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永生世界 > 第二十二章 審訊室友
    卡卡知道張云溪是個戰五渣,但萬萬沒想到號稱擒拿格斗是基本功的魏武,竟然也會這么廢!

    暗號剛對上,修機械人的板子也剛拿起來,但還沒等動手,這倆人就已經被童戰干趴了。

    卡卡感覺自己上當了,站在寢室間門口,立馬做出一副要勸架的架勢:“別打了,別打了, 都是一個寢室的,有什么話不能好好說?”

    童戰面無表情地看著他,步伐緩慢地走了過去。

    卡卡斜眼瞧著對方,不自覺地咽了口唾沫,佯裝鎮定地勸說道:“童戰,我們都是室友,他倆也挨打了,咱得饒人處且饒人吧。當然……你非要繼續打的話,那你就當我什么都沒說……。”

    “嘭!”

    童戰抬腿就是一腳。

    “唰!”

    卡卡側身一步,肥胖的身軀竟然很靈活地躲了過去。

    童戰眼神有點驚訝:“呵呵,你還會兩下子是嗎?”

    “不要欺人太甚!”

    “你們三個什么意思啊?”童戰一把抓向了對方肩膀。

    卡卡向前一步,左手按住對方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右腳為軸,猛然轉身,一個過肩摔就要將童戰砸向身體前側。

    “嘭!”

    童戰提膝頂在卡卡腰間,身體與對方角力時,右臂勒住他的脖子說道:“你不行。說,你們三個到底要干……?!”

    “滋滋!”

    話剛說一半,室內突然泛起了燎豬皮的味道。童戰感覺自己渾身酥麻,緩慢扭頭看向了身后。

    只見,魏武臉色煞白,嘴角上還殘留一些白沫子,右手攥著一把安保用的電爆槍,正頂在自己的腰部突突。

    過電的感覺傳來,童戰后背皮膚被燒出了一個紅印,下半身短暫失去了知覺。

    “你裝尼瑪啊!民間武術家是嗎?”魏武咬著牙,上去就是一巴掌。

    童戰肢體動作變形,渾身沒勁兒,被一嘴巴子打得趔趄后退,面色漲紅地看著魏武:“你踏馬是個老六……!”

    “嘭!”

    魏武扣動電爆槍扳機,射出一發肉眼可見的球狀電爆,打在了童戰的胸口上。

    “滋滋!”

    一陣藍光在童戰胸口閃爍后消失,他渾身抽搐,咕咚一聲倒在了地上。

    這種電爆槍采用的都是集束電爆技術,最大功率發射時,能肉眼可見地發射球狀電體,一槍就能把一只成年老虎打到暫時癱瘓,在十幾秒內失去行動能力。

    有句老話怎么說來著?

    塑改鋼,膠改焊,一天三頓小牢飯!

    這種槍也可以非法改裝,一些技術宅就喜歡加大集束裝置的功率,以及儲電池的容量,這樣一來攻擊力就會有成倍的提升,一槍打爆常規水泥墻壁的案例比比皆是,所以也算是管制類型的武器。

    “裝,再裝啊!”魏武將槍插在后腰,伸手摁住了童戰喊道:“來,把他捆上。”

    卡卡立馬沖過來,彎腰問道:“靠,你在哪兒搞的槍?”

    “在安保部借的唄!”魏武罵罵咧咧地回道:“我一猜你倆就比較廢,當然會有準備啊……!”

    “就你不廢,他那一腳差點把你踹到火葬場去。”張云溪被打得腦袋暈暈乎乎地走了過來。

    “你懂個屁,我是戰術示弱!”

    三人合力,“智擒”童戰,將其用腰帶和衣物困住,扔在了閱讀室內。

    大約三分鐘之后,童戰就恢復了意識,劇烈在地板上掙扎了起來。

    魏武蹲下身,右手拿著電爆槍對著童戰的命根子說道:“你再動一下,我馬上讓它變成燒雞。”

    童戰擰著眉毛,目光憤怒地看著魏武,嘴里發出嗚嗚的叫聲。

    “張云溪,你去把室內休眠系統打開,隔音效果調到最大。”魏武吩咐了一句。

    張云溪立馬起身,去門口調了休眠系統,隨即回頭喊道:“開了,可以搞他了。”

    卡卡蹲在一旁,伸手拽下了童戰嘴上纏著的膠布。

    “你們要干什么?!”童戰憤怒地看著三人問道。

    “是不是你搞的張云溪?”魏武低頭喝問。

    “你在說什么?”童戰咬牙回道:“你信不信我報警?”

    “啪啪!”

    卡卡上去就是兩巴掌:“裝,再裝?你信不信我給你喝點百枯草口服液?”

    魏武也沒有廢話,從兜里拽出那個藍色布條,低聲問道:“導演廳的通風管里不但有這個,還有腳印。你要說自己沒干,我就把你衣服翻出來,咱們對比一下。”

    童戰皺起了眉頭。

    “你剛才留手了,沒用全力,”魏武臉色很認真:“這么看,你又不像是兇手!”

    童戰躺在地面上沒有回應。

    “我就是很好奇,你去導演廳干什么。當然,你也可以不說,不過我一旦報警,你也很麻煩。”魏武比劃了一下自己的電爆槍:“你也看到了,我能拿到這個東西,說明我上面是有人的。”

    童戰咬了咬牙:“你們先松開我!”

