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44章
    丫頭們都玩嗨了,客廳有點兒悶,外頭夜色正好。夜風中有梔子花的甜膩香味,程知謹出來透口氣,尋香漫步。不知不覺到后花園,白玉點翠的花朵碗口那么大簇簇綻放壓彎了茂密的墨綠花枝。程知謹站在花樹下,花香連浮躁的情緒都平復了。

    路燈下有人影晃動,程知謹以為是蔣晴出來找她,剛要準備出聲。

    “你來干什么?”蔣錦業的聲音,程知謹下意識隱到花樹后,沒想偷聽,輕手輕腳想離開。

    “我……”女人剛說出一個字程知謹踩到地上枯枝,細微斷裂聲在靜寂的后院特別清晰。

    “誰在哪里!”蔣錦業厲聲大吼,女人慌亂離開,程知謹只模糊看見一點背影有點兒像……阮穎?

    程知謹尷尬得想找個地縫鉆進去,她真沒想偷聽。

    “我看見你了,出來!”蔣錦業語氣很可怕。

    程知謹閉一閉眼睛,硬著頭皮要踏出去。

    “爸,是我。”蔣晴先她一步從另一側花架后出來。程知謹趕緊悄悄返回客廳。

    發現是蔣晴蔣錦業臉色緩和了許多,繃緊的神經都放松,“你躲在那兒干什么?”

    “我怕程老師悶所以出來找找她。”

    蔣錦業臉色急速沉下來,“她在后花園?”

    蔣晴搖搖頭,“沒有。”

    蔣錦業沉默片刻,“進去吧,好好照顧程老師。”他轉身要走。

    “爸。”蔣晴喊住他,“阮穎不是個好女人,她不適合你。程老師是個好女人,她更不適合你。兩個人相愛才能在一起,她已經有相愛的人了。”

    蔣錦業背對著她沒有回身,輕笑一聲,“你還太年青,不是所有相愛的人都可以在一起,也許一開始就是錯的。”他說完邁腿進屋。

    蔣晴在黑暗里嘆一口氣,她倒是希望程知謹能當她‘后媽’,可是她尊重愛情。

    程知謹不動聲色回到客廳,喝了一大口冰檸檬壓驚。還在想剛才那個背影,真的很像阮穎,可是如果是阮穎她慌什么?難道阮穎和蔣先生有什么秘密?

    她想來想去也想不通。

    蔣晴一回客寄就給程知謹收拾包,“走,我讓司機送你回去。”

    “嗯?你剛才還纏著我要玩通宵。”程知謹擱下杯子,也沒真想在這兒待通宵就是蔣晴急風驟雨也變太快了。

    “我看你手機一直在響,一定是我哥等急了,回吧回吧。我哥那脾氣要知道你在我這兒還不殺上門。”蔣晴邊說邊把程知謹往外帶。

    程知謹笑笑同她的朋友告別。

    外頭司機已經準備好,蔣晴送她上車的時候欲言又止,“程老師,我爸……”

    “嗯?”程知謹緊張很怕她會說出讓大家都尷尬的話。

    蔣晴擺擺頭,“沒什么,到家給我打個電話。一定要和我哥要相親相愛白頭到老喲。”

    “小丫頭。”程知謹笑著上車。

    三樓陽臺蔣錦業一直目送程知謹坐的車駛出院子消失不見,執起手機撥通電話,“我有沒有警告過你沒有什么特別的事不準擅自來找我!”

    “對不起蔣先生,實在是……他逼我太緊,他現在不扒出幕后老板絕不會罷休,我現在白天連門都不敢出。”阮穎的聲音極小躲躲閃閃,“老板,他這樣步步緊逼都是為了程家二老,他們現在到底在哪里?”

    “不該你知道的事少打聽。”

    “好,我不問。老板你答應過我,等這件事了了就放我自由希望您言而有信。”

    “當然。這段時間你什么都不用做,傅紹白一定會讓人盯著你。”

    “明白。”

    蔣錦業掛斷電話拆開手機后蓋取卡燒掉。剛剛還因為程知謹生出放棄的念頭,現在決定速戰速決,東西他要,人他也要!

    阮穎蹬掉腳上的鞋子,快活得轉了兩個圈,開香檳。蔣錦業大概做夢都想不到她今晚是故意的,蔣晴開告別派對程知謹一定會去,只要讓程知謹看個影傅紹白就能查到蔣錦業,他絕對有這個能力。到時候她只用坐山觀虎斗,傅紹白贏,她獲得自由;蔣錦業贏,傅紹白和程知謹這輩子都不可能在一起。不管是哪種結果都能讓她高興,何樂而不為。

    車在巷子口停下,司機替程知謹開門。

  &nbs sp;  “謝謝。”程知謹下車。

    “太晚了,我送您到樓下吧。”司機畢恭畢敬。

    程知謹忙擺手,“不用,我自己進去就行了,謝謝。”

