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永生世界 > 第四章 深夜,伸進你被窩的一雙手
    青山神學院,博士別苑區。李翰帶著張云溪等五名新生學員,坐在大廳內等待了約有十分鐘左右,一名四十多歲的女人,才疾步走了出來。

    “李老師!”

    “你好,周助理!”李翰立即起身。

    “是這樣的,梁安博士一會有個緊急會議,必須馬上動身,他今天可能面見不了新學員了。”女人一臉嚴謹的表情:“你帶他們先去宿舍,等博士回來,咱們再約見一下。”

    李翰稍稍怔了一下:“好的,沒有問題。”

    “靠,等了這么久,白等了。”坐在長椅上的油膩男,略有些不滿地嘀咕道:“哎,浪費時間。”

    眾人都沒有搭理油膩男,只各自站起準備離去,而這時女人主動走了過來,輕聲詢問了一句:“我問一下,哪位學員叫張云溪?”

    “嗯?”張云溪回過頭,禮貌地問道:“我是,怎么了老師?”

    “請把你的通信碼給我一下,是梁安博士要的。”女人輕聲回道:“他會聯系你的,有事情詢問你。”

    “哦,好的。”張云溪立馬調出了自己的全息手機投影,使用面對面的功能加了對方的好友:“我能問一下,梁安博士找我有什么事情嗎?”

    “我不清楚。”女人加了張云溪的好友:“我會把你的通信碼推給梁安博士的,就這樣哈。”

    女人扔下寥寥幾句話,就匆匆離去了。

    張云溪是個心思細膩的人,他大概能猜到,梁安博士要他的通信碼,很大可能是跟他父親有關系。這距離搞清楚自己心內的疑惑,顯然是越來越近了,或許梁安博士可以告訴他,為什么那么多人都想讓他來這個學院。

    由于梁安博士去開會了,所以導師見面環節取消,隨即李翰耐性地將眾人送回了新生宿舍區。

    這里的景色與學院其它地方并沒有太大差別,周邊是一片草坪,部分區域有太陽能圍墻隔斷,用于宿舍樓內的供水供電,效率及高。宿舍樓右側位置是一處自然湖泊,面積雖然不大,卻也在繁華市區內很難見到。

    總之,宿舍樓與整個學院的景觀風格一樣,既荒涼又充斥著大自然的美麗。

    五名“最差新生”中,有一人是姑娘,她住的地方自然不在男生宿舍這邊,所以李翰先送的她,這讓那個二十歲左右的猥瑣胖子略顯失望,不由得感嘆道:“社會風氣已經如此開放了,為什么還要搞男女有別的那一套?”

    油膩男一聽這話,立馬在旁邊接了一句:“很顯然,學院怕你一個人來上學,但畢業的時候,卻帶走一個加強連的娃。”

    猥瑣胖子一聽這話,立馬笑著伸手說了一句:“大叔,一看你我就是同道中人。我叫景天然,小名卡卡,學的是中醫藥研究。”

    “同道中人就算了,我孩子都四歲了,孩兒他娘是打自由搏擊的,夫妻感情一直很穩定,最多算你前輩。”油膩男伸出手掌:“我叫魏武,學的嘛……以后你們就知道了。”

    旁邊,張云溪一看這倆人都搞起了自我介紹,那自己也不好太裝,所以邁步上前,同樣伸手說道:“我叫張云溪,18歲,學生物基因的。”

    “你好,張兄!”猥瑣胖子卡卡,笑瞇瞇地走了過來,與其握手。

    “你好!”張云溪點了點頭,又把手伸向了油膩男魏武。

    “我認識你,你家的案子我關注過。”魏武輕聲說道:“我個人覺得李蕓的變化是不正常的,嗯,以后有空多交流……。”

    張云溪被這句話搞得云里霧里的:“什么不正常?”

    “以后機會多得是,空下來再聊。”魏武神經兮兮地回了一句。

    三人各自介紹完畢,都扭頭看向了那個冷面青年,意思是哥們你叫啥啊?怎么不說話呢?