    “怎么選?咱們是直接找警務部門的人,還是私下聊聊?”魏武拍著童戰的臉頰:“不要試圖騙我!我在基層的時候,參與偵破的刑事案件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雖 百了,雖然我搞不懂你要干什么,但犯罪嫌疑人撒沒撒謊,我一看他的眼神心里就有數了。”

    童戰沉默半晌:“不是我。”

    “什么不是你?”張云溪問。

    童戰掃了他一眼:“搞你的不是我,但我確實去過導演廳。”

    魏武聽到這話來了興趣:“你為什么要去導演廳?”

    “這個我不能和你講。”童戰毫不猶豫地回道:“但確實不是我,我去的時候,那個犯罪嫌疑人腦袋已經被割了。”

    魏武有些詫異:“他是被人割的腦袋?”

    “對,被滅口了。”童戰如實回道:“我想攔那個滅口的人,但還沒來得及動手,你們就從廊橋那邊沖過來了。他跑了,我從通風道走了。”

    “那個人長什么樣?體貌特征你還記得嗎?”魏武立即問道。

    “穿著黑衣服,戴著笑臉面具,身高一米八左右,體型中等。”童戰回憶了一下說道:“我沒和他發生沖突,剩下的情況就不清楚了。”

    張云溪稍稍思考一下:“你是怎么知道犯罪嫌疑人在導演廳的?”

    童戰聽到這話,目光明顯有些閃躲。

    魏武沖著張云溪豎起了大拇指:“這個問題問得聰明!當天情況緊急,我只跟龐博士說了實話,他又私下找了新學員連接的數據終端,調查的腦機IP。這個事情搞得這么隱秘,校方領導都不清楚犯罪嫌疑人在哪兒,你是怎么知道的?”

    童戰再次沉默。

    “不說?!”魏武冷臉看著他。

    “烤他,烤他!”張云溪立馬催促道:“對付這種人沒必要手軟!”

    “滋滋!”

    魏武扣動電爆槍扳機,低頭看著童戰的襠部:“你想好了,我這一槍下去,丘陵可就變盆地了。”

    童戰額頭冒汗:“你打了我,你也得進去,這是重傷害!”

    “算個屁的重傷害!”張云溪立馬回道:“你是在行兇過程中,被我們三個英雄制服的,我們自衛打的你褲襠。”

    魏武眼神一亮:“你果然是個刑事犯罪的好苗子!”

    卡卡立馬補充道:“對,你向我們三個行兇,老魏自衛反擊!”

    “別廢話了,搞他!”張云溪立馬摁住了童戰的胳膊。

    “滋啦啦!”

    魏武抬槍就要打。

    “別打!”童戰夾著褲襠吼道:“好吧,我說!我早都盯上了那個被割頭的庫管,他在被滅口之前,去過導演廳,架設了連接艙和腦機設備,而且單獨拉走過那些襲擊魏武的AI街警。但我之前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所以才沒有聲張。”

    “你是怎么盯上那個庫管的?”魏武問。

    “因為……我也在調查這個事,而且有了明確的懷疑人員,庫管和他有過接觸,所以被列入了觀察名單。”童戰咽了口唾沫說道:“至于我為什么要查這個事情,現在肯定不能說。”

    三人目光驚愕地看著童戰,幾乎異口同聲地問道:“你懷疑的人到底是誰?!”

    “你們都認識。”童戰回。

    ……

    次日一早。

    姜馨穿著短袖T恤,牛仔褲,豎著一頭秀發,站在男生寢室門口等待。

    過了一小會,張云溪走了出來,禮貌地看著她說道:“麻煩你了!”

    “不麻煩。”姜馨瞧著他回道:“你先跟院方簽訂購買協議,拿到朱祁鎮老師的機體所有權,然后向我家公司付款,購買動能核,我們就可以修復它了。當然……這中間我們還要簽訂一些協議。”

    “好!”張云溪點頭:“我要去管理處辦理退學手續,一會就跟他們簽購買協議。”

    “那我在圖書館等你,你弄完了,給我打電話。”

    “好!”

    二人商談完畢,張云溪轉身就要奔著管理處走去。

    姜馨看了看他,突然喊了一聲:“喂!你真的要退學啊?”

    張云溪轉過身,苦笑著反問道:“與其讓人攆走,肯定不如主動點啊。”

    姜馨扶了扶黑框眼鏡,順嘴回了一句:“加油!”

    “謝謝!”張云溪咧嘴一笑,轉身走向了管理處。

    半小時后。

    學院行政部門的辦公區內,一位工作人員看著張云溪說道:“這是退學手續,你看一下,如果沒問題就簽字吧。”

    旁邊,導員李翰插手看著張云溪,有些惋惜地說道:“其實……你可以跟龐博士爭取一下的。”

    “算了。”張云溪搖頭,直接在退學手續上簽了字。

    滿懷希望而來,狼狽不堪的離去,這幾天的經歷讓張云溪懂了很多事情。

    在這個世界上,除了父母會無條件的呵護你,保護你以外,其它的關系在緊急時刻,都顯得無比脆弱。

    正如張云溪自己說的那樣,即使他不申請退學,學院肯定也會主動讓他休學。

    18歲這年,張云溪明白了什么叫孤獨無助。

    ……

    107寢室內。

    童戰拿出自己的微型電腦,從里面調出來一些資料:“這就是我為什么懷疑他的原因。”

    魏武立馬搶過電腦操控,如饑似渴地觀看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