    司機看了眼幽深的巷子皺眉,“先生交待一定要安全送程小姐回家。”

    “這條巷子我沒走上萬遍也走了上千遍從沒出過事,替我謝謝你們蔣先生,回吧。”程知謹說完轉身就走,司機也沒好意思堅持。

    程知謹看眼手機,凌晨了,巷子一絲燈光也沒有,壞了的路燈也沒修好。巷子口不時有車經過,燈光閃進來她的影子由長變短消失不見。她抱抱手臂,感覺有些涼。突然竄出一只貓,她不小心踢到嚇了她一跳,野貓低吼著逃竄。

    程知謹拍拍胸口,只是一只貓。莫名的總覺得有人跟著她,她一回頭又什么都沒有,走夜路最怕回頭。她不覺加快腳步,前面那個拐角轉彎就到了,她就一直盯著前面的拐角什么也不想,快點走。

    黑暗中突然伸出的手猛地將她拉進死胡同,嘴被人從后面捂住,那一刻的恐懼幾乎要漲破心臟。她雙手胡亂抓,除了抓到空氣什么攻擊力也沒有。抬腳想踩身后的男人,手臂力氣都顯示是個男人,強大到她根本無力反抗的男人。絲滑的觸感在她手腕繞了一圈像是男人的領帶,猛的束緊,胡亂揮舞的兩只手終于老實。她所有的掙扎都是無用功,絕望比恐懼更可怕。

    她被男人按、趴在墻面,捆、住的雙手舉過頭頂,嘴還被捂著,喊不出聲。她眼淚掉下來,一顆一顆砸在男人手背上,瀕臨崩潰。

    “你還知道怕?”擔心怒火交雜的聲音那樣熟悉,程知謹在黑暗中瞪大眼睛,扭著要回頭。

    “老實點,別動!”傅紹白怒火難消,他打了她半宿電話不接,等了半宿,急了半宿,她再不回來他殺人的心都有了。

    程知謹嘴還被他捂著悶悶的抽泣,傅紹白惱火又心疼。他松手,把她翻了個面對著自己,“知道害怕嗎?還敢不敢把我的話當耳邊風?”

    程知謹咬著顫抖的唇,“把我的手解開。”

    “下次直接換麻繩看你這雙手還要不要。”傅紹白沒好氣純粹嚇唬她。

    啪——清脆一耳光在寂靜的巷子特別響,幾乎是傅紹白松開她手的瞬間那巴掌就貼到他臉上,“傅紹白,你渾蛋!”她剛才真的差點被他嚇暈過去,連死都想到了。

    “我就是渾蛋,渾蛋現在就做渾蛋該做的事!”傅紹白憋了一晚上的火全都爆發出來,肩膀被他抓得生疼,她后背撞在水泥墻面。他的吻暴戾而兇殘,那根本不是吻,是咬。

    程知謹抬手還想打他,半空就被扼住扭到身后。

    “唔……傅……傅紹白!你……你放開……”修長的腿已經分開擠進去危險貼著她。大手粗暴,捏得她生疼,另一手已經摸到她褲扣。她隔著衣服下擺緊緊抓住他的手,羞憤得哭出聲,“傅紹白,你不能這樣……”

    傅紹白喘著粗氣,“你不說我是渾蛋嗎?渾蛋就是這樣粗暴親你上你。”

    程知謹一直哭一直哭,硬是澆涼了傅紹白怒火,他脫下外套披她身上抱她走出死胡同。程知謹眼淚止不住,真嚇著了。

    傅紹白嘆口氣,“你能不能聽話一點。”

    回家,開燈見她眼圈鼻頭都哭紅,有點兒后悔。抱她在沙發坐下還摟在懷里,“我今晚經受的害怕一點也不比你剛才少。”程知謹在他懷里抽泣,說不出話。傅紹白越發心疼,抱緊她,“對不起。以后不管在哪里一定要讓我知道,最好不要外出,學校家里兩點一線。”

    “傅紹白。”她終于開口喊他。

    “你說。”傅紹白聲音已經軟得不像話。

    “如果有一天……我和阮穎遭遇同樣的事,你會怎么做?”

    傅紹白怔了一下,沒直接回答,反問:“你今天見過誰?”

    程知謹眨干眼淚望進他眼睛,“蔣錦業,他和阮穎差點結婚,所以我相信他說的都是真的。”

    傅紹白眼底的變化很微妙,若有所思,蔣錦業。

    “你還沒有回答我。”程知謹盯著他。

    “我不知道。”不是敷衍,傅紹白很認真的回答。

    程知謹眼里失望流動,自嘲笑盈眶的眼淚滑落。

    傅紹白低頭抵著她額頭,“我不想騙你,對假設未知的事我只能說不知道。所有危機時刻都是本能反應,我不知道那個時候自己會是什么樣的本能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