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9章 動情的男人
    收假第一天程知謹上課差點遲到,要上的課也沒備完。昨晚她再三告訴傅紹白她要早睡,他給了句:“只要你睡得著。”然后,折騰到半夜。不光是身體累,愛到極致他在她耳邊說的那些葷話她只要一回想都臉紅心跳。

    程知謹很想知道別人新婚是怎么樣,也是這樣毫無節制嗎!

    辦公室同事遇著她都夸她精神煥發面色紅潤,說得程知謹臉披霞紅。

    三(二)班全班同學起立歡迎她歸校,五十五朵紙玫瑰是每一個學生親手折的,蔣晴也乖乖回校上課。

    人生真的很妙,前二十五年程知謹過得如一潭死水,短短三十六天她體會了這輩子所有的驚心動魄。她很幸運,因為傅紹白。她想,如果她和他不能白頭到老,她后半生一定會在平淡中死去,她再也不會愛上別的男人。

    案邊手機震動,程知謹剛上完課,點開短信:傅太太,我生病了。——傅紹白

    程知謹放下懷里教案回復:什么病?哪里不舒服?

    傅紹白:相思病。

    程知謹哭笑不得,這人!

    傅紹白:傅太太,想我嗎?

    程知謹:不想。

    傅紹白:約不約?

    程知謹:滾。

    傅紹白:我問你午飯約不約,你在想什么?

    程知謹臉紅了,手機突然唱起來,她按下接通:“傅先生你是不是太無聊了……”

    “程老師。”阮穎的聲音。

    程知謹楞了一下,“阮小姐?你怎么會有我的電話?”

    “吳奔告訴我的,是不是打擾到你了?”

    “沒有,我剛下課,你有事?”

    “我剛好在你們學校附近,中午想請你吃飯。”哪有那么巧。

    程知謹看了眼表,其實不太想去。

    阮穎加了句:“我想謝謝你和紹白肯讓我留下來。”是的,昨晚傅紹白故意輸給了吳奔。

    阮穎一口一句‘紹白’聽得程知謹心里怪怪的,“好。你訂位子我上完課就來。”

    程知謹沒有告訴傅紹白阮穎約她的事。

    “程老師,這邊。”阮穎坐在靠窗的位子朝她招手。

    “不好意思讓你久等。”程知謹在她對面坐下。

    阮穎親自替她倒茶,“也沒等多久。”

    “其實,你不需要這樣,要相處的是你們兩個人,如果你們覺得開心不用在意旁人的目光。”程知謹向來喜歡開門見山。

    阮穎笑一笑,“我跟吳奔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只把他當弟弟。我心里已經有鐘愛的男人。”

    程知謹喝一口茶,燙到舌頭,她擱下茶杯,“他知道嗎?”

    “知道。”阮穎答得坦蕩蕩。

    就因為她這樣坦蕩程知謹才覺得不舒服,既然不愛又為什么要共處一室。

    “你不覺得這樣對吳奔很不公平嗎?”

    阮穎依舊笑,“他愿意。”

    是啊,不管有多少阻力架不住他愿意。程知謹終于可以明白傅紹擔心吳奔的心情。

    “阮小姐,可能我接下來說的話會讓你不舒服,提前跟你說聲抱歉。我不知道你們的過往,但我看得出吳奔對你是真心,為了你,他甚至跟敬重如父的大哥動手。我想,你這輩子再也遇不到一個像他那樣愛你的男人。不管你愛不愛他,起碼給他尊重,每一份真摯的感情都值得尊重。你肆無忌憚揮霍別人的真心,終有一天會自食苦果。”程知謹抱歉微笑,“我多話了。”

    阮穎搖頭,“你說得對。我的真心也是被人肆無忌憚摔碎了踩進爛泥,我等著看他自食惡果。”

    程知謹覺得她有點兒偏激,“阮小姐……”

    “你不好奇那個男人是誰嗎?”阮穎無理打斷她。

    “我對別人的事一向沒什么興趣。”程知謹覺得胸口堵得慌,喝一大口茶,涼了,苦得舌頭發澀。

    阮穎點點頭,“對紹白的事感興趣嗎?”

