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22章
    “愛一個人不會設計她,引紀蔓找上門,校門口挨打瘋傳的視頻,一環扣一環逼她跳進你設好的溫柔陷阱,這就是你愛她的方式?”

    傅紹白出手扼住她咽喉身子折向欄桿,她恐懼五官移位雙手胡亂抓緊他手臂整個人搖搖欲墜,他再用點力她直接就要從頂樓翻下去。

    “傅紹白,你籌劃了這么多年做夢都想完成的事,就為了一個女人要放棄嗎!”阮穎臉充血漲紅,說話都困難。

    “你知道多少?”傅紹白陰冷暴戾。

    “……所有。”阮穎呼吸都開始變得困難,“程知謹已經愛上你了,你說什么她都會信。你再不動手錯過時機功敗垂成,她也會有危險,今天的事只是一個小小的提醒!”

    “回去告訴你老板,還想完成交易別插手我的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他拉她回來。阮穎嚇得腿軟跌倒在地上劇烈咳嗽。

    傅紹白轉身,“離程知謹遠一點,下一次,我不會手軟。”

    “現在只有我能幫你!”阮穎在他身后大喊,傅紹白關上天臺的門。

    吳奔送衣服來不見傅紹白,問程知謹,她也不知道。

    “你大哥從來都是這樣神出鬼沒嗎?”程知謹有些惱,明明說陪著她卻總是這樣突然消失。

    吳奔撓撓后腦,“我哥……要是不想人找他,還真沒幾個人能找到他。”

    “包括我?”程知謹失落。

    “這個……”吳奔不知怎么答,就是他們幾個親如手足的兄弟對大哥也不是全然了解。

    病房門在這個時候開了,傅紹白進來,“你這么快就來了。”吳奔直沖他眨眼,“我沒來多久,大嫂等了你很久。”

    傅紹白了解,吳奔很識相的消失。

    “生氣了?”傅紹白笑著過去。

    “沒有。”程知謹收拾衣服要去浴室換。傅紹白攬住她,“臉上都寫著了,還說沒有。”程知謹轉身,“我臉上寫什么了?”

    “傅太很生氣,后果很嚴重。”傅紹白一本正經。

    程知謹破功,伸手就往他腰間軟肉掐,其它位置掐不起。

    “又不接我電話,再敢不接我電話……”她就不是放狠話的人,想了半天都想不出怎么懲罰他好。

    傅紹白好心獻策,低頭到她耳邊說了四個字。程知謹臉紅得要飚血,“流氓,下流!”傅紹白咬著她耳垂,“我只對你一個人流氓。”

    程知謹推他被他收進懷抱,“傅太太,幸福嗎?”

    “嗯。”程知謹抱緊他。

    “幸福可以積分的吧,你每感到幸福一次給我記十分,積到一定數額我就可以兌換一個愿望。”

    程知謹抬頭望他,“為什么只給你記分?”

    傅紹白將她的臉貼進自己心口,“因為只有我會需要。”

    “傅先生,不好這樣耍無賴的吧,我也有很多愿望。”

    “不用你積分,什么愿望我都可以幫你實現。”傅紹白松開她,“不相信?”

    程知謹搖搖頭,“我對你最大的愿望是陪我一起慢慢變老。”最簡單卻最難得的愿望。

    傅紹白只說了一個字:“好。”一個字一輩的承諾。

    吳奔開車,程知謹問他昨晚去哪兒,他含糊答了句,喝多了。程知謹看見阮穎從吳奔那兒搬走就知道發生了什么,沒再多問,轉頭看傅紹白,唇語:“你怎么解決掉阮穎的?”

    傅紹白手舉到她面前動動腕,示意,手腕。

    程知謹說了句:“腹黑。”

    傅紹白當是夸獎,清清嗓子,“下周日母親節,第一個母親節你看我給岳母大人準備什么禮物合適?”

    程知謹嘆口氣,“我得先確認我爸媽這會兒在哪兒。每個月底他們都會給我寄一張明信片和紀念品報平安,這次已經晚了一個星期。”

    傅紹白眼底微妙流轉,“也許是郵遞的問題。”

    “希望如此。”

    “你從來不主動聯系他們?”傅紹白問她。

    “開始那幾年我還能聯系上,最近幾年我爸媽神神秘秘的,有時候衛星電話也聯系不上。我問他們,他們就含糊過去好像不想讓我知道。”

    “所以他們的事你一點也不清楚?”傅紹白追問。

    程知謹搖頭,“我只知道他們世界各地到處跑,其實我一直不贊成爸媽參加探險,太危險。但老人興趣所至我也沒辦法。”

    “你不好奇?”

