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修仙:我投資有無限回報 > 第八百九十七章 開鋒
  星崖之地,天權星崖,在場眾人都以極其謙恭的態度看著楊弘遠。

  畢竟這可是開創一方小杏壇之主,若說助一位大儒從雷劫境突破到黃庭境不算什么。

  助一位金仙復圣從金仙后期突破到金仙巔峰可是石破天驚,眾人知道那中年儒修不凡,猜測其可能是元神述圣。

  哪里知道此人竟然是金仙復圣,一位雷劫境的大儒竟然有了一位金仙巔峰的復圣門徒。

  這說出去怕是都沒人信吧,可是事實就是如此發生在眾人眼前。

  不過隨著帝炎的到來,眾人卻是心中都提了一口氣,直到荀淑將其引走才稍微松了一口氣。

  不過隨著一道桀驁的話語傳出,這口氣不過片刻就又提了上來。

  “星崖之地,唔,好像我一位后輩就是隕落在了此地,如此將你們抹殺也不算冤屈了。

  小杏壇,嘿嘿,真沒想到這窮鄉僻壤之地竟然也能出這么一方圣地。

  圣杏樹,這是天要興我銀光雪狼一族啊!”

  一道沖天的妖氣騰空,使得整個元天星界都感受到了一股仙境的威壓。

  雖然因著儒妖大戰的因素在,銀狼妖君對著出現了小杏壇的星崖之地出手無可厚非。

  可畢竟是以仙人之尊欺壓小輩,說出去不但難聽,還容易留下話柄。

  若是高階修士能對低階修士隨意出手,整個星空大世界早就血流成河了。

  除了魔族之人毫無顧忌,其他大神通者一般遵守著無形的默契。

  說來也巧,當初玉清道人用來立威斬殺的那位華蓋狼妖,還真是這位銀狼妖君一脈。

  當時銀狼妖君也有耳聞,可其身為仙境強者,哪里會關注這等小事。

  當初聽聽也就作罷了,哪里料到,今日還能借其名頭一用。

  雖然依舊是以大欺小,可有了為后輩報仇這個名頭,卻是名正言順了許多。

  就在銀狼妖君降臨的一瞬間,元天星界的星隅仙人以及駐守元魔星宮的沉幽魔君便有了感應。

  星隅仙尊身為星族的仙人,不提天令仙尊的關系,面對著日益興盛壯大星族一脈的星崖之地自然要維護一二。

  其本來想要前來抵擋,卻是被天令仙尊傳音阻住,只是讓其靜觀其變。

  星隅仙尊聞言也是安心下來,有這位大佬在,想來此劫無礙,當即在元天星宮遙遙相望。

  元魔星宮的駐守仙人沉幽魔君見的元釋星宮沒有動靜,也是沒有出手的打算,不過也是升至半空看戲。

  他們釋、魔兩族近萬年來打的熱鬧,如今儒、妖兩族紛爭再起,難得輪到他們看戲的時候了。

  銀狼妖君本來還擔心這元天星界的幾位仙人插手,其雖不懼,可如此一來今日怕是要無功而返。

  不過眼見得幾位仙人都遠遠觀望,并無插手的打算,也是漸漸放下心來。

  想想也是,若是他銀狼妖君無故攻打星崖之地,那是主動結下因果,星隅仙人出手無可厚非。

  可如今星崖之地的儒修一脈出了小杏壇,恰逢儒妖兩族大戰,還有顏心遠與帝炎兩位金身仙人在側,怕是沒誰敢輕易出手。

  星崖之地上空,無窮的星輝彌漫,北斗七星、南斗六星、東斗五星星光大放,形成了一層凝實的星光。

  在銀狼妖君降臨的一瞬間,連橫、墨崖等人則是紛紛前去主持大陣,不過作為陣法宗師的楊弘遠卻是無動于衷。

  因為他知道,此刻的大陣,擋不住。

  邀月等人自然知道楊弘遠的意思,可這星崖之地乃是他們的心血所在,豈能無動于衷。

  在司馬廣廈主陣之后,紛紛協助其運轉大陣。

  “呵呵,大陣倒是不錯,可惜無用!”

  “里面的小家伙,你說你一個好好的星族修士,不好好的修行星辰一道,非得學那酸儒模樣。

  你學就罷了,還學的那么高深,不過一次講學便能開創一方杏壇圣地。

  更是得了一位金仙復圣門生,福氣卻是大,可福氣太大了就是禍了。

  看你也算是可造之才,若是將圣杏樹奉上,并歸順我族,今日就饒了你這星崖之地,如何?”