    冷面青年也就二十多歲的樣子,掃了一眼三人,淡淡地說了一句:“我叫童戰。”

    簡簡單單的四個字,就將其他三人推到了千里之外。大家一看他那個“裝杯”的表情,以及一張沒有任何情緒波動的死魚臉,也就懶得再和他交流了。

    都是來上學的,你或許可能比別人牛一些,但這有啥可裝的呢?都是學生,誰又能求到你什么呢?

    就這樣,張云溪,胖子卡卡,油膩男三人聚在一塊隨便聊了聊,而童戰則是一直站在遠端,扭頭打量著四周景色。

    等了一小會,李翰快步返回,笑著招呼道:“走吧,我們去男生宿舍。”

    ……

    半個小時后。

    李翰帶著眾人領完學院給大家發的新生用品,又將四人送到了107宿舍,這才離開。

    全程李翰表現得都很有耐心,也很周道,甚至還給眾人傳輸了一份,自己編寫的宿舍管理條例,以及學院管理條例。

    宿舍內,張云溪看著周邊的環境,心里是十分滿意的。

    這間107宿舍是青山神學院的標配,總共可容納四人居住,使用面積約有160平米左右,南側朝陽面有四扇窗戶。雖然學院宿舍都是一樓,但白天的陽光非常充足。

    除了獨立衛生間,獨立餐廳外,還有一間閱讀室,以及四個分上下鋪的休眠艙。

    這個休眠艙也是靈境集團生產的,它是全封閉式的研發思路,外形就像一個碩大的面包,所以也被俗稱為面包艙。艙室內擁有一鍵睡眠模式,完整的溫控系統,通風系統,也有各種可以提供學習、娛樂、觀影的全息投影系統。甚至在這里面使用腦機設備,就可以直接進入虛擬永生世界。

    這個休眠艙的研發思路是,可以加強人的睡眠質量,消除工作了一天的疲勞感,因為里面的助眠系統,是非常全面且適合人的生理習慣的,不少中產家庭都有這種東西。

    當然 bsp;當然,夫妻的話……也有雙艙,甚至還有“夜生活”的助力系統,可以說考慮得非常全面了。

    宿舍內雖然已經很干凈整潔了,但大家搬進來后,還是習慣性地收拾了一下邊邊角角,而在這個過程中,也發生了一件比較有意思的事。

    首先,油膩男魏武一進屋,就把自己的行李扔在了下鋪的休眠倉,并且將自己的私人物品拿出來了幾件擺在了床鋪上,最后大喊了一聲:“幾個小兄弟,我去個廁所哈!”

    這一趟廁所去了四十多分鐘,等魏武回來的時候,大家伙已經把基本衛生搞完了,隨即他往下鋪的床上一躺:“我就睡這個位置了,挺舒服的。”

    “……下鋪進出都方便,不用爬梯子,我也想睡下鋪,不然抽簽吧。”童戰冷冷地說了一句。

    “就四個人,還抽什么簽啊?”魏武笑著沖張云溪和卡卡問道:“倆兄弟,我住在這里可以嗎?”

    張云溪笑了笑:“我無所謂。”

    “你呢,你想住下面嗎?”童戰皺眉看著卡卡問道。

    卡卡的性格比較開朗,似乎不是那種好爭搶的性格,所以也笑著回道:“行吧,我住上面。”

    魏武一聽這話,立馬陰陽怪氣地說道:“我都說了,都是一個宿舍的,還搞個屁的抽簽啊。”

    童戰掃了他一眼,沒有回話。

    魏武拍了拍肚子,主動邀請道:“我們一塊去食堂吃個飯吧,這都快下午一點了,有點餓了。”

    “好啊。”卡卡將自己的物品放在04號上鋪,回頭沖著童戰招呼道:“一起唄?”

    “我不去,你們去吧。”童戰脫掉鞋子,鉆進休眠艙,直接按了關門鍵。

    “唰!”

