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無間道之茍成魔道大佬 > 第六章勾欄聽曲
  接連一個月,楚河過著兩點一線的規律生活。

  奔雷拳的熟練度增加了5點,這還是每天勤練不綴的結果。

  至于吸收星元方面就不要提了,第一個星竅里存儲的星元連十分之一都不到,更不要說去沖擊星脈,打開第二個星竅了。

  楚河經過一個月的努力終于確定一件事:自己資質真的很普通,即便是武道修煉上,要不是有圣門那邊暗地里的資源撐著,光靠自己的話......估計二十歲前連換髓境界都達不到。

  現在武道轉玄修,修煉起來更是龜速!

  光靠勤修苦練是不行了,楚河決定趁著休沐日出去一趟,試著恢復和圣門的聯系。

  換了一身青色長袍,楚河一身公子哥的打扮,去往外城的煙柳巷。

  那里是天羅城最為熱鬧和繁華之地,沒有之一。

  煙柳巷并不是專指一條巷子,而是一個泛稱,實際上這片區域足足占了八條街道,是天羅城夜生活最為豐富的地方。

  楚河常去的地方叫千姿樓,是一家中等規模的青樓。

  “喲,楚爺來啦,有段日子沒見了,千姿樓的姑娘可是念叨您好多回了......”

  一進到大堂,就有熟悉他的姑子過來打招呼。

  “老規矩!”

  楚河也不多廢話,直接拋給姑子一個銀幣。

  “還是楚爺豪氣!”

  姑子這會兒眉開眼笑:“我帶您去后面的紫薇堂,千星姑娘應該空著呢!”

  穿過大堂,沿著回廊繞過一片花園,前面出現八道月門,呈扇形布置,最左側那一道月門上就刻著紫薇堂三個字。

  “千星姑娘,看看我把誰給領過來了!”

  進入月門后就是一片單獨的小花園,地方不大,卻很精致。

  聽到姑子的聲音,屋里走出一個侍女打扮的小丫頭,楚河微微一怔,這個侍女臉生!

  “你家姑娘呢,平日里口口聲聲念著楚爺,這會兒怎么還害羞起來了?”

  楚河又是一個銀幣拋過去。

  姑子笑的眼睛都快瞇起來了:“楚爺,那您在這里自便,我就不打擾您了!”

  沒有理會離開的姑子,楚河徑直走向花園一角的小亭子,在石凳上坐下后對著臉生的侍女道:“叫你家姑娘出來泡茶!”

  “姑娘剛在上妝,所以沒能及時出來,望楚爺見諒,墨韻這就去喊姑娘出來!”

  楚河揮了揮手,余光卻在打量花園四周。

  因為紫薇堂出現陌生面孔,楚河沒有第一時間進屋去,坐在院子角落里應對可能出現的變故,隨時準備逃跑。

  過了茶盞時間,墨韻嘴里的千星姑娘終于走了出來。

  一身淡紫色長裙淹沒鞋背,說是上妝,頭發卻也沒有打理,只是簡單的挽起后插了一支簪子,臉上更是連半點胭脂水粉都沒有抹。

  偏偏這般素色,依舊明麗動人。

  搖曳身姿的坐到楚河對面,看了楚河好半晌才開口。

  “前些日子我一直擔驚受怕,以為你已經暴露......”

  楚河不說話,但是余光卻是一直關注著亭子外面的墨韻。

  “中轉聯絡點里出了內鬼,牽出來不少據點,她是內門派來的上使,在我這里暫住一段時間。”

  千星看到楚河這般表情,頓時明白了他的擔憂,立刻解釋了墨韻的身份。

  “前段時間內衛肯定在城里撒了網,我這張臉太顯眼!”

  楚河話語簡潔:“而且黑蛇這個代號已經暴露!”

  “啊?”

  千星輕呼一聲,隨即掩住自己的小嘴。

  但是很快就明白過來:“你的意思是......鎮撫司的內衛已經知道他們內部潛伏了一個叫黑蛇的釘子,卻不知道這個黑蛇具體是誰?”

  “先泡茶,這樣干聊讓人見了會覺得怪異!”

  “哦哦......”

  千星趕忙起身去準備泡茶的工具,反倒是站在亭子外面的墨韻一動不動。

  半炷香的時間后,亭子里響起咕咕的水沸之聲,等到泡上一杯銀毫,楚河才再次開口。

  “既然你這里還沒有暴露,那就還好,我們謹慎一些便是!”

