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永生世界 > 第三十章 歸來
    地下室,大型生物藥劑交易現場。

    一名頭發花白,梳著沙僧一樣發型的老頭,從里側房間內走了出來。他穿著白大褂,左手拎著一個銀色箱子,右手拎著一個裝有四只實驗鼠的籠子,來到韋伯面前說道:“可以開始了吧?”

    “麻煩了。”韋伯沖他點頭。

    老頭在桌面上打開銀色箱子,從里面拿出了藥劑提取器,并連接上數據觀察終端,將很細小的電極貼片,貼在了四只實驗鼠的剃毛部位。

    一切弄妥,老頭沖著龐博然說道:“藥劑!”

    龐博然這次也沒廢話,伸手將藥劑箱子推了過去。

    老頭用四只連接著霧化管的藥劑提取器,扎進了藥劑瓶子內,開始提取極其微量的藥液。

    “直接注射嘛?”原本昏昏欲睡的韋伯,此刻已經徹底興奮,站起身問了一句。

    “直接注射實驗鼠受不了的,要霧化毫克級的藥劑,讓它通過感染的方式吸收,這樣才會有精確數據。”老頭一邊忙活著,一邊吩咐道:“靜音,數據觀察需要安靜。”

    “專業!”謹慎的龐博然贊嘆了一句。

    在場眾人聞言立馬關閉了各自的通信設備,并且打開了室內的噪音屏蔽系統。

    老頭彎著腰,將一顆很微小、造型也很獨特的“氧氣面罩”,插在了藥劑提取器上,最后他伸手按住了一只白鼠,將氧氣面罩扣在了實驗鼠的整顆腦袋上,并且做了密封處理。

    “開始了!”老頭同樣目光興奮,將籠子提起放在一個密封玻璃罩內,按下了啟動鍵。

    ……

    倉庫內。

    身材瘦弱的張云溪,臉色煞白地瞧著眼前這群闖入的陌生人,不自覺地后退著。

    這群人都身穿無標識的重甲作戰服,手持各類長槍,頭戴V字表情的黑色全息鋼盔,根本看不清楚長相。他們步伐很重,拉成橫排走到了倉庫中央位置。

    “嘩啦!”

    靠近門口的兩人,伸手拽下了卷簾門。

    張云溪慢慢后退,突然感覺自己的后背靠在了墻壁上,他已經無處可躲了。

    屋內燈光明亮,人群中領頭的青年邁步上前,來到了張云溪前側:“能猜出來我是誰嗎?”

    張云溪目光驚恐地看著他,抿著嘴唇,沒有回應。

    青年緩緩抬起戴著銀色機甲臂的手掌,狠狠地掐住了張云溪的脖子,用命令的口吻吩咐道:“搜,這里還有一個女的,找到她,我們馬上撤!”

    四名穿著黑色作戰服的男子,持槍立馬跑向了樓上。

    張云溪靠在墻壁上,被青年的機械臂掐得快要窒息。

    青年左手按了一下鋼鐵頭盔側面的打開鍵,露出了自己的臉頰。

    劉也!

    眼前這個人竟然是青山神學院的學生會長,與張云溪發生過沖突的劉也!

    張云溪看到他的那一刻,內心的所有疑惑全部解開。

    為什么當初劉也那么堅持的要勸說張云溪打開記憶?并且在得到張云溪明確拒絕后,也依然要鉆法律空子,轉道去讀取犯罪嫌疑人的腦機記憶?

    因為他就是真正想竊取張云溪記憶的那個人,他想利用案件的調查過程,達成自己的目的。

    為什么導演廳無頭案結束后,學生會的人會在校內論壇里親自下場帶節奏,引導其他學生去攻擊張云溪?

    因為劉也很清楚,兩次動手失敗后,警務部門已經徹底盯上了學院,他們在校內已經很難在找到動手的機會了。那唯一的辦法就是逼迫張云溪退學,讓他回歸社會,脫離警務部門的保護,從而給自己第三次動手創造出便利條件。

    一切都明朗了,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但張云溪自己也被逼到了死角,誰都不是神,誰也不會聯想到,家境極其優越,并且“品學兼優”的劉也,會有如此能量,會干出這種事。他究竟圖什么呢???

    倉庫內,二人對視,劉也死死地掐著張云溪的脖子,表情極為猙獰地罵道:“往我身上潑燃燒油,是嗎?啊?!”

    “嘭!”

    劉也提起膝蓋撞在了張云溪的腹部,后者身材瘦弱,且對方膝蓋上也穿著多金屬機甲,這一下他完全扛不住,身體瞬間弓起,彎下了腰。

    “啪!”

    “瑪德!要不是因為你這個狗東西,廢物,我的親人或許就能扛過最后一關,你知不知道!”劉也表情憤恨,一個耳光打在張云溪臉上,堅硬的機甲手套,刮開了他臉頰上的皮膚,鮮紅的血液從創口中流出。

    張云溪被打得大腦眩暈,雙眼模糊地看向了四周。

    “還別惹你?還威脅我說自己不想活了?!”劉也猛然提起膝蓋,嘭的一聲撞在張云溪的側臉上罵道:“要不是因為你還有點用,你踏馬早都和被李蕓剁碎了的那三個傻子,一塊進火葬場了!”

