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永生世界 > 第二十七章 與教父做一筆生意
    又過了兩周多,朱祁鎮的機體已經被修復得差不多了,破損的軀干,焚化的電元件,機體龍骨等部位,都已經恢復正常,只剩下核心動能艙的部位還沒有搞完。

    之前張云溪跟李翰說,修復工作至少要干兩個多月,那其實是沒說實話的,他經歷了這么多事,再傻也知道自己該留點心眼了。

    這天周六早上,技術組的人都沒來,只有姜馨到場了,因為核心動能艙的修復遇到了一些問題,需要購買一些管制比較嚴的材料和零件。

    倉庫內。

    張云溪穿著工裝褲,瞧著被翻新的朱老師,心里很是上火:“你們赤龍集團不能從境外調一些貨過來嗎?”

    “可以調貨,但需要很長時間的呀。”姜馨抱著肩膀回道:“缺少的材料里,有很多都是要經過嚴格過關檢查的。就比如說抗干擾磁環吧,普通的沒什么用,甚至警用的都不太行,只能是軍用級的……但這東西,你購買進來需要辦理很多手續,搞半年都有可能。”

    朱祁鎮在籃球館之所以會被一槍就干躺下,那是因為它本身沒有裝載戰斗組件,再加上匪徒攜帶了專門針對它的武器,也就是限制級的電磁炮,這東西對人類的殺傷力沒有那么大,但一炮打下去,卻對電子元件具有很強的破壞力。

    所以在這次修復過程中,姜馨就提出來要徹底更新朱祁鎮的防御系統,避免悲劇再次發生。

    軍用級的抗干擾磁環,是個非常不錯的選擇,姜馨讓技術組在核心動能艙旁邊留了四個凹槽,準備專門鑲嵌磁環,這樣可以有效預防電磁干擾,也會把它的缺點最小化。

    不過這東西雖然不具有什么殺傷力,但購買渠道卻是很費勁,軍用級的在這邊買不到,只能進口,可進口的話又要走很嚴格的審查手續,會浪費很多時間。

    除了抗干擾磁環外,還有一些動能艙的零件也不好購買。姜馨前幾天就給公司的相關人員打過電話了,但對方說最理想的調貨速度,也要三四個月左右。

    這太長了,急性子的姜馨和眼巴巴等待朱祁鎮復活的張云溪,都有些接受不了。

    “怎么辦呢?”姜馨用小手摩擦著下巴,圍著朱祁鎮走了一圈說道:“要不然跟學院那邊商量商量?他們應該是有囤貨的,畢竟也先也是同等級的機械人,他們也要考慮零件更換的問題……。”

    “不不,不找學院。”張云溪立馬擺手,他并不想讓學院的人知道朱祁鎮的修復狀況。

    “那就沒辦法了,只能調貨了。”姜馨回。

    張云溪站在倉庫內,沉思了許久后,突然抬頭說道:“有了!”

    “什么有了?”

    “你在這里等我一下,我出去辦點事兒,很快回來!”張云溪腦中浮現出了一個人影。

    “哦!”姜馨點頭。

    ……

    五分鐘后,十點半酒吧門口。

    張云溪看著身體壯碩的酒吧保安:“我就是找一下韋伯先生,他和我是鄰居。”

    “你就是他兒子,進門也得要門票。”保安微笑著回道。

    “……多少錢?”

    “四百謝謝。”

    “行行行,你帶我進去。”張云溪催促了一句。

    二人進屋,張云溪剛要問韋伯在哪兒,保安就立馬提醒了一句:“先生,你還需要購買一杯酒,以示來意。”

    “……靠!”張云溪暗罵奸商,再次付款回道:“行,我要一杯166的。”

    “好的,稍等。”

    “不用等了,我不喝,直接帶我去見他吧。”張云溪回。

    “您可以不喝,但酒必須拿走,不然我們不成了強買強賣了嗎?”保安彬彬有禮。

    “牛逼!”張云溪憋了半天:“麻煩你不用調了,直接給我倒一杯就行。”

    ……

    過了一小會。

    韋伯出現在了吧臺內,穿著一件黑色印有大窟窿頭的T恤,脖子上掛著很粗的裝飾項鏈,看著非常時尚。他瞧著張云溪拿的粉酒,笑著問了一句:“你這是想好要接客了嗎?”

    “我不是來賣的,”張云溪強調了一句:“我是來買的,先生!”

    “那你來早了啊,這才上午九點多鐘,漂亮的伴侶都還在睡覺。”韋伯目光詫異:“你身體這么好嘛?”

    張云溪伸手推開酒杯,壓低聲音說道:“我不是來買那個的。我是想問問您,這里能不能買到其它貨物?”