    程知謹微微皺眉,“可以聽聽。”

    阮穎手指沿著杯沿劃圈,那是一個很具挑、逗的動作,要是對面坐的是個男人一定會被迷住。

    “紹白以前喜歡奔放熱情的女人,他覺得外表正經的女人太無趣而且虛偽。特別是那種幾天就經不住誘、惑自己送上、床的太低級,玩幾天就膩了。”

    程知謹推一推茶杯,“你不說‘紹白’我還以為你說的是另外一個人。我有眼睛,只相信自己親眼見到的。”她從包里抽出鈔票,“謝謝你的邀請,我喜歡aa。我還有課,再見。”

    阮穎望著她背影笑,謊言容易越說越爽,因為謊言比現實美好,但謊言像多米諾骨牌,說一個要十個來圓,最后難以自拔。

    傅紹白等到太陽落山都沒見程知謹回來,手機打不通。電視里正在放社會新聞,八車追尾死傷慘重;女孩失蹤,找到尸體傷痕累累……他坐不住了,拿鑰匙下樓。

    阮穎攔在樓道口,一手撐著墻壁媚眼如絲,“這就擔心了?擔心她會有我一樣的遭遇?會心痛嗎?以前那個心狠手辣,六親不認的傅紹白學會玩情了。”

    “讓開。”傅紹白臉色無瀾,淡漠的聲音帶著一絲尖銳。阮穎知道那是他發怒的前兆,能惹怒傅紹白,也是一種樂趣。

    她走近他,指尖在他胸口劃圈,“每天對著一個女人不無趣嗎?”

    傅紹白扼住她手腕,她痛得身子往下滑,眼眶紅了:“傅紹白你不能這樣對我,你說過會對我負責,現在你卻愛上別的女人!”負責有很多種唯獨不是愛情。

    “你去找過她了。”傅紹白說的是肯定語。

    阮穎已經癱坐在地上,手腕一圈都紅腫,“對,我去找過她,就在今天中午。”她仰起頭淚打轉還在笑,“想知道我跟她說了什么嗎?不想知道嗎?”

    “我會讓她自己告訴我。”傅紹白最后看她的那一眼是憐憫。他可憐她,比厭惡她更傷人。她在他眼里只是一個愛而不得的乞丐。

    傅紹白剛出巷子,程知謹從出租車上下來,左腿一拐一拐。傅紹白沖過抱得她快要喘不過氣,“傅紹白……我……我要喘不過氣了!”

    傅紹白低頭吻她,不能說是吻,是咬。她分明感覺唇上傳來疼痛,好像還有腥甜味。這不是他認識的傅紹白,又像是她認識的傅紹白。他抱著她,第一次心跳這樣快像是被人裝上定時器隨時會引爆,他知道那種感覺叫害怕。也許是害怕真相會比預期來得快,也許是害怕他居然會害怕。傅紹白的人生里從來只有目標,沒有畏懼。

    她打他后背,唇咬破了,疼。

    他終于放開她,兇神惡煞,“再敢到點不回家打電話不接信不信我把你關起來!”倒像生氣又擔心女兒的‘父親’。

    程知謹都痛笑了,“上課手機設了靜音。我又不是未成年少女,還有門禁?而且現在才七點鐘。”

    傅紹白看一眼她的腿,“腳怎么了?”

    程知謹整個人掛他脖子上,“中午沒吃飯,下午放學胃病犯了,去藥店買藥鞋跟斷了。你說我是不是得去找個大師算算看五行缺什么這樣倒霉。”

    傅紹白攔腰抱起她,“五行缺心眼。”

    “你才缺心眼!”嘴部運動太大扯到傷口,“嘴成這樣明天怎么去上課,都怪你,都怪你!”拳頭落在身上,傅紹白覺得比撈癢還舒服。

    傅紹白做西餐還湊合,中餐……就是簡單的下個面條程知謹都找不出一個贊美詞。

    有總比沒有好,苦不苦,想想長征二萬五。程知謹咬著牙填飽肚子,傅紹白坐她對面,“中午怎么不吃飯?”

    程知謹臉都快埋進大湯碗里,“忘了。”

    “喘氣你怎么不忘了?”

    程知謹瞪他一眼,“我現在是病號,胃病不能氣。”

    傅紹白眉毛都沒動一下盯著她,“你沒有什么要跟我說的?”

    “沒有。”她的臉又埋進碗里。

    “程知謹我問你最后一遍,真沒有?”

    “……”她沉默了片刻,從大湯碗里抬起頭,“我在你眼里奔放性感嗎?”

    傅紹白繃著的臉終于笑了,“這個問題,意有所指。”桌下他的腿伸過來刮在她小腿皮膚上,“是暗示嗎?”程知謹觸電似的被刮過的那一塊又麻又癢,她抬腳踢他,“別鬧,我肚子餓著呢。”

    “地主家余糧都要爆倉了,晚上喂飽你。”他邪惡的長腿已經滑到她腿根。

    “下流!”程知謹紅著臉踢他。她推開碗很認真的問他:“男人是不是都喜歡熱情奔放又性感的女人?”

    “低俗。”這回換傅紹白對她嗤之以鼻了。

    “那你喜歡什么樣的?”她非常非常認真的問。

    “客廳淑女,臥室小野貓。”

    “低俗!”程知謹原話還給他。她起身去洗碗,離開他視線范圍外的瞬間他分明看見她嘴角下彎的失落。

    傅紹白當下決定,阮穎不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