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永生世界 > 第二十五章 暴力機械與青春美少女
    第1街區,十點半酒吧內,張云溪一杯酒還沒等喝完,就已經被三位美女問過價了。

    有出兩千的,有出一千八的,還有一位給他介紹男客戶的,聲稱進攻位和防守位,至少都是三千起,干好了還可以“續約”。

    張云溪哪怕就是個純種大傻子,此刻也肯定意識到了,這個酒吧有點不太正經,并且這三名女人之所以會找上他,應該跟他買的酒有關。

    小粉酒,應該是代表一種身份的,因為他看見那三名女人找完自己后,又立馬去其他桌找了別人,男女都有,但共同點都是拿著同一款酒的。

    這是一個雞和鴨共存的店嗎?

    應該也不是,因為張云溪還注意到,這個酒吧內的其他客人,也都是端著各種款式的預調酒,頻繁地更換座位,并與陌生人交談。他雖然聽不到這些人聊的是什么,但也能瞧出來,他們來這絕對不是喝酒放松的。

    根據這些細節,張云溪有了大致的判斷,這應該是一個專門接黑單的酒吧,各種邊緣人士,來這都是發單派活,找工作,或者是進行某種交易的。

    張云溪曾經在永生世界平臺上,看到過這方面的信息,知道社會中存在這種黑單店,也聽自己的高中老師提過,這種地方可以買到很多在現實中接觸不到的信息和物品,包括生物學實驗方面的東西。

    難怪這個破酒吧門票就要四百塊,原來人家這里是有其它內容的啊!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畢竟客戶質量高,隨便接個大哥的單都要三千起,既能痛并快樂著,又能結識人脈,這也算是性價比蠻高的了。

    不過這種地方不太適合張云溪,他感覺自己還沒長開呢,不太適合現在就下海,所以將杯中酒喝完后,就立馬離開了。

    他很怕自己一會喝多了,會徹底向金錢妥協。

    由于喝了酒,張云溪回到住所后,沒多一會就睡著了。

    ……

    接下來的三天內,張云溪抽空回了一趟家,正式辦完了房產繼承手續,并且抽空還往明珠市比較知名的生物研究所,投放了幾份簡歷。

    周六一大早,張云溪剛起床,就接到了姜馨打來的電話,對方告訴他,自己還有半個小時就能到倉庫。

    接完電話,張云溪立馬起床洗漱,并抽空吃了個早餐。

    早上九點半左右,三輛7米長的貨車停在了倉庫門口,姜馨穿著一身運動裝,梳著馬尾辮,帶著六名技術人員,推門走了下來。

    張云溪看著這個排場,立馬迎上前像個老太監一樣的噓寒問暖:“這么早啊?還沒吃飯吧,要不要我給你們點一些餐?”

    姜馨擺了擺小手:“謝謝,但我們在車上吃過了。”

    “哦,好。”

    “王叔叔,幫忙把修復設備搬進倉庫,咱們做好數量記錄哈!”姜馨回頭沖著一名四十多歲的男子喊道。

    “好的,你去忙吧,我們現在就搭設備。”男子笑著回道。

    “我們屋里說?”姜馨做事雷厲風行,一點也不像個女孩子。

    “好,走吧。”張云溪應了一聲,領著對方去了二樓。

    小客廳內,張云溪替姜馨倒了杯水后,立即輕聲問道:“這些工人不需要單獨付費吧?”

    “之前不是談好了嗎?技術員修復和設備都是免費的。”姜馨瞧著張云溪問:“我給你發的線上合同,你都看了吧?”

    “看了。”

    “如果沒問題的話,現在就簽合同打款,首期四百萬,修復完成后,尾款兩百萬。”姜馨公事公辦地說道:“終止購買條款,只限于朱祁鎮無法徹底修復,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會全額退款,除此之外,你不能單方面終止合同,所以你要考慮好,到底要不要買。”

    張云溪皺眉沉默。

    “作為你很短暫的同學,我還是勸你一下。”姜馨眨巴著大眼睛,端起水杯說道:“我能理解你對朱祁鎮老師的特殊情感,也很敬佩你的做法,但花這么多錢去修復它,肯定是要給你帶來很大經濟壓力的。它跟人……還是有一些區別的。脫離了學院管理,他是沒有收入的,能找到的工作也很有限,可能短時間內根本無法產出經濟價值,而你還要獨自承擔它保養的費用,這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

    “我知道。”張云溪點頭。

    “當然,你未來也是可以選擇賣掉他的,以他修復完的價值,轉讓給警務單位,或者是干脆賣給荒野區的哪個組織,你也不會虧什么錢,但這可能跟你最初的想法是有些矛盾的。”姜馨很理智地瞧著張云溪:“哦,還有,我唯一能給你提供的幫助就是,它在后期修復完成后,參與的各種宣傳,我們都會付給你出場費,但你也要配合他接受炒作宣傳。”

    張 nbsp;張云溪短暫思考數秒后,立即點頭說道:“我想好了,可以簽合同。但有一個問題!”

