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永生世界 > 第二十三章 第1街區
    張云溪極其果斷地辦理了休學手續,并且和院方簽訂了朱祁鎮機體的購買合同。

    機體購買價格是950G流量,換算成現實貨幣的話正好是95萬。實事求是地講,院方給出的這個價格是非常低的,起碼比返廠回收價低了百分之三十左右。

    朱祁鎮的機體是由全鈦合金打造,光一個34R0111 STERNO活塞脖頸,全新的造價就要八十多萬,這還不算機體內包含的各種復雜電子元件。

    如果這具機體沒有損壞,全下來大概要八九萬百的樣子,但即使是殘破的,通過返廠回收,差不多也能賣到一百二十萬左右。

    院方之所以給出這么優惠的價格,很大可能是因為返廠的流程和拆卸環節太過麻煩,送過去之后還要被各種檢測評估,所以賣給張云溪或許更便于回款。當然,這也有可能是龐博士替他講了價的原因。

    當然,哪怕就是這么優惠的價格,也是讓張云溪一陣心痛,因為他現在是不賺錢的狀態,自己的積蓄全是父母留下的,花一分就少一分。

    ……

    手續辦完,張云溪回到了寢室,發現童戰和魏武都不在,只有卡卡在等他。

    二人對視一眼,卡卡有些沮喪地說道:“整個寢室,就你和我對脾氣,沒想到相處這么兩天,你就要走了。”

    張云溪笑了笑:“在哪兒也不妨礙我們交朋友,保持聯系。”

    “嗯。”卡卡重重地點了點頭。

    “行了,兄弟,我收拾東西了。”張云溪停頓一下,轉身爬上休眠艙,將自己的個人物品全部收拾打包。

    過了十幾分鐘后,張云溪拎著來時帶的物品,笑著沖卡卡說道:“那我走了?!”

    “我送你吧,反正也沒什么事。”卡卡明顯是個有些感性的人,他跟在張云溪后面,一塊離開了寢室。

    二人穿過園區,來到了學院正門口,卡卡扭頭掃了一眼四周,撇嘴評價道:“老魏這個王八蛋是真的沒良心,你請他吃了好幾頓飯,他都沒來送送你。”

    “沒事,等我有空了,在永生世界里多接觸一下嫂子,讓嫂子請我。”張云溪蔫壞蔫壞地回了一句。

    二人相視一笑,姜馨快步從側面走了過來,擺手喊道:“張云溪!”

    “哈嘍!”張云溪回身沖她擺了擺手。

    姜馨來到張云溪面前,伸出白嫩的小手擋著頭頂上的陽光,話語簡潔地說道:“你要回明珠嗎?”

    “是。”

    “是這樣,購買動能核心的貨款,也不是一筆小數目。”姜馨停頓一下說道:“這周末我坐車回市區找你,咱們當面談,你確定沒問題后,咱們再簽署合同。到時我在讓公司調貨調設備,開始修復。”

    “那修復的技術人員怎么辦?我又不懂,而且沒場地。”張云溪問。

    “你最好找一個帶倉庫的房子,能容納修復設備的,至于技術人員你不用操心。”姜馨難得露出笑容:“我會安排的,而且不用多收費,算是你購買動能核贈送的服務。”

    “那太好了,謝謝你!”張云溪主動伸手。

    姜馨怔了一下,將柔弱無骨的小手遞了過去。

    張云溪抓著人家的手猛搖了兩下:“那咱們保持聯系。”

    “好的。”

    二人談完正事,一輛貨車也從院外開了過來,駕駛艙的司機探頭喊道:“張先生是嗎?貨拉來了。”

    張云溪回頭看向貨車,見到斑駁的朱祁鎮“遺體”,被數根粗壯的鎖鏈子鎖在了板車廂上,而車載的沉重機械吊臂,也壓在了他的身上。

    不管是人,還是機器人,死了之后就只能任人擺布,沒有任何權利可言。

    “行了,那就這樣,告辭了,兩位!”張云溪很灑脫地看著姜馨和卡卡說道。

    “兄弟,加油,祝你早日走出困境!”卡卡給張云溪一個大大的擁抱,他真得很暖。

    姜馨眨巴眨巴大眼睛,心里感覺自己和張云溪還沒有多熟,但出于短暫的同學友誼,也擺了擺手說道:“加油,張同學!”

    “謝謝!”

    張云溪笑著沖二人揮手,果斷轉身離開。

    幾分鐘后,板車離開了青山神學院,一路向南行駛。綠郁蔥蔥的校園內,卡卡嘆息一聲說道:“如果是我的18歲,可能早都崩潰了吧……!”

    “沒有自殺的勇氣,就只能活著。”姜馨淡淡地回了一句,抱著課件設備,走向了圖書館。

    ……

    貨車上。

    張云溪沒有和司機交流的欲望,只擺弄著腕表手機,在永生世界的平臺APP上,尋找各種房源信息。

    不論是以前的PC端競爭,還是后來的移動端競爭,以及現在的虛擬網絡競爭,都是用戶基數決定一切,永生世界的爆火,讓靈境集團想不壟斷多種行業都難。

    找了一會,張云溪用全息投影設備,仔細地看了幾處房子,最后訂了一間相對性價比比較高的。那里社區環境雖然一般,甚至可以說是很差,但勝在價格便宜,空間較大。

    其實張云溪是繼承了家里的房產的,那里環境非常好,而且在明珠市區中心,干什么都比較方便。但那里也是他至親遇害的地方,他雖熱不信什么鬼神,可也無法說服自己在那個空間里長期生活。< 生活。

