罪,所以特令于三個月前剛成立的AI巡查部介入,迅速展開調查。

    襲擊案件是23點10分左右發生的,過程不到五分鐘,AI巡查部的巡查員趕到現場時,除了發現大量AI機械人的碎片殘骸外,還第一時間接收到了匪徒逃跑時的影像畫面。

    在現如今的科技下,在主城區內行兇,那想不留下視頻影像,無異于癡人說夢。

    除了傳統的監控攝像外,商業衛星,科技衛星等一系列漂浮在大氣層外的高科技產物,都早已經將這個星球包括且覆蓋,人就是活在放大鏡下的微生物,想談什么絕對隱私權益,那其實是有點難的。

    AI巡查部拿到視頻影像后,立馬了聯系低空交管部,使用檢測器,迅速甄別出了劉也逃跑時使用的飛行器。

    沒用五分鐘,劉也使用的飛行器信息就被迅速鎖定,雖然這個飛行器是黑貨私產的,等同于黑車,也沒有在低空交管部留下任何備案資料,但這邊依舊利用它的飛行方向模擬,動能評估,以及檢測器上的消失區域等等,迅速鎖定出了它最后降落的地點。

    23點30分左右,AI監管部的十幾臺飛行器角落在了明珠主城的北部郊區,找到了被焚毀且爆炸的飛行器殘骸。

    匪徒銷毀飛行器后,已經逃跑了。

    這片區域距離山區很近,匪徒又使用了信號干擾,反探測儀等設備逃離,導致線索出現短暫的中斷。

    ……

    明珠市,鳳翔街區,隆輝生物科研工作室大樓內。

    劉也摘下鋼盔,更換好了嶄新的衣物,邁步走進了電梯,直奔地下五層的秘密實驗室趕去。

    電梯下墜,通信器請求呼叫的提示音響起。

    劉也按了接通建,并開啟了私密通話功能:“爸!!”

    “你回工作室了?”一名長相儒雅的中年,皺眉問了一句。

    “對,人帶回來了!”

    “你不應該回去的!!”劉父聲音有些激動說道:“不出半個小時,工作室就會被鎖定!你把他帶過去了,工作室是要遭受到牽連的!”

    劉也停頓一下回道:“爸!剛才我們是沒有辦法直接出城的,飛行器沒有注冊,一旦被巡查部門盯上,我們肯定人贓俱獲,徹底完蛋!”

    “你回去了,就有辦法出城嗎?”

    “巡查部肯定會認為,我們會第一時間把人送走,但我們偏偏不這樣。”劉也語速很快的說道:“我馬上把張云溪冰凍封存,直接運基地那邊,先放他三個月,等風頭過了在運送到境外!”

    劉父沉默。

    “車,人,我都找好了。”劉也看了一眼時間:“在巡查部趕到這里之前,我會把一切事情都辦完。第1街區的現場,沒有留下活口,AI機械人也經過了技術處理,我可能會被懷疑上,但他們絕對沒有證據指控我!我咬死不承認,他們拿我沒什么辦法的。”

    劉父斟酌再三后,立馬叮囑道:“你不要在工作室盯著了,馬上離開!讓別人去做這個事情!不要廢話,聽我的!”

    “好!”劉也咬牙應了下來。

    “你給我記住了,你是神學院的學生會會長,你是優秀的青年精英!你最大的智慧,就是不能讓自己身上沾到一點臟東西!!”劉父非常嚴肅的說道:“沒有人值得你親自下場肉搏!馬上走!”

    “我知道了。”

    父子二人結束溝通,劉也停頓一下,走出了地下室。

    ……

    AI巡查部在極速追查線索之時,龐博然已經第一時間跑路了,他最終選擇相信了第1街區的教父,也尊重了對方多年積攢下來的口碑。

    當然!!他如果選擇硬留下追貨,結果也不見得會好,私下交易藥劑的事雖然還沒有得到巡查部的注意,但查出來那是早晚的事,所以多在城內停留一分鐘,他都有可能面臨被傳喚抓捕的危險。

    龐博然走了,韋伯自然也松了口氣,因為交易方不存在了,他后面將要面臨的壓力自然也就小了。

    Ai巡查部在趕到現場之時,韋伯也跑路了,他沒去酒吧,而是去了一個女性朋友的家中。

    23點45分左右,韋伯接到了警視廳的傳訊通知:“喂?!”

    “韋伯先生嘛?我們是明珠市警視廳,刑事罪案部……!”

    “不要說這么多,你找我干什么?”韋伯問。

    “第1街區發生了襲擊事件,根據我們調查,你當時在場,我們現在正式傳喚你。根據相關規定,你必須馬上趕到警視廳報道,配合我們的調查。”

    “  “好,我一會去!”

    “我說的是馬上,韋伯先生!”

