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無敵雙寶:首席大人徹夜歡 > 第3176章 不知道他會來
但現在,要一個孩子,是她的希望。
薇薇安甚至覺得,要是等自己畢業后,工作順利了,去福利院領養一個孩子也可以。
想到這里,她嘴角露出笑容,對美好的未來,有了更深的期盼。
孩子們送完禮物,也乖巧的坐在一旁看書。
到了下午五點多的時候,邀請的人逐漸到場。
慕少凌也結束了手頭的工作,開始下來招呼客人。
雖然他是高高在上的慕總,但是到場的人都是他的親朋好友,也沒有擺著個架子,而是帶著湛湛,跟幾位好友一同聊天。
商務男人聊天的話題無非就是工作方面的事情,而最近A市也有挺多事情發生。
比如說,郊區開發的招標即將開始,他們勢必會拿下這次的招標項目。
也正因為這次的招標項目,為了避嫌,慕少凌也沒有邀請林文正一家過來。
再說,曼斯特那邊的案件也準備開庭,兩個案件是一前一后審的,因此林寧那邊也準備開庭。
想到兩老的心情會因為林寧的事情受到影響,慕少凌也沒想著邀請二老過來熱鬧熱鬧。
男人在聊著工作上的事情,女人則是在一旁聊著家里的事情以及孩子的事情。
氣氛一片祥和。
念穆與吳姨一同把食材端出來,準備讓男人過來幫忙生爐子炭火的時候,門外走進來一個人。
進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慕睿程。
“來了。”慕少凌朝著他點了點頭。
“大哥。”慕睿程回了一個點頭。
“怎么就你一個人?弟媳跟蕊蕊呢?”慕少凌問道。
“杜家剛好有個宴會需要他們參與,所以他們沒有過來。”慕睿程說道,又跟念穆與慕少凌的幾個朋友打了一聲招呼。
幾人也回了一聲招呼。
念穆聽著他們的對話,看了一眼,邀請的人到齊了,準備跟慕少凌說生炭火的時候,門外走進來一個人。
“大家伙都在呢。”南宮肆嘴角掛著慵懶的笑容,朝著他們揮了揮手,看到薇薇安也在的時候,他嘴角的笑容愣在那里。
念穆也愣了愣,南宮肆怎么也在?
她沒聽慕少凌說邀請了南宮肆啊,要是知道南宮肆也在,她肯定不會邀請薇薇安的。
這兩人碰面得多尷尬……
在場的人都跟念穆想到一塊兒去了,看了一眼南宮肆,又看了一眼薇薇安。
薇薇安也愣在原地,手里還捧著兩碟食材……
南宮肆怎么會來?
包括薇薇安在內,所有人都有這個疑問。
包括慕少凌。
“南宮先生,下午好。”院子的氣氛有些安靜,念穆率先打破了這份安靜,朝著南宮肆打了個招呼。
“念教授,下午好。”南宮肆雖然有些意外會看到薇薇安,但還是瞬間的恢復了正常。
念穆笑了笑,想去看薇薇安那邊,但是又覺得太突兀,至于南宮肆,人來了,也不能趕走吧?
慕睿程也有些尷尬,他不知道慕少凌他們會邀請薇薇安,不然自己也不會答應南宮肆一起出發過來。
因為他是這里的業主,能順利的開車進來,因此沒有按這邊的門鈴,他們也不知道,自己帶了南宮肆過來。
慕睿程自然不笨,看到現在這個情景,也知道慕少凌沒有邀請南宮肆。
他只能硬著頭皮解釋道:“我跟南宮先生一起來的。”
“哦,坐吧。”慕少凌的語氣冷淡,看了一眼南宮肆,眼眸里帶著些警告。
這是警告南宮肆不要搞事。
南宮肆接收到慕少凌的目光,無所謂的聳了聳肩,他過來吃蹭酒喝的,不是來搞事的。
于是,坐在男人那邊,跟著熟悉的人打著招呼。
南宮肆在這個圈子也是有一定位置的。
這次之所以大家都覺得尷尬,是因為他與薇薇安同時出現。
大家都知道他與薇薇安那回事,當初離婚的時候,兩人還鬧得十分難看。
這會兒這對離婚的人再碰面,沒有一句的交集,就真的印證了那句,分手后連做朋友都不可能。
大家都知道,南宮肆與薇薇安離婚,并不是和平分手的。
而且他們沒有孩子作為牽絆,離婚后,就是真的毫無聯系了。
念穆把手中的碟子放下,走到薇薇安的身邊,有些話必須解釋清楚,她說道:“以你為我邀請了你,所以沒有邀請南宮先生,我也不知道他會來。”
薇薇安勉強扯出一抹弱弱的笑容,“我知道,我不會誤會的。”
她也不是傻子,看到剛才慕少凌與念穆的表情,便知道,慕少凌他們本來沒有邀請南宮肆的。
而且慕睿程也說了,人是他帶過來的。
估計慕睿程也不知道,慕少凌跟念穆邀請了自己,不然他肯定不會這么唐突的把南宮肆給帶過來。
至于南宮肆怎么會過來……
薇薇安也沒有自作多情的認為南宮肆就是沖著她來的,估摸著兩人就是不小心碰撞上。
他們的事情,沒必要讓別人那么難做。
即使她現在還不知道該用什么心態去面對南宮肆,但還是裝出一副沒什么事的模樣,也省得主家人尷尬。
畢竟南宮肆也是他們當中的朋友。
薇薇安也知道要顧全大局,就算現在不想看到南宮肆,也不能在這個時候離開,或者趕南宮肆離開。
她只能忽視他的存在。
念穆對慕少凌招了招手,說道:“你幫忙把炭火點一下吧。”
“好。”慕少凌點頭,接過她遞過來的工具。
一旁的慕睿程也覺得尷尬,感覺自己不小心做了一件錯事,也跟著慕少凌,一同去點燃炭火,又拿著小風扇對著炭火吹,沒一會兒,一個爐子的炭火便點好了。
他們繼續去點另外一個。
念穆招呼著在場的人,讓他們不要跟慕少凌客氣,想要吃什么,自己就拿著去烤就行。
結果,男人們圍在一個爐子這邊,而女人跟小孩子,則是圍在另外一個爐子。
各不干擾,但是有伴的也會念著對方,在烤到什么好吃的,也會給對方送一些。
這些互動,讓那些單身的看的眼紅。
朔風也不例外,他看著坐在一旁喝著酒的南宮肆,手肘捅了捅,“讓你來燒烤的,你來喝酒。”
“我又不會燒烤。”南宮肆好看的雙眸微微瞇著,看著男人這邊笨拙的燒烤動作,他們平時在家都是不碰廚房活的,做這些自然也是笨拙。
觀株宮鐘皓“花堆堆”看更多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