    賣了的話,雖然能換一筆錢,但張云溪又矛盾地認為,那里承載了自己很多記憶,以及父母留下的東西,所以這個念頭很快就被打消了。

    訂完房子,張云溪就躺在副駕駛位上睡著了。

    司機自己駕駛著汽車,很快駛入了高速行車隧道,并將車輛的風阻系統打開,使車身降低一些,最后以每小時近三百邁的速度趕往明珠城。

    高速行車隧道,都是單方向行駛的,隧道體全部由特質的玻璃板組成,形成全封閉的行車空間,不會受到自然天氣影響,風阻也會被降到最低。

    出行速度,決定一個城市的發展速度,這個世界的一切都在變革,無休止地前進著。

    ……

    大約四個多小時后,貨車抵達明珠城,來到了風秀行政區的第1街區。

    風秀行政區總共管轄21個生活街區,目前處于大范圍老城改造的階段,并且有中文命名的街區,一般都是一二次改造后的現代化社區,而那些用第一,第二等數字代替的街區,都是還沒有經過改造,生活環境較差,人均收入較低的地方。

    任何時代都是有差距和差別的,不論是人還是地域都一樣。城市更新也不是三年五載就能辦到的事,就比如這個第1街區改造,就已經喊了三四年口號了,但實際上這里的環境,也并沒有太大變化。

    張云溪被司機叫醒,揉著眼睛下了貨車,扭頭看向了周邊的景色。

    一棟棟高達四五十層的大樓矗立在眼前,那些被雨水沖刷過的墻體顯得非常昏暗且斑駁。三四十年前明珠城一直在強調要合理利用空間,合理利用地皮,加大城市人口的吞吐量,所以這里的老樓之間,間距都是非常小的。

    站在街道上向天空凝望,看到的都是大樓陰影,和似乎有些傾斜的樓體,陽光能直射到這里的時間非常短暫,每條街道每天也就有一個小時可以曬到太陽。

    樓體之間的各種電子設備,電線都在雜亂地交織著,就好像一張很大的蜘蛛網,遮蔽了天空,遮蔽了這里的一切臟亂差。

    張云溪叉腰喘了口氣,邁步走到了街區2022號,5-31的門店前側,伸手按了一下老舊的電子鎖,輸入了密碼,但卻提示錯誤。

    他有些無奈地擦干凈了指紋鎖,將拇指按了上去。

    “叮!”

    一聲電子提示音響徹,門面店的卷簾門緩緩升起,露出了里面滿是灰塵的倉庫。

    這就是張云溪租的房子,一層是門面倉庫,二層有個一室一廳的房間,這樣便于他修復朱祁鎮。而所有的租賃手續都已經在線上辦理完了,租戶和業主根本不用見面,開鎖方式也是靠密碼和線上指紋錄入。

    屋內灰塵席卷而來,這個倉庫似乎很久沒人用過了,張云溪捏著自己的鼻子,回頭沖著貨車司機喊道:“師傅,幫我把機體吊進去吧。”

    司機探出腦袋,吐了口痰回道:“我只能吊到門口,機械臂很短,伸不到倉庫內的。”

    張云溪眨了眨眼睛,上前說道:“我定制的是送貨上門服務啊!你不弄進去,我自己怎么搞?”

    “是上門啊,這不是在門前嗎?”司機目光坦然地回道。

    “……我的意思是你得把它給我吊進去,不然我自己搬不動啊。”

    “我說了,機械臂夠不到,而且你只付了送貨上門的錢啊!”司機回:“你沒付從門口吊到倉庫里的錢。”

    “……送貨上門,你懂不懂是什么意思?!”張云溪有些崩潰地問道。

    “意思就是,把貨送到門前,我送到了啊!”

    “我日尼瑪!”

    “哎,你怎么罵人呢?”司機有些不愿意了:“我掙的是送貨上門的錢,你要罵人,得多加5MB!”

    “OK,OK!你贏了。好,把貨搞到倉庫,得加多少錢?”

    “這很需要體力,500MB。”

    “開著你的車,滾蛋!”張云溪直接擺手。

    兩分鐘后,朱祁鎮的“遺體”被吊到了倉庫門前,張云溪看著這個大家伙,憋了半天后,立馬去了隔壁保健品門店,想要借帶有搬貨機械臂的板車一用。

    一名五十多歲的大媽不耐煩地收了張云溪50MB,才把板車借給了他。

    “轟隆!”

    板車剛借完,天空中雷鳴電閃,傾盆暴雨毫無征兆地下了起來。

    灰蒙蒙的天空下,鋼鐵鑄造的城市中,張云溪瘦弱的身體,推著時靈時不靈的板車,全身濕透,努力的向倉庫前側的緩坡艱難邁步。

    搞了半個小時后,張云溪終于把這個大家伙運到了倉庫內。他莫名有點孤獨,有點心酸,甚至還有點疲憊。

    看著街道上的傾盆暴雨,張云溪邁步去了室外的自動售貨機買了一聽啤酒,返回倉庫,坐在朱祁鎮的遺體上喝了起來。

    “瑪德,就只剩下你這個死人陪我了。”張云溪看著門前珠簾一般流動的雨水,自嘲著說了一句。

    “踏,啪嗒!”

    就在這時,一陣怪異的腳步聲泛起,室外走進來一位白發蒼蒼的老頭。他穿著一件非常朋克的機車皮夾克,右腿是瘸的,黝黑锃亮的機械義肢閃爍著光芒。

    老頭背手掃視了一圈倉庫,扭頭看著張云溪問道:“這個大家伙,你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