    “什么貨物?”韋伯問。

    張云溪賊眉鼠眼地看了一眼四周,心情很忐忑,也有一些害怕的從懷里掏出了一份清單,遞給了韋伯:“就這些東西。”

    韋伯仔細掃了一眼貨單,旁邊立馬走過來四個壯漢,伸手按住了張云溪的 張云溪的肩膀。

    “你們干什么?”張云溪問。

    韋伯沒有吭聲,站在吧臺內拿起了自己的雪茄,深吸了一口。

    “別動!”

    兩名男子按著張云溪的肩膀,兩名男子仔細地搜了一下他的身,隨即沖著韋伯點了點頭。

    張云溪額頭飆汗地看著韋伯,心里更加忐忑,因為他很著急讓朱祁鎮“復活”,這才想到了韋伯的黑單店,不過他也是第一次干這種事,有一種忐忑又興奮的感覺。

    四人搜完身,韋伯才輕聲說道:“可以做。你要不著急,我能搞到全新的;你要很著急,那就只能拿二手的。”

    “著急是多久,不著急是多久?”張云溪立即問道。

    “慢的要一個多月,快的今天就能到貨。”韋伯倒了杯烈酒,再次看了一眼單子,竟然分分鐘給出了報價:“全新的4萬,二手的2.5萬。”

    張云溪非常吃驚地看著他:“你確定今天就能搞到?!”

    “下午五點之前,全部到貨。”

    “需要交定金嗎?”

    “不需要,貨到了,有人會找你。”韋伯回:“你把錢付給他就行。”

    張云溪來之前心里是估算過大致價格的,2.5萬是有一些貴的,但好在人家今天就能到貨啊,綜合性價比還是蠻高的。

    “好,成交!”張云溪激動地站起了身:“謝謝你了,韋伯先生!”

    “感謝你為我帶來生意。”韋伯彬彬有禮地舉起了酒杯。

    張云溪喝了一口假酒,轉身離開了酒吧。

    “教父,他沒跟我們做過生意,靠譜嗎?”一米九十多的壯漢問。

    韋伯淡淡地放下酒杯:“他就住我旁邊,挺干凈的。你安排外圍的腳派貨就可以了。”

    “好!”

    “今晚歇業,做大買賣。”韋伯吩咐了一句,轉身離開。

    ……

    張云溪回到倉庫,把貨今天就到的消息告知了姜馨,后者也非常驚訝:“你還認識接黑單的人呢?看不出來呀!”

    “呃……陰差陽錯吧。”張云溪撓了撓頭,立即問道:“如果今天就能到貨,那是不是要通知王工他們加個班,晚上直接把剩下的活干完?”

    “不用通知王工,我自己就可以干完的呀。剩下的工作沒有技術難點了,組裝就行。”姜馨低頭掃了一眼手表:“正好明天也不用上學,今天我給你加個班吧!”

    “那太感謝了。”

    “嘿嘿,你請我吃飯吧。”姜馨得知今天就可以做完修復工作,整個人明顯活潑了很多。因為這也算是她第一次完整地參與這個量級的機械人修復,給她積累了很多經驗。

    “我們一會試一下動能核心吧,雖然動能艙還沒有完全修復,但試一下契合度應該沒問題。”

    “不,動能核心先不裝。”張云溪擺手回了一句。

    動能核心早在十天前就已經拿過來了,但張云溪卻一直沒有試用它。

    一整個白天,姜馨都在倉庫為最后的修復做準備,而張云溪則是在二樓,將朱祁鎮在籃球場“死亡”之后的記憶截取并剪輯。這樣一來,等對方復活了,他就可以不用跟對方解釋那么多,直接把畫面傳輸給對方就可以了。

    下午三點四十分左右,一名從未在第1街區出現過的男子,來到了倉庫門口。

    張云溪與其溝通,得知對方是送貨人員后,親自和姜馨驗了一下貨,確定沒問題,這才付了全款。

    一切弄妥,二人降下倉庫卷簾門,開始全身心地投入到最后的修復工作中。

    ……

    青山神學院。

    李翰站在一處花園旁邊,看著腕表通信器上浮現的人物投影,眉頭緊皺地說道:“他申請退學肯定是個圈套。他一定和警務部門,還有魏武等人有直接聯系,我們貿然動手,一定會被釣魚……!”

    “你的意思呢?”

    “按照我的計劃來。”李翰臉上充滿親和力的表情不見了,他目光陰沉,表情冷峻:“你那邊也準備一下吧。”

    “好,就這樣。”

    通話結束,李翰扭頭看了一眼四周,匆匆離去。

    ……

    晚間9點多鐘。

    一行十余人走進了第1街區,領頭一名胖子,右手拎著一個黑色皮箱,打量著四周說道:“在人家的地盤上,我們要謹慎低調一點。把車開遠,等他們消息。”

    “是!”助手立即點頭。

    胖子目光謹慎地看著街道四周:“我最討厭和有產業的人做生意,不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