  “嗯,我也是這么想的,要不然早就撤離了!”

  “以后我還是保持習慣,逢十的休沐日過來。”

  楚河不疾不徐的慢慢交代著:“另外你幫我和上面說一下,最近我需要一批藍金幣......”

  千星還沒開口回應,倒是亭子外面的墨韻發聲了:“口氣不小,一張嘴就是一批藍金幣,你一個錦衣衛的掌旗要用這么多藍金幣做什么?”

  楚河看了一眼墨韻,隨后用奇怪的眼神看著千星:“記得你才是我的接線人,她是過來接替你的?”

  千星搖了搖頭,她也不知道墨韻的具體身份,只是接到了更高一級的指令,并且在墨韻身上見到了圣門的信物。

  “你幫我把這個要求傳達上去就行!”

  楚河頓了頓,隨后加了一句:“有希望再往上跨一步的可能!”

  這里他故意沒有說清楚,也可以解釋為職務上從掌旗爬到百戶,也可以解釋為自己已經從武道轉了玄修。

  “你能坐上百戶的位置?”

  千星和墨韻幾乎異口同聲的問了出來。

  “不出意外的話,三五年內!”

  楚河響起樊川江的話:“玄修不行,就去做你的百戶、千戶吧!”

  想來應該沒問題吧?

  紫薇堂的花園里陷入安靜之中,千星是因為震驚,墨韻是在低頭思考著什么。

  “據我所知,鎮撫司的百戶,最低需要武道步入換髓境界,少部分甚至已經突破先天......”

  亭子外面的墨韻突然打破沉默:“你今年多大,武道什么境界?”

  楚河還沒開口,千星替他回答了:“上使,楚河現在18歲,已經武道煉骨境界......”

  “我換髓了!”

  “......”

  千星愕然,隨后驚喜的問道:“你換髓了,什么時候的事情?”

  “切,18歲才達到換髓,有什么好稀奇的!”

  墨韻翹著嘴角,臉上帶著一絲不屑:“藍金幣是拿去打點上面的吧?”

  楚河不反駁,點頭表示上使說的都對。

  “拿著!”

  也沒見墨韻腰間掛著什么物件,偏偏她的小手一抹之間,一只錦袋出現在手中。

  楚河接過拋來的錦袋,余光觀察到墨韻手腕、脖子間的膚色和臉上的差異。

  打開袋口,里面一片藍光耀眼,粗略一看,起碼有一百枚藍金幣!

  壓抑著內心的狂喜以及右手食指的“貪婪”,楚河站起身沖墨韻抱拳躬身行禮。

  “感謝上使,楚河一定為圣門肝腦涂地!”

  拿了人家好處,說幾句好話不是應該的嘛。

  “用心做事就好!”

  墨韻不在意的揮了揮手:“這次天羅城的聯絡點多處受創,你還能堅守崗位,也算是對圣門忠心耿耿了。”

  能出手這么豪闊,楚河這時已經對墨韻的真實身份起了好奇。

  “上使,屬下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他決定提一點有建設性的意見,加深上使的好感度,說不定以后還能薅更多羊毛。

  “哦......說來聽聽!”

  墨韻這些天也在為這件事頭疼,城內據點還剩多少,剩下的還可不可靠,都是一個問題。

  “我認為上使無需把精力花費在甄別上,既然暫時無法確定,那還不如重新搭設一個架構!”

  楚河直接建議道:“撇開原有系統,重新布置一張新的網絡,再讓單線聯系的獨立據點去干甄別原有據點......上使不能把自己置于危險之中,您的使命應該是恢復天羅城的情報網!”

  墨韻臉上浮現笑容,輕輕撫掌:“好主意,這樣既快速恢復天羅城里的組織,又避免了危險......楚河,你不錯!”

  好人做到底,楚河再次建議道:“原有的系統人員不建議并入新的系統,這次事情了結之后,繼續讓原有的系統浮在表面,吸引鎮撫司的目光,而上使搭建的新組織就潛伏在更深的水下......”

  “不錯,不錯!”

  墨韻臉上的笑容愈發明亮:“你倒是個人才啊,有沒有興趣來我手下做事?”

  楚河微微一笑:“我和千星不都是上使您的下屬嗎?”

  千星別過臉,她太熟悉楚河了。

  這家伙平素里要多高冷就有多高冷,現如今這么熱情的和墨韻說話......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抽煙的小丑魚的無間道之茍成魔道大佬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