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16章 疼女人的男人
    夜深,愛不眠,月光從大紅的窗花篩進臥室投下一地妖嬈的影。

    平滑的實木床架快要被程知謹反手抓出指痕,愈發洶涌的沖擊,她咬著唇沒忍住叫出來。傅紹白滿意了,他現在除了調戲她還多了一樣愛好,變著花樣愛她。

    他抱著她越睡越清醒,喊她一聲,“程知謹?”

    她眼睛都沒睜,喃喃應他,“嗯。“

    “你和蔣晴剛才在說什么?”他問她。

    “吳奔。”

    “蔣晴喜歡吳奔?”

    程知謹潛意識里驚訝得想睜眼睛,睜不開,“你怎么知道?”

    “吳奔是我弟弟有女人緣很正常。”

    程知謹撇嘴,“自戀狂。那你們又在外面聊什么?”

    “女人。”他倒是不藏著。

    “沒有撒謊。”程知謹滿意笑笑。

    “嗯?”

    “男人在一起不聊女人才不正常。”

    “你覺得你老公是那么膚淺的人嗎?”

    程知謹笑:“這個膚淺可以有。比起欣賞我內涵才娶我還不如喜歡我漂亮這個理由,你不是說你對我一見鐘情嗎。”

    傅紹在黑暗中沉默,片刻,他擁緊她,“睡吧。”

    不速之客總喜歡擾人清夢,程知謹和傅紹白‘談心’了半夜,一大早就被電話吵醒。她閉著眼睛從被子伸出手摸到手機,“喂~~”

    “程老師嗎,我是阮穎。”女人的聲音清麗婉轉。

    “阮穎?不認識。”程知謹還沒睡醒要掛電話。

    “我知道蔣晴在你那里她爸爸讓我來接她我現在在你家門口。”阮穎一口氣說完。

    程知謹驀的睜開眼睛,“阮穎!”

    傅紹白也醒了,“什么事?”

    “蔣晴的后媽。”程知謹趕緊起身穿衣服去浴室。

    傅紹白也跟著起來,“你剛才喊誰的名字。”

    她邊刷牙邊答:“蔣錦業的未婚妻阮穎。”

    傅紹白眉心皺了皺。

    程知謹洗把臉出去換衣服開門,這是她第二次見阮穎與上次的感覺不同。阮穎一身素色,大波浪的卷發也順直,淺眉淡唇頗有洗凈鉛華的味道,別有一番韻味,連作為女人的程知謹也覺賞心悅目。

    “程老師你好,冒昧打擾,見諒。”阮穎連尖銳的氣勢都平緩了許多。

    “也談不上打擾,阮小姐是來接蔣晴的?”程知謹開門見山。

    阮穎笑一笑,“程老師喜歡站在門口談話?”

    程知謹側身讓開,“請進。”

    阮穎抬腳要進去,隔壁的門開了,吳奔臉上掛著彩出來。阮穎怔了一下,“吳奔……你的臉怎么了?”

    “沒什么,不小心摔的。”吳奔站在門口,蔣晴在房間抻著懶腰問他,“你和誰說話呢?”

    阮穎調轉了腳步推開吳奔的門,蔣晴看到她像見鬼似的,大叫:“啊——”

    吳奔趕緊過去捂住她的嘴。

    “你們兩個……”阮穎都不知道原來自己會失落。她知道吳奔喜歡她,她拿他當弟弟,卻接受不了唯一真心愛她的男人有一天會愛上別人。

    “阮小姐你別誤會。”程知謹作為老師有必要解釋清楚,“蔣晴只是在這里借住,他兩一個睡床一個睡沙發絕對沒有發生過任何越軌的事。”

    確實如此,在吳奔眼里蔣晴不過是個沒長大的黃毛丫頭。

    阮穎笑著望吳奔,“我相信。”

    蔣晴扒開吳奔的手沖阮穎嚷:“你來干什么,這里沒有人歡迎你,馬上滾!”

    “蔣晴。”程知謹示意她別激動。

    阮穎絲毫沒在意,“放心,我不是來帶你回去,只是來傳個話。”她舉起左手,“我和你爸爸已經解除婚約,我不會嫁給你爸爸,你回不回家與我無關。”

    吳奔臉色沉下去,她說解除婚約他一點兒也沒感到喜悅,他知道不是因為他。

    蔣晴楞住,這個女人怎么突然轉性了。程知謹手肘碰碰她拉她回神,蔣晴盯著阮穎,“你到這兒來就是為了跟我說這個?”

