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49章
    蔣錦業的車在醫院門口等了許久,終于看見程知謹出來,淚痕未消眼圈紅腫。

    “程老師。”他遠遠招手喊她。程知謹胡亂揉了下眼睛,“蔣先生?你怎么在這兒?”

    蔣錦業抬抬手臂,“聽說這里來了位資深老中醫,手臂復位后一直疼,想開個中藥方子試試。”

    “沒事吧?”程知謹看上去精神有些恍惚。

    “沒什么大礙。倒是你,看上去沒什么精神。”蔣錦業殷切關心。

    “有點不舒服。”程知謹似強忍著極大的委屈。

    “我送你回去。”

    “謝謝。”程知謹沒有拒絕。

    蔣錦業替她開車門,她要剛上去,護士從醫院追出來,“程小姐,您的病歷忘了。”護士氣喘吁吁將病歷遞到程知謹面前,“記得三個月左右來醫院建卡,還有就是注意加強營養,祝寶寶健康。”

    蔣錦業半天才消化護士說的話,“你懷孕了?”

    程知謹將病歷放進包里,淡淡應了句,“嗯。”

    車上,程知謹不說話一直望著窗外。蔣錦業心內已翻覆了幾度,試探著開口,“傅紹白的?”

    “他不配!”程知謹失態抑制不住被羞辱的怒火。

    蔣錦業一方面安心,一方面又發怵,傅紹白真狠得下心。

    “不管怎么樣,孩子是無辜的。”

    “孩子這輩子都與他無關,我一定好好生下來,會讓他為今天對我們母子的羞辱后悔一輩子。”程知謹這樣堅定決絕是真被傅紹白傷透了心。蔣錦業徹底安心了。

    車一直駛進蔣家大院程知謹才回神,“蔣先生……?”

    “你現在的情況一個人住老城區太不安全。”蔣錦業擅自做了決定,“再一個,我想讓蔣晴在國內考完高考再出國,出國是為了更好的發展不是為了逃避高考。所以,這兩個月想請程老師當蔣晴的家庭教師,傭金方面我出雙倍時費。”

    程知謹蹙眉沉默了片刻,“我現在沒什么心情,我……家里的事還沒解決。”

    蔣錦業替她開車門,“程老師有事不妨說出來聽聽,或許我能幫上忙。”

    程知謹猶豫了一下,下車。

    蔣錦業脫掉外套挽起袖子徑直往廚房去,挑了幾個新鮮飽滿的橙子去皮榨汁。

    程知謹看一圈空蕩蕩的屋子,“阿姨不在嗎?”

    “放假了。”蔣錦業在廚房應一聲,榨汁機工作完成,他濾去果肉只留新鮮果汁端出來,“以后生冷刺激的東西都不能碰,只吃新鮮的水果有機蔬菜。咖啡、茶一律不能喝。”

    “蔣先生,你不用這么客氣。”程知謹尷尬接過果汁。

    蔣錦業就是要在她受傷的當口狂打溫暖牌,現在是最容易攻陷的時刻。

    “我想照顧你。”

    程知謹手指纏得玻璃杯發緊,“我以為,那天我已經說得很清楚。”

    蔣錦業笑,“你說得很清楚,我也聽得很清楚。我不需要你回應,你也不用放在心上,我只是……見不得你受苦。”

    程知謹尷尬得坐不住,她擱下杯子,“蔣先生……”

    蔣錦業端起杯子,“剛榨的要趁新鮮喝,放久了就不能要了。”

    程知謹無奈喝一口,蔣錦業在她對面坐下,“你剛才說家里有什么事沒解決?”

    程知謹雙手棒著杯子,眼淚好似在眼眶打轉,“我父母已經失聯很久……剛得到消息,他們有可能在柬埔寨,我想親自過去一趟。”她略過和傅紹白的糾葛,提起那個名字怕抑制不住憤怒。

    蔣錦業眉頭皺得深,“暫且不說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不允許,就算你能去,那邊太亂了,你一個女人根本不行。”

    “我不怕。”

    “怕不怕是一回事,會不會出事是另一回事。”蔣錦業起身來回踱了幾步,裝作沉思片刻,“這樣,我在柬埔寨那邊也有生意,認識的都是當地有聲望的比警察還靈,我托他們幫忙一定比你獨自一人去要好。”

    程知謹眼睛亮起來,“真的嗎?你那邊真的有認識的人可以幫忙?”

    “只要你父母確定在柬埔寨,我的朋友一定能找到人。”全都掌控在他股掌之中當然敢打這樣的包票。

    “謝謝你,真的……蔣先生,我……我不知道該說什么。”程知謹感激得語無倫次。

    “你不用跟我道謝,蔣晴就拜托程老師了。”蔣錦業借機留人,“其實程老師暫時在我這里住下來,對蔣晴好對程老師也好,柬埔寨那邊有什么消息我可以第一時間告訴你。”

    程知謹猶豫,“可是……”

    “我看上去像趁虛而入的壞人嗎?”蔣錦業半開著玩笑激將。

    “當然不是。”

    “可程老師的猶豫就像是在擔心和壞人共處一室。”

    程知謹忙解釋,“不是,我是覺得太麻煩蔣先生。”

    “是我們蔣晴要麻煩程老師。”蔣錦業說話滴水不漏,程知謹沒法拒絕,“好,這段時間我當蔣晴的家庭老師,傭金我不要,當是謝謝蔣先生仗義幫忙。”