  銀狼妖君隨手揮起一道銀光,打的星幕頓時一陣搖晃。

  璀璨的星幕在堅持了片刻之后還是如同瓷器一般碎裂開來,無窮的星光匯聚補也是補不及。

  好在那道銀光在經過了星幕的削弱之后威力已是下降了不少,在黃庭境的韓重并兩位雷劫道人的抵擋下,終于是將其擋下。

  不過后果就是三人一個個都是口吐鮮血,重傷倒地。

  五斗大陣雖然沒有構筑完成,可若是有足夠的黃庭修士主陣,即便只有北斗、南斗、東斗三斗之力,也未嘗不能擋下這一擊。

  可惜,大陣雖好,此刻的星崖之地卻沒有足夠的修士修為將其威能發揮出來。

  銀狼妖君不過隨意一擊,不但擊破了星幕遮擋,使得主陣的連橫等人重傷,更是使得在場的韓重三人重傷倒地。

  可以說一擊就擊潰了星崖之地的防護力量,看的遠處的星隅仙人心急如焚。

  連橫、司馬廣廈等人一個個拖著傷軀而至,神色間滿是哀色。

  而楊弘遠卻是衣袂飄飄,一副無所覺的模樣,而他的這股淡定也是使得整個星崖之地的修士都沉靜了下來。

  毛鼎、邀月等人雖然知道以雷劫境的修為無力回天,可看著楊弘遠,這位帶領星崖之地從無到有的領袖,滿是期待。

  期待他能像帶領他們渡過釋、魔大戰一般,渡過今日的劫難。

  像是當初以慶云境的修為逼退雷劫境的赤影魔尊一般,逼退今日的銀狼妖君。

  不過隨即一個個面露苦笑,暗嘆自己異想天開。

  隨即眼中閃過堅定,既然此劫無法避過,那就共同應劫就是。

  楊弘遠先是看了書院之中倒地吐血的眾人,一個個雖然狼狽不已,可眼中卻滿是堅定,無有絲毫退縮之意,當下卻是滿意無比。

  至于一些前來觀禮的儒修四散而逃,楊弘遠也并未苛責,畢竟怎么看這星崖之地都是個死局。

  不過逃走的不少,可留下的卻是更多,顯然這些人是準備與楊弘遠這位儒道奇才同生共死。

  直到這時,楊弘遠仍然未抬頭看向空中的銀狼妖君。

  而銀狼妖君也在猜測這星崖之主是真有底牌還是故作淡定,一時間倒也沒有繼續攻擊。

  “文房四寶!”

  端坐于杏壇之上的楊弘遠的聲音雖輕,可卻清晰的傳入了在場眾修耳中。

  只見剛才荀淑端坐的杏樹之下,正有四團靈光懸浮,卻是剛才荀淑所留。

  眾人皆知,這是那位金仙復生留給楊弘遠的。。。。。師禮!

  此刻隨著楊弘遠伸手一拂,卻是顯出了其真面目,正是一套頂尖的文房四寶。

  最起碼以韓重三位大儒看來,一些成圣較短的元神述圣都未必能湊得齊。

  隨著楊弘遠的話語響起,只見雷劫境的孔衣知捧起一方道階中品重水墨硯置于講壇的桌案之上。

  這重水墨硯傳聞乃是一萬里湖泊所化,內蘊重水精華,在儒族之中也是名氣不小。

  至此那位金仙復圣的身份也是揭曉,正是亞圣世家荀家的荀淑荀復圣。

  紫苑拿起道階靈物龍血墨錠細細研磨,有著滴滴靈水自動從硯臺中滲出,形成清香的濃墨。

  另一位雷劫境的曾繁將儒族特質的的圣頁展開,并拿鎮紙壓好。

  楊弘遠伸手右手拿住了韓重捧著的道階上品的碧玉竹筆,在硯臺之中蘸了龍墨。

  “鏗!”

  一聲清越激昂的劍鳴之聲突然響徹整個星崖之地。

  “呵呵,唇槍舌劍,就是你們在場儒修一起出劍我都不懼,何況你一人之劍,看樣子還是剛剛孕育出來的。

  如此本妖君今日就讓你出劍,試試你這半路出家的成色如何!”

  見的星崖之地之事的發展,元魔星宮的駐守仙人沉幽魔君也是來了興致,想看看這杏壇之主的奇特之處。

  而星隅仙尊也是暗中來到此地,兩位仙尊的到來自然瞞不過銀狼妖君。

  “十年磨一劍。”

  銀狼妖君話音剛落,耳邊就響起了楊弘遠的誦讀聲。

  “開鋒詩?”

  沉幽魔君興致大起,索性顯出身影,喃喃自語,他魔族可是也沒少與儒族交手。

  楊弘遠出口第一句,就有無數的半透明劍氣憑空出現。

  不過這些劍氣雖多,可也就不過雷劫境的層次罷了,銀狼妖君并不放在心上。

  但是,這僅僅是開始,開鋒詩也只是第一句罷了!

  “霜刃未曾試。”

  開鋒詩只能用口誦讀,既不能太快,卻也不能太慢。

  太快劍不利,太慢劍又容易鈍!

  “今日把示君。”

  當楊弘遠念誦出第三句,口中已是有金光匯聚,一聲悠遠的龍吟聲響徹整個九連星宮。

  本來歸于平靜的四顆圣杏樹再次閃動金色的流文,本來有些含苞的杏花一朵連著一朵的綻放。

  因為剛才銀狼妖君攻擊而受創的三斗星辰卻是再次散發星光,天權星本是北斗七星之中最暗的一個。

  可今日,整個星崖之地的星辰都被其遮掩了星輝。

  而這一聲真龍吼,卻是讓銀狼妖君打了一個哆嗦。

  倒不是其威力如何,而是龍族身為妖皇種族,天生對其余妖族有著壓制。

  莫非其孕育舌劍的靈材與龍族有關,銀狼妖君看著因那一聲龍吼,威力升至黃庭境的透明劍氣不由的眉頭皺起。

  有心出手打斷楊弘遠的施為,可如今兩位仙人在場,如何拉的下面皮。

  以大欺小已是丟了仙君的面皮,要不是此地是杏壇之地,關系重大,銀狼妖君也不會拉下臉來。

  其前番剛剛出口,要試試這杏壇之主舌劍的威力,此刻出手那可是唾面自干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