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永生世界 > 第五章 開顱手術!
    青山神學院,新生2號宿舍區的室內籃球場內。

    “咚咚!”

    籃球撞擊地面的聲音在空曠的場地內響徹,體育老師朱祁鎮在帶球沖刺后,一個原地起跳,機械身軀非常絲滑地在半空中舒展開,單手托著球體,嘭的一聲扣在了籃筐上。

    一個帥氣的暴扣過后,朱祁鎮的雙腳穩穩落地,并沒有因自身機體過于沉重,而發出震耳的悶響。

    在這座學院內,人類和機械AI始終保持著一種距離感,尤其是在李蕓案發生后,學院內也有一部分人提出取締AI教育。再加上朱祁鎮老師的性格本就暴躁,經常與其他同類發生沖突,所以他的人緣并不是太好,也沒有什么“朋友”。

    結束了孤獨的訓練后,朱祁鎮走到休息臺附近,拿起箱子里昂貴的XT-2機械潤滑油,彎腰坐在地面上,率先向自己下午剛剛焊接好的腿部“傷口”進行涂抹。

    “朱老師!”

    空曠的場館內,突然傳來了一聲稚嫩的呼喚。

    朱祁鎮抬起自己碩大的頭顱,一雙藍湛湛的機械眼,掃向了場館門口:“你又不睡覺。”

    場館門口,一名打扮非常樸素,小臉煞白的姑娘,歡快地跑了過來。

    她叫粥粥,今年八歲,是學院宿舍區管理員老楊頭的孫女。五年前她父母在給學院運送建材時,不幸遭遇車禍雙雙離世,這小姑娘沒人照顧,就被老楊從明珠城接了過來。

    老楊今年已經六十五歲了,年紀很大,按理說應該已經過了裁員的標準線,但學院方面念及他們一老一小生活困難,所以才特批他留校工作。

    每天凌晨一點之前,老楊都要去給宿舍區的保潔機器人充電,所以粥粥一般情況下,都是等爺爺工作完了,才和他一起休息。

    粥粥歡快地跑到了朱祁鎮面前,背著小手,笑瞇瞇地露出了一口小白牙:“朱老師,你又在打球呀!”

    “你怎么像個小跟屁蟲一樣,每天晚上都來找我?”朱祁鎮就不會好好說話,莫名的像個抑郁癥患者。

    “嘻嘻!我給你準備了禮物。”粥粥感覺很突然地從背后拿出了一個娃娃,眨著大眼睛按了一下開關鍵。

    “朱祁鎮,加油!”

    “朱祁鎮,必勝!”

    “……!”

    干凈的娃娃發出了稚嫩的喊聲,那明顯是粥粥自己提前錄制好的。

    朱祁鎮明顯停頓了一下:“搞什么鬼把戲!”

    “你不是要打校內籃球比賽嗎?我想給你加油!”粥粥表情憨憨的,似乎還不好意思。

    朱祁鎮抬起碩大的機械手掌,一把抓過娃娃:“這個娃娃和你們人類一樣丑,不過還是謝謝你,小鬼!”

    “你是不是很開心呀?”粥粥也笨拙地坐在了地板上,煞白的小臉變得漲紅,忍不住咳嗽了兩聲。

    朱祁鎮擺弄著娃娃,語調很程式化地問道:“你爺爺的醫療貸款批下來了嗎?”

    粥粥聽到這話,明亮的眼眸有些暗淡:“沒有,爺爺說……銀行從不給窮人貸款。”

    朱祁鎮輕輕將娃娃放下,擺在了自己身邊,隨即繼續往腿部的傷口處摸著潤滑油,聲音很電子化地說道:“不要沮喪,他們也不會給機器人貸款的。”

    “你不是機器人,你是朱老師!”粥粥認真地強調了一句。

    “我的能量快用光了,我要休息了。”朱祁鎮服役六年,養成了一個很好的習慣,那就是他每晚“休息”之前,都會將自己動力核心內的能量消耗光,這樣可以保證動力核心的使用壽命,由此可見“他”也是個惜命的人。

    “可以再陪我坐一會嘛,朱老師?”

    “我很忙的。”朱祁鎮不講情面地回道:“不過看在你送我禮物的份上,我就再陪你坐一會吧。”

    “好,那我幫你抹油!”

    “粥粥小姐,如果我能拿到籃球比賽的獎金,我愿意貸款給你這個可憐的小病鬼……。”

    “不許說我可憐!”粥粥背著小手,模樣既天真又對未來充滿憧憬的說道:“不過我還是要謝謝你,如果我能治好病,就可以一直陪著爺爺了,還有你……!”

    “哈哈!”

    這一大一小,孤獨地待在籃球場內,說著非常幼稚的話。

    ……

    地下解剖室內。

    一陣悠揚的陰間音樂在室內響起,這是黑衣人通過腕表手機播放的,用于計算他接下來的時間。

    一曲終,活兒也就干完了。

    房間正中央,張云溪沒有任何意識地躺在手術床上,身上還蓋著白色的床單。

    黑衣人邁步來到床邊,動作輕柔但卻很利落的將自己藏在這個房間內的皮箱打開,漏出了里面大量的電子設備。

    記憶引導設備,刺激大腦活躍的輕電磁波,加大電極共感的儀器,以及連接腦機接口的儲存器等等,在這個箱子里都能找到。

    黑衣人率先將組裝好的記憶引導設備拿出來,將腦皮外的四個捕捉貼片,貼在了張云溪的頭部。

    連接線插在了黑衣人的腕表上,他激活了設備。

    “滋滋!”