    “雖然我跟你爸爸不會結婚,但是蔣家和紀家的婚事還是作數。”阮穎從包里拿出請柬,“紀太太下周六生日,你爸爸發了話你一定得到,否則就脫離父女關系。”她手里是兩張請柬,轉頭看程知謹,“這是程老師的,紀先生也希望程老師攜先生蒞臨。”

    這倒是出乎程知謹意料,她沒接,“我和紀先生真不熟,替我謝謝他的邀請。”

    阮穎直接擱到桌上,“紀先生的意思,你不去蔣大小姐也難到場,程老師總不會想看到父女決裂吧。”

    蔣晴倒是有 晴倒是有點慌,拉拉程知謹,“老師,你就陪我去吧,我一個人害怕。不是你說我最好能見一見紀以南當面跟他說清楚嗎。”

    程知謹心里是一百個不愿意去紀家。

    “我們去。”傅紹白不知是時候在門口的,欣然應下邀請。

    程知謹給他使眼色,傅紹白笑著過去,“再眨眼睛要抽筋了。”

    阮穎都不知道天底下最無情的男人竟然也會這樣寵著一個女人。

    “程老師,你就陪我去吧,求求你了。”蔣晴搖程知謹手臂。程知謹看傅紹白,“我真的不想去。”

    傅紹白摟著她肩膀,“什么都不用想,我們就去秀秀恩愛,然后警告某些心懷不良的人別打我老婆主意!”

    程知謹伸手掐他不讓他不要胡說。

    “程老師和先生真是恩愛。請柬和話我都帶到,去不去在你們自己。”阮穎離開時的笑容有種詭異的痛快,越真就越容不得一點點欺騙,好好享受最后的美好時光,程知謹。

    “程老師,求求你了——”蔣晴一直纏著程知謹,從這個房間追到那個房間。

    吳奔默默去倒茶雙手遞給傅紹白,“對不起哥,我昨天不該對你動手,不會再有下次。”

    傅紹白不接,“等你真正想通了再來跟我說。”剛才他看阮穎的眼神傅紹白就知道,他放不下。

    程知謹最終還是答應了陪蔣晴去紀家參加壽宴,條件是她必須馬上回家。蔣晴同意,吳奔送她回去。

    “為什么要答應?”程知謹躺沙發上越想越不想去,書也看不進了。

    “什么?”傅紹白修長手指敲鍵盤的時候比彈鋼琴還好看。

    程知謹把書蓋在臉上,“我覺得我們是在自找麻煩,上次你又不是沒有見識過紀太太的厲害。”

    “放心,她找你麻煩是給自己難堪。”他敲下最后一個字母,“好了。明天家里要來人。”

    “什么人?”

    傅紹白合上筆記本起身,“我們這次是光明正大去赴宴,衣服不能太隨便,我約了上門定制。”

    程知謹臉上的書掉地上,“我們就是陪蔣晴去而已需要這么隆重嗎?”

    傅紹白隔著沙發靠椅探身親她一口,“我老婆怎么會只是陪襯,你要適應萬眾矚目。”

    “夸張。”程知謹仰著臉望他,“傅先生知不知道隨便一個小有名氣的設計師量身做一套西裝都是八千,這還不包括上、門、服、務、費。”

    “我約的設計師免費。”傅紹白一點兒也沒在擔心錢的問題。

    “你朋友?”

    “算是。”

    程知謹撐著身子坐起來,“就算是很好的朋友也不好意思讓別人免費做,大概需要多少,我去取錢。”

    傅紹白皺眉,難倒他了,“大概……幾百塊吧。”

    “這么便宜還是上、門、服、務?小裁縫?”

    傅紹白點頭,“懷材不遇的小裁縫,手藝不錯。”

    “那我們更要付錢了,等量完尺寸我來說。”

    傅紹白按一下額角r這會兒應該已經上飛機,希望他機靈點。

    r李摘下眼鏡程知謹才知道原來他是個男的,長發飄飄手提包還是中性。見著程知謹的時候也和吳奔一樣的反應,好奇。

    “傅太太好,我是peter李很榮幸為您服務。”好國際好專業,程知謹都不習慣,“李先生你好,你叫我程老師就好。”

    “老師?傅先生的愛好真特別。”傅紹白眼風掃過,他馬上收住胡說八道,替她量尺寸:“傅太太有沒有什么要求,盡管說,我一定盡善盡美讓您滿意。”

    程知謹擺手,“沒什么要求,簡單就好。還有就是,你算一下我們這兩套衣服多少錢。”

    “免費。傅先生是我的終身免費vvvip顧客,傅太太同樣有效。”

    傅紹白瞇了下眼,表現還不錯。

    “那你一般給別人做套衣服多少錢?”程知謹側面問。

    r收軟尺,“這個不定,像女生的禮服復雜的一套就得十幾二十……”那個‘萬’字被傅紹白及時剜住r咽口口水。

    “十幾什么?”程知謹還追問。

    r內心里抓狂的,不自覺的望傅紹白,他全程沒說過一句話但強大的氣場始終牢牢控制著全局。要不是金融危機傅紹白救了他一手創立的品牌免于落入流水線商手里,他才不伺候這位爺,簡直是伴君如伴虎。

    “十幾二十……幾百塊?”問傅紹白。

    傅紹白清清嗓子,“差不多。”

    r松口氣,差一點兒就是滅頂之災啊。

    宴會前一天,禮服準時送到,寄的國際快遞。傅紹白是經典黑西裝,程知謹是白色魚尾長裙,細條鏤空從兩肩s線型經過腰間一直延伸到腳裸,典雅高貴恰到好處的女人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