    原本被打懵了的張云溪,在聽到這話后,猛然抬頭。

    樓上的房間內,燈光已經熄滅,三名男子在動作利落地搜找著室內和衛生間,而剩下的那名男子,則是站在樓梯口處,打開了全息鋼盔的熱能探測系統。

    畫面中,一陣紅色向窗外延伸的圖像閃現。

    二樓窗外,姜馨左手拽著一處通風口的護欄,右腳踩著凸出的窗臺面,整個人掛在墻壁上,正滿頭是汗,急迫地看著自己的腕表通信器。

    通訊器上方的投影顯示,接收方目前還處于未完全重啟的狀態,但讀條已經百分之八十五左右了。

    “阿彌陀佛,拜托你快一點呀!”姜馨在心里默念著。

    室內,那名站在樓梯口的陌生男子,立即喊道:“她在窗外,抓她回來!”

    三人聞言立馬沖向了窗口。

    樓下倉庫,張云溪滿臉是血地抬起了頭,雙眼驚愕地看著劉也:“你剛才說什么?!”

    “你很想知道嗎?”劉也彎著腰,薅著他的頭發吼道:“你知道李蕓為什么會有散發性思維嗎?為什么她會像人類一樣思考問題嗎?!因為她的系統被我們篡改過。我們給她灌輸的引導思想,是綁架你那個該死的妹妹,用她威脅張志濤交出你的記憶,但沒想到李蕓卻形成了自己的思維模式。她竟然失控了,把你全家都給殺了。呵呵,不過這也OK啊,張志濤一家都被切碎了,障礙也就不存在了,我們直接搞你就好了。”

    張云溪目光呆愣,周邊的陌生人也沒有催促劉也,因為他們在等待樓上的人下來。

    “很意外吧?!我還可以告訴你,你在永生世界中看到假龐博士播放的李蕓殺你全家的畫面,也是我提供的,因為李蕓剛殺完人,我們就去過你家。嘖嘖,那個場景……!”

    “我去尼瑪的!”張云溪猛然暴起,一拳打向劉也:“老子殺了你!!!”

    “嘭!”

    劉也單臂按住張云溪的腦袋,嘲笑地看向樓上吼道:“人呢?!”

    “啊!”

    就在這時,二樓窗外泛起一陣尖叫聲,姜馨被找到了。事實上從劉也進入倉庫,在到姜馨被抓,也就是不到一分鐘內發生的事。

    “帶她下來,走!”劉也起身,指著張云溪吩咐道:“帶他走。”

    二樓,姜馨掙扎著,俏臉煞白地喊道:“朱老師,救我們!”

    話音剛落。

    “翁!”

    破舊的倉庫內,朱祁鎮的機體爆發出一陣耀眼的光芒,并且響起宛若飛機引擎在運轉的噪音。

    機體胸部處,紅色光芒在耀眼閃爍著,那是赤龍深動XL動能核,爆發出的啟動光芒。

    “呼呼呼!”

    朱祁鎮機體上的十幾個氣壓口,同時噴出白色氣體。兇猛的氣壓將室內吹得七零八落,柜子倒了,工作臺被掀翻,鋼鐵架子被貼臉噴彎,對面十幾個人在穿著沉重作戰服的情況下,被推得往后稍了四五步。

    “唰!”

    朱祁鎮的電子瞳孔點亮。

    “滴!”

    動能核完全重啟,動能艙運轉正常。

    冷卻系統連接,機體電子元件運轉正常。

    “滴滴!”

    背部火箭推力艙重啟,四肢機械關節的動能推進器預熱結束。

    朱祁鎮的頭部緩緩抬起,腦門正中央的藍色腦核爆發出一陣刺眼的光亮。

    “鴻蒙V19腦核操控系統重新連接,歡迎歸來,朱祁鎮老師!”

    輔助AI系統的電子提示音結束,朱祁鎮瞳孔有些呆滯地掃了一眼四周。

    樓上,姜馨的腕表通信器發送信號完畢,屏幕暗淡了下來。

    “李翰的信息有誤,這個機甲已經修復結束了!”一名按著姜馨的陌生男子,突然吼了一聲。

    “這……這么快就修復結束了?”劉也不可思議地看著鋼鐵架子上的朱祁鎮,頓時后退了兩步:“我明明查了她家動能核的調配信息啊,沒顯示它已經運送到……?!”

    “嘭,吱嘎噶!”

    朱祁鎮動了,鋼鐵雙手掰碎緊固自己的鋼鐵架子,扭頭看了一眼張云溪:“沒想到被機械人殺了全部至親的新生,竟然愿意用所有積蓄去救另外一個機械人……。”

    張云溪在朱祁鎮沒有被完全修復之前,就曾將籃球場一戰后的所有記憶截取儲存,這樣有朝一日朱祁鎮醒來,那自己完全不需要跟他解釋什么,只需要把記憶畫面傳輸給對方,他就能弄清楚這段時間發生了什么。

    朱祁鎮的鴻蒙腦核僅用不到一秒,就消化了儲存量很小的記憶畫面,他邁步上前,盯著劉也說道:“你就是籃球場那個兇手的同伙吧?上一次被偷襲之后,我踏馬心里多少是有點不服的啊!!!”

    “走!”護在劉也身旁的男子,伸手推了他一把,同時彎腰就要去抓張云溪。

    “老師護著你!”

    朱祁鎮邁步上前,機械臂肘部的動能推進器,噴出火光,他一拳砸向了墻壁。

    “嘭!轟隆!”

    一整面承重墻被轟出了一個大口子,那名完全沒有適應朱祁鎮行動速度的匪徒,直接被打到了隔壁走廊,被磚頭瓦塊活埋。

    “跑!”

    朱祁鎮沖著張云溪喊了一聲,左手拿起鐵架子,直接砸向了對面人群。

    樓下。

    謹慎異常的交易,也進行到了最關鍵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