    “我義肢丟了,等我找到了就去哈!”韋伯臉色冷峻的回了一句,直接關閉了通訊器。

    室內安靜了一會,敲門聲響起。

    “進!”韋伯抬頭喊道。

    一米九十多的漢子,胳膊上纏著紗布,步伐很快的走進了客廳:“消息發完,有回饋了!”

    “說!”韋伯起身。

    “現場死亡匪徒的照片中,有兩人是鳳翔街區的,我們的一個合作方跟他們有過接觸!”一米九十多的漢子話語清晰的回應道:“現場爆炸的AI機械人,腿部零件編碼和胸甲鋼印,也被鳳翔街區一個販賣走私零件的朋友認了出來!”

    “說信息匯總方向!”韋伯背手回道。

    “兩個匪徒供職于一家叫做鑫萊的安保公司。AI機械人的走私組件,最終也是被這家公司購買的,時間線長達半年,AI機械人應該是慢慢被竄出來的,不是一次性量產。”一米九十多的壯漢,眉頭輕鎖的說道:“這家公司跟一個叫隆輝生物工作室的公司有密切合作。兩個匪徒,以及AI機械人的最終流向都是這里,他們以外聘安保員的行駛,在隆輝生物展開業務!”

    韋伯看著他問:“隆輝查了嗎?”

    “老板叫董隆輝,四十五歲,之前經營的是一家律所,順便搞一些違禁藥物。三年前創立隆輝生物工作室,資金來源不明,人力資源來源不明。”壯漢回。

    “寶寶!董隆輝交給你了,我去隆輝生物工作室!”韋伯沖著壯漢吩咐道:“兩條腿走路,在巡查部查到這一點之前,我們把活干完!”

    叫寶寶的一米九十多壯漢,表情擔憂的說道:“這……這容易被盯上啊!”

    “巡查部如果查到了董隆輝,那你們就放棄:如果還沒查到,你們快點動!”韋伯立即回道:“四瓶藥劑,花光了老子小半輩子的積蓄!!丟了,我肯定是不認的!而且最重要的是,老子不管是誰在搞事,他們誤傷了跟隨我多年的兄弟,我也必須要個說法!!在慢一點,貨被送走了,那說什么都白費了!明白嗎?”

    “好的,我去董隆輝這邊!”

    “……!”韋伯沒在多廢話,身上還掛著外傷,就帶著六名男子離開公寓樓。

    三十秒后,十幾臺電動懸浮車停滯在了公寓樓下,韋伯沖著車內的人擺手喊道:“出發!”

    ……

    隆輝生物工作室地下五層。

    張云溪被綁在了一張鐵床上面,渾身皮膚發紅,雙眼球凸起,口鼻竄血,十根手指的指甲已經完全脫落!

    劉也邁步走進來后,不可思議的看著張云溪,扭頭沖著生物實驗室的技術人員問道:“他……他怎么了?”

    “不,不清楚!”技術人員也是一臉茫然:“我們本來想給他打沉睡藥劑,但根本沒用!”

    “啊!!!”

    張云溪躺在床上,喉嚨發出極為痛苦的嚎叫,四肢劇烈掙扎著!

    “嘭!!”

    一聲悶響,鎖在張云溪身上的合金鎖鏈,竟然被他掙脫的崩折了卡扣!

    “他……他有點危險!”技術人員攔了一下劉也。

    “啪!”

    張云溪躺在床上左沖右撞之時,脖子上被劉也扎進去的電擊器,竟然被皮膚擠壓后射飛,直接將天花板打出了個凹槽!

    “啊!!我……身體要裂開了,救救我……!”張云溪哀嚎著狂吼。

    話音剛落,張云溪雙臂,雙腿上的皮膚率先龜裂,但卻無鮮血流出,他皮膚最外層,沒有細胞核的死細胞開始蘇醒,厚厚的角質層,以肉眼可見的方式覆蓋著全身,厚度竟變得有成人手指粗細!

    他整個身體擴大了一圈!!

    劉也懵了,立馬回頭吼道:“鏈接冰凍槍,冰凍他,快!”

    這時劉也看著“生命垂危”的張云溪,一時間忘了父親的囑托,只擔心這個肉票會不會馬上就身體爆炸而亡。

    “……啊……!!疼死我了!!”張云溪猛然起身,嘭的一聲崩斷了合金繩索,目光猩紅的看向了四周。

    他原本白嫩的身體,此刻布滿了黑灰色的皮膚角質層,整個人看著非常恐怖!

    ……

    明珠市邊緣,魏武,龐博士,以及后來的童戰匯合,第一時間跟著隨著監察長李東明,趕往了市區。

    AI巡查部。

    “根據大數據的活動軌跡顯示,兩名匪徒近期一個月經常出入的地點,就是隆輝藥業!”一名巡查長看了一眼報告:“傳喚法人,馬上控制隆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