    蔣錦業笑了,“今晚想吃什么,我安排菜譜。”

    程知謹 p;程知謹還是覺得非常尷尬,“……隨便,我都可以。”

    蔣錦業替她安排房間,她選了離蔣錦業書房最近的那間,她沒什么多的愛好就喜歡看書。日常用品蔣錦業派司機親自去她家收拾了送來,順便替程知謹辦了個停職留薪。

    蔣晴考完期末考大包小包回家,沒精打采神情看上去也怪怪的。

    “哪里不舒服嗎?”蔣錦業從廚房出來問她。

    蔣晴背對著他換鞋,“沒有。”

    蔣錦業皺眉,“沒有你聲音怎么這樣。”

    “天太熱,不想說話。”蔣晴說著要上樓。

    “程知謹在樓上客房剛睡著,她這段時間會住在我們家當你的家庭教師。”

    蔣晴背對著他深吸一口氣,回頭,“爸,你覺得沒有感情得到人有意思嗎?”

    “蔣晴!”蔣錦業聲色俱厲喝止她,嘆一口氣走近,“晴晴,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爸爸絕對不會做出強迫她的事,留在我們家是她自己愿意,不信你可以去問她。”

    “我當然會問她。”蔣晴轉身上樓。

    “程知謹懷孕了身體很虛弱,不許你任性瞎鬧。”蔣錦業在背后囑咐。

    蔣晴皺眉抿了下唇,什么也沒說。她站在客房門口,抬手想敲門,舉了兩次都沒敲下去,最后還是回自己房間。

    晚餐很豐盛,魚、蝦、湯、沙拉都是蔣錦業一個人對著食譜完成。他替程知謹拉開椅子待她坐穩才離開,“許久不下廚都生疏,還入得口的就多吃點,覺得不好吃的就不吃。”

    程知謹看著一桌子菜,“這些都是你做的?”

    “從你的表情來看,不相信我的手藝啊。”蔣錦業嘆氣失落。

    “不是,只是沒想到你會親自做菜。”

    “我還會親自吃飯。”蔣錦業像年青小伙子似的開起玩笑。他替她倒杯牛奶,“你坐會兒,我去叫蔣晴。”

    “蔣晴什么時候回來的,怎么沒去找我?”蔣晴要是知道她在這兒一定會第一時間去找她。

    “下午就考完回來了,我看你在睡覺讓她別打擾你。”

    “哦。”

    蔣晴跟著蔣錦業一起下來,還是沒精打采的模樣,程知謹也好奇,“你怎么了?”問蔣晴,還從沒見過她這副樣子。

    “沒什么。”她坐到餐桌邊。

    “沒考好?”程知謹安慰她,“這只是一次模擬考,一次失誤不要緊,以后加倍努力就好。”

    “嗯。”蔣晴聲音淡淡的。

    “吃飯吧,再不吃要涼了。”蔣錦業夾了只蝦到蔣晴碗里,她低著頭拿筷子戳來戳去沒味口的樣子。

    程知謹也沒什么味口,蔣錦業象征性的問了下她暑期補課的安排,蔣晴全程都不在狀態。

    別扭的一頓晚飯過后,程知謹拉著蔣晴去廚房洗碗,蔣晴負責擦干凈水。

    “這兒就我們兩個人,你跟我說實話到底怎么了?”

    盤子在蔣晴手里轉圈,她沉默了半天,突然抬起頭問她:“你會和我爸爸結婚嗎?”

    程知謹手里的盤子差點沒摔到地上,“你……怎么突然這樣問。”

    “我爸爸怎么對你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你沒有拒絕,是為了跟傅紹白賭氣?”

    程知謹沒有立刻回答,遞盤子到水流下沖,水槽聚起白色泡沫,一顆顆破滅。

    “也許吧。”

    “也許!”蔣晴扔下毛巾,“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還懷著孩子!”

    程知謹直直看著她的眼睛,“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好,算我多管閑事。你慢慢洗,我要回房睡美容覺了。”蔣晴扭頭就走,廚房門口碰到拿茶杯下來倒水的蔣錦業,招呼都不打一聲徑直上樓。

    “這孩子,怎么了?”蔣錦業故意問,他一早就在門口聽到兩人對話。

    程知謹笑笑,“大概這回期末沒考好,心情不好。”

    蔣錦業倒水泡茶,“丫頭大了,心事重,我這個做父親的都管不了了。”

    “都有這個階段。”程知謹擱下最后一只盤子,蔣錦業撿起蔣晴剛才的干毛巾,“剩下來的我來做,你去休息。”

    “那我不客氣了。”程知謹取下手套上樓。

    蔣錦業聽著她關房門的聲音才扔下毛巾去院子打電話,“傅紹白那邊有什么動靜?”

    “今晚的飛機,飛西雅圖。現在人已經在機場。”

    蔣錦業微微皺眉,“西雅圖?”

    “他把紀家所有的事都扔下,一個人走。老板,你這招攻心計贏得漂亮。”

    “阮穎,別怪我沒給你機會,你現在跟上去可是最好時機,受傷的男人更需要安慰。”

    “我知道怎么做,他有任何舉動我會第一時間通知老板。”

    蔣錦業掛斷電話,笑著呼出一口氣,一切都按照他設計的發展,一切完美。只要拿到傅紹白手上的u盤,做完最后這一單他就收手,蔣晴和程知謹都喜歡過平凡的生活。

    樓上,程知謹房間的窗戶正對著蔣錦業打電話的方位,她撩開窗簾一角,窺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