    一陣電流聲作響,張云溪的身體明顯抽搐了一下。

    黑衣人根本沒有理會張云溪的反應,因為他在休眠艙內釋放的氣體,至少會讓對方沉睡八個小時以上,所以他只觀看著腕表手機的全息投影畫面,見到一條條曲線正在迅速遞增著,撥動著。

    這種記憶引導設備,可以竊取張云溪儲存在永生世 永生世界里的現實記憶。

    大約四秒后,記憶引導設備突然亮起了紅燈,這表示張云溪根本沒有在永生世界內存儲自己的記憶,自然也就無法下載。

    黑衣人皺了皺眉頭,立馬又給張云溪換上了加大電極的共感設備,想要直接從張云溪大腦中竊取記憶。

    這個電極芯片在記憶方面的作用,其實就跟行車記錄儀差不多,它埋在人的大腦里,無時無刻不存在著,通過捕捉大腦波動,從而將記憶思維程式化儲存。所以電極共感設備的作用,不是入侵張云溪的大腦,因為它根本做不到,它只是入侵張云溪腦中的電極芯片而已。

    這個技術最開始也是由馬斯克公司提出,并且投入研發的。

    黑衣人操控了五分鐘左右,卻驚愕地發現,他無法激活張云溪的電極芯片,更加無法下載芯片內的程式。

    這太怪異了!

    這就像是一個普通的行車記錄儀,卻無法被觀看,內容也無法被提取儲存。

    壞了?

    不可能啊?!

    黑衣人戴著V字仇殺隊的笑臉面具,安靜地思考了十幾秒后,果斷地從箱子內拿出了手術刀,他準備取出張云溪腦中的電極芯片。

    只要是進入過虛擬永生世界,并且使用的不是VR等老掉牙的外設,那他腦中一定是有電極芯片的,事實證明剛才的電極共感器已經捕捉到了張云溪腦中的芯片。

    在他的后腦。

    黑衣人輕輕側過了張云溪的頭部,用手摸了一下他后腦勺的位置,雙眼瞬間看見了一個很微小的疤痕,這里就是植入芯片的地方。

    “刺啦!”

    黑衣人下手非常兇狠且果斷,一刀就將張云溪的后腦皮膚切開了半根成人手指的長度。

    鮮血瞬間流淌到了床上,黑衣人用刀尖戳著張云溪的后腦皮膚,低頭準備尋找電極芯片。

    “滴滴!”

    就在這時,腕表手機突然泛起了警報聲,陰間音樂也停了。

    “啪!”

    張云溪的左手突然無規則地抽動了一下,而聽到警報聲的黑衣人,完全沒有注意到他的這個反應。

    “瑪德!”

    黑衣人皺眉輕罵了一聲,右手攥著手術刀,迅速走出了房間,并且低頭看了一眼腕表上的紅點,快步趕往了宿舍外。

    連續穿過兩道走廊,黑衣人正準備離開地下室,突然警報聲消失了,腕表上的紅點也不見了。

    “該死的庫管!”黑衣人略有些煩躁地罵了一句,轉身又返回了解剖室。

    一進門,黑衣人抬頭看向手術床,卻沒有找到張云溪的身影。

    “唰!”

    扭頭打量了一下四周,張云溪竟然不見了,并且地面上有數塊微小的血點子,一直綿延到走廊內。

    “瑪德!”

    黑衣人想也沒想的就追了出去。

    大概十幾秒后,腳步聲距離解剖室越來越遠。

    “吱嘎!”

    張云溪推開了一個存放尸體的抽屜,滿臉是血地鉆了出來。

    我日!

    太變態了!

    好好睡著覺,突然就被人抬出來解刨,連腦瓜皮都給切開了,這也太嚇人了!

    如果不是張云溪有頭疼的毛病,此刻大腦估計都被人掏出來看了好幾遍了。

    他的這個毛病是不能受到強烈刺激的,剛才對方給他使用電極共感器來刺激他的大腦,直接讓張云溪感受到了劇烈的頭痛,從而使他蘇醒了。

    張云溪聽著腳步聲變遠,毫不猶豫的就跑出了解剖室。

    他記憶力很好,雖然白天只在學院內轉了半圈,但他卻清晰地記得安保室所在的位置。

    目前這個狀況,已經不是他自己能處理的了,所以他需要求助院方。

    張云溪玩命地在走廊內奔跑著,很快來到了一樓。他思路清晰地沖著左側長廊跑去,準備從后門沖出,趕往安保室那邊。

    “踏踏!”

    就在張云溪馬上要從后門離開之時,身后突然傳來了劇烈的腳步聲,他回頭一看,黑衣人戴著V仇殺隊的笑臉面具,已經追了上來。

    是熱能,對方攜帶了熱能設備!

    雙方距離迅速拉近。

    張云溪跑到門口,推了一下鎖著的房門,一扭頭卻見到左側的室內有燈光。

    “咣當!”

    想也沒想,張云溪推門就沖了出去,一抬頭就看見朱祁鎮和一個小女孩剛剛站起身,準備離開。

    奇跡啊!

    張云溪玩命地跑過去吼道:“朱老師!!戰神!!救我!!”

    朱祁鎮聽到喊聲,絲滑地扭過了頭。

    緊跟著,黑衣人出現在了門口,伸手奔著張云溪的后衣領抓去。

    “嘭!”

    震耳的腳步聲在室內泛起。

    “大個子,跟你沒關系!”黑衣人吼道。

    朱祁鎮根本沒有理會對方的喊話,助跑后,直接五米外起跳,機械體完全在空中舒展,右拳宛若巨石一樣,直接砸了過去。

    “嘭!”

    一聲悶響,黑衣人飛出去三米遠,被一拳轟得貼在了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