    休眠艙閉合,童戰開了隱私模式,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他在里面的情況,只能瞧見壁板上流動的星空圖案。

    “靠,大白天的就要手充啊,身體受得了嘛?!”魏武嘲諷了一句,起身說道:“走吧,我們去!”

    說好的大家一塊去吃飯,可到了食堂點完餐,魏武在應該付賬的時候,又去了一趟廁所。

    張云溪恨得牙根直癢癢:“這貨拿咱倆當二百五,我個人建議是等他回來一塊付錢。”

    “無所謂了,我來吧。”卡卡伸手準備刷流量。

    “不是多少錢的事兒。”

    “哎呦,他都有孩子了,老婆又是學自由搏擊的,都多可憐了,你跟他較勁干什么?我們拿他當癌癥患者就好了。”卡卡嘴損地回了一句,就直接刷了三人的餐費:“就當做慈善了……!”

    “行吧,那我去幫你們買一些飲品,還有一些生活物品。”張云溪這個人不是那種善計較的,但同樣也不會很自來熟,這可能跟他的生活經歷也有關系。

    就這樣,油膩男魏武又白嫖了一頓午餐。

    下午,三人吃過飯,就在學院內轉了轉,感受了一下院內氛圍,熟悉了一下環境。

    ……

    晚上,九點多鐘。

    折騰了一天的張云溪回到寢室洗了個澡,隨后躺在休眠艙里準備休息。

    上鋪的卡卡正在看著資料,下鋪的童戰依舊在艙內沒有露面,似乎是跑到這里來坐月子了,竟然整整一下午沒有離艙,甚至好像都沒有吃飯……

    斜對面的下鋪,魏武用全息投影設備,正在跟老婆和孩子聊天,張云溪偷窺了一眼,從畫面中看到,他老婆起碼得70公斤級的。卡卡說得對啊,他太可憐了!

    “啪!”

    張云溪抻了個懶腰,伸手將休眠艙關閉,將自己裹在了密閉空間內。

    艙內的星空頂流動,光線忽明忽暗,非常漂亮。張云溪調出了艙內操控面板,習慣性地想把溫控系統關掉,因為他有劇烈頭痛的毛病,再加上自己也是學生物的,所以很不習慣用加濕器,空氣過濾器等設備。

    但找了半天,張云溪發現這個艙內竟然沒有單獨關閉溫控系統的按鍵,想要享受一鍵睡眠系統,就必須得用溫控。

    “我靠,這設計真辣雞!”張云溪罵了一聲,從包里拿了兩卷紙巾,直接將溫控系統的出風口堵死,隨即將休眠艙調到最適合自己的數值,緩緩醞釀睡意。

    沒多一會,張云溪進入了夢鄉。

    晚上12點半。

    “噗!”

    張云溪的休眠艙內,突然泛起一陣氣體噴發的聲音,原本堵在溫控出風口的紙巾被推開了,一陣肉眼看不到的氣體流入艙室內……

    再過半個小時,107號寢室的房門突然彈開,一位全身黑衣,戴著面具的男子走進了室內,扭頭掃了一眼四周,隨即在屋里轉了一圈。

    “咚咚!”

    “咚咚!”

    “……!”

    黑衣蒙面男子體態非常松弛,連續敲打了上下四個休眠艙,發現里面完全沒有動靜后,最終來到了張云溪的位置,熟練地用解控碼打開了艙門。

    艙室內,張云溪呼吸勻稱,臉色很白,睡得非常香甜。

    黑衣男子雙手托住他的身體,很輕松地將他抱了出來,最后轉身離去。

    十幾秒后,107宿舍門關閉。

    黑衣男子將張云溪平躺著放在了一張手術床上,面具下的嘴角泛起微笑:“……張同學,你怕是解不開心里的謎底了……!”

    燈光非常昏暗的走廊內,一名黑衣蒙面男子,用手術車推著全身蒙著白布的張云溪,雙腳啪嗒啪嗒地踩著地面,緩緩走向掛著解剖室牌匾的房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