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永生世界 > 第二十章 瘋狗
    劉也再有城府,再有心計,他也就是個沒有走進社會的年輕人而已,長期的學生會會長身份,已經讓他習慣了眾人圍著自己轉的感覺,在學院中也很少有人會得罪他。

    再加上,能在學院內擔任學生會會長的,又有幾人是真的依靠著自身品德和學習能力上來的?又有哪個不是家境優越的孩子呢?

    不能說完全沒有,但也絕對堪稱鳳毛麟角。有人的地方,一定就有人情世故,這個定律全球通用。

    所以,當張云溪那一腳踹在劉也身上后,他徹底失態了,憤怒了,表面上的謙遜和禮貌蕩然無存,他感覺自己受到了侮辱,丟了面子。

    “你瘋了!”劉也看著自己身上的腳印,氣得雙眼通紅,上去就推了張云溪一把:“你要干什么?!”

    “我讓你滾。”張云溪甩開劉也的胳膊,邁步就要沖向工作間。

    “你這個瘋狗,你還敢罵我?”劉也雙手拽著張云溪的手腕,使勁向后一拉,同時右腿擺動,一個掃堂腿就踢了下去。

    “咕咚!”

    身材瘦弱的張云溪,經不住劉也的拉扯,腳下一滑,直接坐在了地上。

    在學院內,劉也是校籃球隊的隊長;在私人生活中,他精通滑雪,滑翔傘,沖浪等極限運動,身體素質絕對不是一般同齡人可以比擬的。

    有的時候,這個世界悲哀的不是家境好的孩子當了學生會長,而是這些孩子的能力,就應該去當學生會長。

    因為他們確實很難不優秀,很難不出類拔萃。

    “你要干什么?!”劉也彎腰掐住張云溪的脖子,在這種情況下還極力克制著自己的情緒,沒有罵人,也沒有說過分的話,但眼神里卻充滿鄙夷和怨恨:“就你這種沒爹沒媽的小混混,領養孤兒,你就不配……!”

    張云溪猛然起身,一頭撞在了劉也的胸口,后者當場退了兩步。

    “嘭!”

    張云溪拉過旁邊掉落的鐵桶,打開蓋子,坐在地上直接將里面的液體潑了出去。

    “嘩啦!”

    正要向前的劉也被潑得半身濕透,他怔了一下,突然感覺液體的氣味有些不對。

    “就你這種下三濫,才不配接受高等教育!”張云溪咬著牙,起身一腳踹在劉也腹部,將后者蹬出去半米遠。

    “嘩啦!”

    張云溪雙手拿著鐵桶,將整整一桶液體幾乎全部都潑到了劉也身上。

    這時屋內的工作人員,以及那兩名來投訴張云溪的同學家長,已經全都反應了過來。

    “他潑的是機械油!”

    “啊!”中年婦女尖叫一聲,掉頭就躲到了一旁。

    “你要干什么?!”屋內警務部門的工作人員也沖了進來:“張云溪,你把捅放下!”

    “放下!”

    張云溪左手拿著電子點火器,右手一把扯過劉也的脖子,雙眼通紅地說道:“蹲下!”

    劉也怔住。

    張云溪來管理處之前,在倉庫門口見到有工人在搬運貨物,情急之下,偷了一桶給AI機器人使用的高燃點潤滑油。這東西一旦碰上火,其殺傷力比汽油可能還要大很多。因為它更粘稠一些,潑在身上或固態物體上,也很難被清理掉,算是消防重點管制一類的物品。

    張云溪雖然身體素質一般,但頭腦卻很靈活。他知道院方不會因為自己的意愿,就停止對犯罪嫌疑人的腦機進行檢查,所以他才帶了油桶過來。

    張云溪右手摟住劉也的脖子,指著眼前的眾人罵道:“滾,都給我滾門口去!”

    “張云溪,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你在犯罪!”

    “放屁!!你們鉆空子窺探別人記憶就不是犯罪嗎?!”張云溪瞪著眼珠子吼道:“我不想跟你爭論這個問題,你讓開,我要進工作間。”

    “張云溪,你現在停手……。”

    “你再多說一句,我馬上點火!”張云溪近乎于失態地吼道:“相信我,我已經很克制了。你千萬不要再刺激我,不然這里絕對會發生你無法挽回的后果。”

    工作人員看著張云溪煞白的臉頰,以及眼中流露出的情緒,心里確實是慫了。

    在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他沒了至親,又兩次遭遇襲擊,再加上他的年齡只有十八歲,這種種因素加在一塊,誰也不清楚他會干出什么。

    警務部門的人讓開了身位,靠到了一旁。

    “不要在我面前表現出一點優越感,”張云溪扭頭看著劉也,臉對臉地說道:“聽懂了嗎?”

