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36章
    程知謹盡量忽略傅紹白的存在,保持微笑,她在上課之前貼心的將英文稿每個同學發一份。

    “《孔雀東南飛》的故事是以真人真事為基礎創作,以劉蘭芝、焦仲卿的愛情和封建家長制的迫害為矛盾沖突線索,揭露封建禮教破壞青年男女幸福的荒唐,歌頌劉蘭芝、焦仲卿的忠貞愛情和反抗精神。篇尾構思男女主死后雙雙化為孔雀的神話,寄托了人們追求戀愛自由和幸福生活的強烈愿望。”

    臺下有小姑娘舉手提問,程知謹作了個請的手勢,小姑娘很有禮貌起立,問:“男女主死后不是都變成蝴蝶的嗎?”

    程知謹笑起來,“那是另一篇故事,也是一篇凄婉動人的愛情故事。”

    陸續有學生舉手,“男女主為什么要死,其實可以有很多種方法解決。”

    “比如?”程知謹課堂氣氛控制得很好與學生互動。

    “人權,*自由,他們可以請律師告野蠻婆婆和哥哥。”

    程知謹攤手,“那個年代父母之命是‘法律’,丈夫的話是‘法律’,女孩在沒有出嫁之前就要按受這種洗腦。”

    “。那太不可思議了。”孩子們嘩然。

    “所以,在那種制度下,男女主的反抗精神和對愛情的忠貞才顯得可貴。”

    孩子們終于都安靜下來聽她講,講臺上的程知謹靈動、流光溢彩,飽滿清麗的的音節有魔力似的吸引人沉心靜聽。她穿是最簡單的白襯衫,藍底白色幾何圖形魚尾裙完美包裹她纖細腰肢和修長大腿,裙擺隨著走路的小腿擺動搖曳,浪漫灑脫好似剛剛游出水面的美人魚。

    傅紹白一點兒都沒聽到她在講什么,只聽到有孩子問她:“老師有男朋友嗎?”

    程知謹大方回答:“老師的前男友變成了別人的丈夫,老師的丈夫變成了前夫。”

    “oh——好遺憾。”

    “程老師會殉情嗎?”傅紹白突然開口,孩子們齊齊轉頭看他,他臉若沉水深邃黑眸一瞬不瞬盯著程知謹,“如果程老師的愛人死了,程老師會殉情嗎?”

    程知謹臉上的表情僵了一秒,回答:“不會。因為殉情我對他的愛就會消失,說好的要愛一生一世,不能言而無信。”

    傅紹白心緒涌動,燦然一笑,“被程老師愛著的那小子真幸福。”

    課堂在這時候被打斷,助理打扮模樣的男人靠著墻根繞到最后一排對傅紹白耳語了幾句。他臉色變了變起身,“抱歉,程老師這樣有趣的課不能聽到最后,希望下次還有機會。”

    傅紹白離開,程知謹松了口氣,心莫名涌起悵然。繼續上課,就一堂課的時間孩子們都喜歡上了這位漂亮的中國老師。

    下課的時候程知謹受到了孩子們熱情邀請,明天下午放學后有bbq,程知謹一向受不住孩子們的熱情,應下。

    上完課的程知謹心情不錯,中午去吃了旅游攻略上五顆心推薦的海鮮湯,果然名不虛傳。

    下午沒有什么事,回酒店睡覺太浪費,刷手機看走哪條攻略舒服又景美。

    “美女,一個人?”很年青的搭訕聲音,程知謹皺眉抬頭,吳奔戴了只□□鏡斜身坐著一條胳膊浪蕩的搭在椅背上,“需要導游嗎?”

    程知謹嘴角上翹,“我窮游,沒錢。”

    吳奔摘下眼睛□□領口,“你不知道這年頭可以刷臉嗎?”

    “我的臉可沒那么大。”

    吳奔笑,問她:“怎么樣?”

    “什么?”

    “很久不見,沒有覺得我有什么變化嗎?”吳奔展示似的抻開雙臂。

    程知謹很認真的看他一遍,“一個鼻子兩只眼一張嘴有什么變化?”

    “沒覺得我變成熟變帥了?我可是每天早上都被自己帥醒。”

    “我猜你肯定帥到沒朋友。”程知謹說得一本正經。

    “你怎么知道?”吳奔那個貧。

    “不然你怎么有功夫來找姐姐玩。”

    吳奔笑起來,“怎么樣,想去哪里玩,全程奉陪。”

    “傅紹白叫你來的?”程知謹直接問。

    “當然不是。”吳奔說得越認真就越是在講假話。

    程知謹也不拆穿他,她只是和傅紹白有問題,吳奔又沒得罪她。

    “有什么好介紹?”她問他。

    “你要熱血激情點的路線還是愜意小清新的?”

    程知謹倒是好奇了,“熱血激情的路線是什么?”