    “你說。”

    “我怎么控制朱祁鎮?”張云溪很謹慎地詢問道:“你是知道的,他是高智機械人,有散發性思維的,一旦他失去控制,比如違法犯罪,也不聽我的話,那……那不是要闖禍嘛?!”

    “這個很簡單啊,我們給他裝載完新的動能核,會把鎖機代碼直接植入到你的通信設備里,他有任何過線行為,你都可以鎖死它,必要時甚至可以修改他的智能核,也就是大腦。”姜馨輕聲介紹道:“這個代碼由你自己生成,也只有你可以操控他。如果你是個變態的地主,甚至可以要求他去荒野區從事危險的工作,這樣的話,最多一兩年你就回本了。”

    “好主意!”張云溪眼睛閃亮地點了點頭:“我救了他,壓榨他五年不過分吧?”

    姜馨笑了笑,指著全息投影屏幕上的內容說道:“沒問題就虹膜鎖定,確認合同吧。”

    張云溪想也沒想,直接掃了自己的虹膜,并用指紋錄入,簽了動能核心的購買合同。

    一切弄妥,身材高挑的姜馨站起身,扭頭看了一眼四周:“我可以借你的衛生間換一套衣服嗎?”

    “干嘛,還有其它服務嗎?”張云溪興奮地問了一句。

    姜馨翻了翻白眼:“就這個價格,你還指望我穿著黑絲,給你劈個叉呀?想什么呢,同學?!”

    “呵呵,我以為你沒有幽默感呢。”

    “無聊!我要換工作服,參與修復的呀。”姜馨回。

    “你參與修復??”張云溪有些驚愕:“你……你能行嗎?”

    “越無知的人,很難以認同超過自身認知的事情。”姜馨拿起背包:“請你下樓,謝謝!”

    “好的!”張云溪轉身離去。

    ……

    十分鐘后。

    姜馨換了一套灰色的連體工裝制服,頭戴一款很可愛的棒球帽,俏臉上蒙著口罩,快步從樓上走了下來。

    倉庫內的設備基本都搭建完畢,朱祁鎮的機體被固定在了一處高達三米左右的架子上,半懸空式地吊著。

    張云溪雖然對機甲很感興趣,但他不是學這個專業的,屋內大多數的設備,他也看不懂,只能像個嘍啰一樣,在旁邊站著。

    “王工,我們從哪里開始?”姜馨沖著那名男子問道。

    “動能艙的修復太繁瑣,不是一天兩天能搞完的,我們還是先處理簡單的。”中年男人彎腰蹲在朱祁鎮的右腿旁,將電路檢查儀,掃描板全部打開。

    “滴滴!”

    一陣警報聲響起,全息投影屏幕上,朱祁鎮右腿的三維圖畫面被放大,隨即分出了各種局部部位的詳細組裝圖像。

    中年男人起身說道:“他被拆卸過,而且右腿受過傷,在擱置期間也進水了,我們先處理機械腿這部分,全拆掉,重新編組。”

    “OK,開始吧!”姜馨將自己的微型電腦拿出來,放在倉庫最中央的位置,打開記錄儀,輕聲說道:“TXL—00544編號,中文名為朱祁鎮的機械人,9月3號,周六上午十點十五分,開始一次修復,修復部位右側機械腿。”

    眾人說干就干,張云溪雖然看不懂,但抱著一顆好學的心,也在旁邊幫忙跑腿。

    中午天氣燥熱,姜馨脫掉連體工裝的上身外套,利落地系在腰間,露出里側穿著的一件黑色修身T恤,完美身材暴露無疑。

    陽光從外側投射進來,室內金黃,一位年輕且充滿活力的美女,穿著連體工裝制服,操控著充滿力量感的機械吊臂,坐在一間略有些斑駁的倉庫內,正全神貫注地盯著眼前高大的機械人。

    這幅畫面,真的是太性感了!

    張云溪瞧著她白嫩的側臉,認真可愛的模樣,以及她凌亂的鬢角發絲和滑落在胸前的汗水,頓時不自覺地咽了口唾沫,動作隱晦地挪動了一下二弟的位置。

    “喝點水吧,臭寶兒!”張云溪邁步上前。

    “你叫我什么??”姜馨回頭。

    “……呃,沒什么,我說讓你喝點水,呃,喜寶牌的!”

    ……

    10點半酒吧內。

    韋伯坐在酒窖中,伸手擺弄著一瓶手指長的淡藍色藥劑:“這東西有那么神奇嗎?”

    “這是稀釋到千分之一的試劑,它是能改變物種的跨時代產品。”一名中年笑著回道。

    韋伯停頓一下,拿起桌上的雪茄吸了一口:“把波波叫進來,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