    劉也與張云溪對視后,眼神立馬閃躲到了一旁,本能地點了點頭。

    “往前走,彎著腰。”張云溪吩咐了一句。

    劉也非常聽話,伸手推門率先進入了工作間。 。

    “你們都出去!”張云溪沖著屋內的工作人員喊了一聲:“走之前,把所有個人通信設備,電子設備,都放在桌上。”

    屋內的幾名學生和技術員,立馬摘下腕表電話,以及其它電子設備,規整地放在了桌上。

    張云溪推著劉也進入工作間,指著窗下說道:“抱頭蹲在那里,一動也不要動。”

    劉也咬了咬牙,不敢用挑釁或憤怒的眼神去看張云溪,只低著頭走到窗口處蹲下。

    張云溪左手拿著電子打火器,直接將室內所有私密窗板降下,反鎖了玻璃門,隨即坐在工作臺上,打開了數據讀取終端。

    雖然對方使用的是警務部門的調查設備,但現在的系統都是非常人性化的,有語音協助和AI問答,不會設置門檻很高的操作方式。再加上張云溪本來就是高材生,對電子設備的使用頻率也很高,所以很快就找到了犯罪嫌疑人腦機中提取的記憶。

    坐在操作臺上,張云溪將有關于自己被讀取的記憶,全部截取刪除,但保留了犯罪嫌疑人原本自身的腦機記憶數據。

    線上刪除記憶后,張云溪又將腦機的終端系統,以及警務設備的儲存終端盤,全部拆卸了下來,放在地面上踩碎。

    外面,警務部門的人已經通知了李東明和校內管理人員,聲稱張云溪劫持了人質,在毀滅調查證據。

    同時,幾名警務人員也拿出了武器,準備跟張云溪進行溝通,總之搞得非常正式和程式化。

    “把油桶給我踢進來!”

    “張云溪,你才十八歲,我勸你不要走在犯罪的道路上……!”

    “你再廢話,我先把他頭發點了。”張云溪吼了一聲。

    對方沒辦法,只能拿著剛才張云溪帶來的油桶,來到了休息室門口。

    “你開門。”

    “我開了,你自己進來,就一個人。”張云溪回。

    警務人員進屋,張云溪押著劉也,讓對方拿過油桶,將剩下的一點機械油全部潑到了鐵質的垃圾桶內,那里有他剛拆卸下來的儲存終端。

    “嘭!呼啦!”

    張云溪毫不猶豫地點火,將鐵質垃圾桶內的物品點燃。

    這么一搞,張云溪被犯罪嫌疑人竊走的記憶,就徹底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

    一切弄妥,張云溪扭頭看向劉也,攥著手里的打火器問道:“害怕嗎?”

    劉也看著他的表情,渾身泛起了雞皮疙瘩。

    “別惹我,”張云溪非常認真地說道:“我真的有好幾次都不想活了。”

    劉也抿了抿嘴唇,沒敢接話,只木然點了點頭。

    “啪嗒!”

    張云溪扔掉了打火器。

    “呼啦啦!”

    外面的人沖進來,第一時間摁住了張云溪。

    劉也見到這個景象松了口氣,不自覺的向后退了幾步,身體癱軟地靠在了墻壁上,感覺背部被汗水浸透的衣物,已經和皮肉粘在一塊了。

    就剛才,只要張云溪腦袋一抽筋,劉也現在已經被當場火化了,這種感覺只有經歷過一次的人,才能徹底明白是啥滋味。

    ……

    半個小時后。

    副院長,龐博士,以及校內的六七名管理人員,都面目凝重地看著坐在對面的張云溪。

    “你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嗎?你知道我們在這一天內,接到了多少學生和家長的投訴嗎?”副院長皺眉看著張云溪,聲音冷峻地說道:“你知道剛才如果不是學院出面,你原本很優秀的履歷上,還會多一條服刑紀錄嗎?!”

    張云溪低著頭,沒有回話。

    “作為你學院的院長,作為一個年過五十的中老年人,我非常同情你的遭遇,也在想盡一切辦法解決你的麻煩,但你不能觸犯法律,不能肆意妄為啊!”副院長明顯是個感性且善良的人,他有些恨鐵不成鋼地吼道:“你知不知道,你的一時沖動可能毀了你后半生啊!”

    “我承認自己剛才有過激行為,但我不認為自己的決定是錯的。”張云溪抬頭看向他:“我覺得任何人都有保護自己隱私的權利,哪怕是罪犯也一樣。對于給學院和同學帶來的麻煩,我很抱歉。”

    龐博士聽到這話,似乎已經預感到了什么。

    “我申請退學,”張云溪看著眾人:“只有離開,才不會給其他同學帶來危險,更不會給學院帶來麻煩。”

    “張云溪同學,我希望你能冷靜一下……!”龐博士還想勸一下。

    “我考慮好了。我只有一個小小的請求,我希望可以購買朱祁鎮老師的報廢機體……他是因為救我才被偷走了動能核心……我覺得我有責任。”張云溪笑著說道:“而且如果能復原他,那我離開學院了,也能有一定的安全保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