    “比如說脫衣舞店還有……”

    “ok,我選愜意小清新。”程知謹及時打斷他。

    吳奔起身,“let'sgo。”

    是小清新路線的必到之一,許多電影都在這里取景,鮮花隨處可見,草苺幾乎有嬰兒拳頭那么大。 么大。程知謹撿起一顆問吳奔,“這是氣球吹起來的吧。”

    吳奔笑,帶她往里面走,路過花花綠綠糖果屋,玻璃瓶都精致可愛。十五六歲的時候程知謹希望擁有這些色彩繽紛的糖果,只是擺在床頭看就覺得甜。她已經丟掉粉絕少女心很多年了。

    吳奔難得駐足,進去糖果屋挑了一盒。程知謹打趣他,“送給女朋友?”她看眼他手上的酸奶口味,“姑娘是不是小了點?”

    “是送給某人。”吳奔笑著付錢,“戒煙初期是很痛苦的,希望他苦中一點甜。”話頭一起,他講得漫不經心,“其實他的家庭醫生說他現在的狀況真的不適合戒煙,從國內回來他的身體就一直不好,從來不生病的人三天兩頭高熱不退。醫生跟他說了許多遍要靜養靜養,他一句也聽不進每天都要應酬到深夜,一天能睡上四個小時已經是奢侈。”

    程知謹靜靜聽著不作聲,眼眸都不見有波動。吳奔及時收住,“抱歉,不該跟你抱怨我朋友的事。走吧。”

    街邊有魔術表演吸引了不少游客圍觀,眾人都嘖嘖稱奇,程知謹附和著鼓掌卻提不起興奮。

    “那邊有摩天輪,要去坐嗎?”吳奔見她提不起勁。

    程知謹搖搖頭,“不去了。”

    “累了?”

    “嗯,有點兒。”

    “那我送你回酒店。”

    “好。”

    吳奔送她回去小坐了一會兒,走的時候糖果落她房間,她鞋都沒換踩著酒店拖鞋追出去。

    “吳奔——”他剛出大門,她追上去,“你的東西落了。”她走得有些急微微喘著氣,糖果盒塞他懷里。

    “你給我打個電話讓我上去拿就行了。”吳奔笑著揚一揚糖果,“我的那位朋友會很高興,說不定能治療失眠睡個好覺。”

    “是嗎,我看他比任何人都好。”程知謹脫口而出暴露情緒。

    吳奔笑意更深,“看事情不要只看到表象。”

    程知謹不想繼續這個話題,“你明天不用來裝偶遇了,我明天有約。”

    吳奔作了個ok的手勢,走的時候說了句:“玩得開心。”

    程知謹翻來覆去一整夜,最后是怎么睡著的自己都不知道。

    安妮遞杯咖啡她,“昨晚沒睡好?”

    程知謹道謝,“嗯,還在倒時差。”

    “今天下午可以好好去放松下,戶外拓展課會非常有趣。”安妮神秘兮兮。

    “聽上去就很有趣。”程知謹很配合的露出期待。

    下午兩點半準時放學,孩子們表現得異常興奮。校門口停了兩輛豪華保姆車,司機統一制服戴白手套。程知謹問安妮,“他們是?”

    “來接我們的。”安妮拍拍她,“我們上車。”

    “是來接我們去bbq?”程知謹覺得有點兒不可思議。

    安妮笑著擁她上車,車駛過繁華街道,視線所及越來越廣闊。

    “程老師運氣很好。”安妮突然跟她說。

    “什么?”程知謹還滿心疑惑。

    “這次的戶外拓展活動在私人古堡,所有花銷都是主人贊助,真是個好心的人。”

    “確實是好人。”程知謹還真開始好奇了。

    車開了許久轉入林蔭道,安妮告訴她,這是去古堡的專用道,未經允許陌生車輛開到這里是要付法律責任的。

    車均速行進,層層綠蔭中漸漸露出紅瓦屋頂,陽光一灑越發奪目。綠蔭環繞中灰泥墻地中海特色的古堡矜貴神秘,像它的主人一般。

    古堡有18個臥室,20個衛生間,高爾夫球場和游泳池是標配,私人影院、酒窖都令人嘆為觀止。負責打理古堡的是位英國女人,四十歲,頭發梳得一絲不茍挽在腦后。

    “歡迎各位,希望各位能在這里度過美好的時光。”標準英式管家,說話,笑容,動作都是經過專業訓練。

    “謝謝你奧利弗。”安妮給了她一個熱情擁抱。

    “先生已經交待好,這邊請。”奧利弗根本一絲都沒被她的熱情感染,孩子們看古堡里什么都是稀奇的到處都是腳印。

    修剪齊整草坪已經準備好了烤具、食物和新鮮水果,開闊視線是一片葡萄園,枝與蔓在風中纏綿。

    孩子們早就食指大動開始自給自足,安妮見程知謹還有些拘謹安慰她道:“奧利弗其實是外冷內熱,這里的主人也非常好,你要喜歡可以隨便參觀。”

    程知謹往樓上看了一眼,“剛才繞過主廳來花園的時候我看見二樓露臺有一間玻璃花房,很漂亮。”

    “那不是花房,是先生的書房。”奧利弗突然現身,程知謹尷尬了一下,“我可以進去看看嗎?”

    奧利弗略微遲疑向秒,回答:“可以。”

    程知謹喜出望外,“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