    “我好奇心沒那重重。只要身體條件允許我還是支持老人走出去,不是說生命在于運動嗎 運動嗎。”

    “他們最后一次給你寄的東西是什么時候?”傅紹白一直在追問程知謹父母的事。

    程知謹想了想,“上個月,遇到你之前的幾天。一個小紀念品包得很漂亮到現在都忘了拆,我當時只看了報平安的名信片。”

    傅紹白背突然繃緊了一下,問她:“在哪里?”

    “應該是放到柜子頂上的儲物盒里。”

    “吳奔,開快一點。”傅紹白的反應讓程知謹奇怪,“你好像很緊張我爸媽的事?”

    “當然緊張,要是岳父岳母不認我這個三無女婿怎么辦。”傅紹白從頭至尾微妙的情緒波動都控制得非常好。

    程知謹雖然當他是開玩笑,但這也是確實存在的問題。

    “我爸應該會喜歡你,他喜歡有內涵的人;我媽……估計會問你工作、房子、收入。”岳母綜合癥,不管多有學識多有修養的媽媽都一樣。

    “不過,我們證都扯了,就算我媽不同意也不會逼我離婚。”程知謹打包票。

    “最保險是盡快給二老懷個小外孫那就萬無一失了。”一直沉默的吳奔終于憋不住獻計。

    程知謹倒是沒想這么多,她雖喜歡孩子也要順其自然。

    “認真開你的車!”傅紹白聲色俱厲。程知謹聽著心有黯然,他不喜歡孩子嗎?

    一到家程知謹就找出東西,四四方方的小盒子包得很漂亮拆開是一條藍寶石項鏈,傅紹白瞧了一眼有些失望。

    “他們上個月在斯里蘭卡。”

    “你怎么知道?”程知謹驚訝。

    “只有那里出這樣高質品的藍寶石。”傅紹白捻出項鏈攏開程知謹長發替她戴上,白皙修長頸項一點湖藍點綴整個人都熠熠生輝,“很漂亮。”

    程知謹笑,“是人漂亮還是項鏈漂亮?”

    “項鏈……”傅紹白話還沒說完程知謹就掐他,兩人打打鬧鬧倒床上。傅紹白跪在床上制住她手腳,“話還沒說完,項鏈哪有我老婆漂亮。”

    程知謹掙開手摟住他脖子,“傅先生,你說什么愿望都可以幫我實現還算不算數?”

    傅紹白蹙眉望她,“聽傅太太的口氣像是挖了個坑在等我。”

    “是啊,挖了個大坑,傅先生敢不敢?”程知謹歪著頭笑。

    “有多大,嗯?我看看,有多大。”他大手作亂,程知謹翻身起來騎坐在他身上,直直望進他眼睛,“我想要一個能戴這項鏈的女兒。”

    “我想要兒子,女兒太嬌氣。”傅紹白應對坦然,“但是,你才剛從醫院回來,今天就下種我怕別人說我禽獸。”

    “你禽獸還用別人說。”程知謹做出一臉驚訝狀。

    “傅太太,你在惹火知道嗎!”霸道總裁經典臺詞。

    “傅先生,你懂得挺多……啊——”

    最終傅先生也沒撒成種,大姨媽來敲門。

    一大早就聽見程知謹在床上哼哼嘰嘰,傅紹白灌了熱水袋替她揉肚子,“疼成這樣,今天別去上課我送你去醫院。”

    程知謹揪住他袖口,“哪有人姨媽疼去醫院的。”

    “現在就有了。”傅紹白掀被子要抱人。

    程知謹卷成蝦米,“你給我去買止疼藥吧,去醫院醫生也是開止疼藥。”

    傅紹白手掌熱熱貼著她小腹,“真的只用止疼藥就行?”

    “嗯。”程知謹直點頭。

    傅紹白替她蓋好被子,“我很快回來。”

    程知謹在床上翻來翻去,疼。今天上午有她的課,傅紹白是絕對不會讓她這個樣子去學校,其實以前忍著去上課忍一忍就過去了。

    她給喬老師發短信調課,“喬老師,我今天有點不舒服能不能跟你調下午的課。”

    喬老師:“很嚴重嗎?是不是昨天落水很嚴重?”

    程知謹:“不是不是,我……特殊情況。”

    喬老師:“大姨媽?”女人真是一猜一個準。

    程知謹:“嗯。”

    喬老師:“你這都有老公了還疼,灌溉不給力啊!”

    程知謹:“……”以前大學寢室只要誰姨媽疼,其她人就會說,找個男人治治吧,多灌溉就好了。事實證明,那都是假的!

    “灌溉不給力?”傅紹白剛好回來瞧了個正著。

    程知謹驚悚,“你走路都不出聲的!”

    “是你發短信太專心沒聽見。”傅紹白抽走她手機,“我看看什么灌溉不給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