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我的神秘老公 > 第6章 炙手可熱的男人
    因禍得福,校方最后對程知謹的處理是——放婚假,等她休完婚假回來視頻的事已經過了,投訴的家長也平息。主任為首的一班同事都等著喝程知謹喜酒,現在她最著急紀以南的車。

    “喂,傅紹白,你在哪兒?”程知謹攔車急著往家趕。

    “早上我們才分開這么快就想我了?”傅紹白時刻不忘調、戲她。

    “快說,在哪兒,是不是在家?我在車上了馬上到家。”

    “這么心急?我洗好澡等你。”

    “別開玩笑,我真有事找你。”

    傅紹白低笑,“我在路上。”

    “等你啊。”程知謹呼出一口氣,出租車突然急剎,她差點撞到前面座椅。

    司機傾出半個身子對著橫向殺出的豪華房車怒吼:“會不會開車,找死啊!”

    房車的司機下來徑直繞到后車廂敲程知謹窗戶,車窗降下。

    “程知謹小姐嗎,有人想見你,請。”司機很禮貌,但程知謹一點兒也沒感到是被邀請不是強迫。

    程知謹付錢下車,反正前面走兩步就到家。

    房車的門開了,女人一身珠光寶氣保養很好看上去四十開外。她上下打量程知謹一番才開口,“看上去不像輕浮隨便的女孩子。”

    程知謹大大方方過去,“我好像不認識您。”

    “我姓傅,紀以南是我兒子。”傅清玲不冷不熱開口。

    程知謹心惴惴起來,“紀太太找我有事?”

    傅清玲很不客氣,“有沒有事程小姐心里不清楚嗎?”

    程知謹有點兒心虛,“紀先生的車我會盡快幫他要回來,那是個誤會。”

    “我很希望只是誤會。今天有位嚴先生來紀家還車連聲道歉說他有眼不識泰山,我細問之下才知道我兒子最喜歡的車都舍得就為了幫你。如果我沒記錯,程小姐跟我女兒搶男人還去鬧了我女兒的婚禮讓我們紀家丟臉。你現在搭上我兒子,很難讓我相信這件事只是誤會那么單純。”

    程知謹楞了好半天終于聽明白是怎么回事,吸口氣慢慢理順,“婚禮的事我很抱歉,但是紀太太這樣顛倒黑白還硬要把我編進八點檔倫理狗血劇,報歉我真的沒那么閑。”她繞開要走。

    “你什么態度!”傅清玲攔住她,“不管你和蘇銘以前是什么關系,他現在是我女兒的老公你再怎么不甘心也沒用。我警告你別耍花招離我兒子遠一點,否則……”

    “否則什么?”傅紹白都不知是什么時候到的手里倒拎著一大束花,眼睛只看程知謹,“我知道你喜歡百合回來的路上看花開得好就買了一束,有沒有回禮?”他側一側臉索吻,旁若無人的秀恩愛。

    傅紹白及時出現幫程知謹解圍她還是感激的。

    傅清玲的表情就有些奇怪了。

    傅紹白轉過頭,“這位是……?”

    “我們去參加過婚禮的紀家紀太太。”程知謹提醒。

    “哦——”傅紹白彎唇點頭,“原來是紀太太,不過,紀太太不是應該在家管教女兒女婿嗎怎么有空來這兒?難道是想鬧一鬧我們的婚禮替女兒出氣?”

    “你……”傅清玲奇怪得說話都有點兒結巴了,也沒了之前的強勢,“我會看著你們兩……別想瞞天過海!”扭頭就上房車。

    程知謹都沒想到傅清玲這么容易就被打發走。

    “沒事吧?”傅紹白問她,“你剛才在電話里找我什么事?”

    程知謹嘆口氣,“現在沒事了。”

    “嗯?”傅紹白不解。

    “那個嚴老板今天找到我學校要車,紀以南用自己的瑪莎拉蒂替我抵給他,他才沒在學校鬧事。聽紀太太說嚴老板已經把車還回去,所以沒事了。”

    傅紹白挑眉,“你好像對紀以南的印象不錯。”

    程知謹起腳往家走,“比對你的好。”隨口一句。

    傅紹白上心了,“當真?”很介意。

    程知謹沒理他。

    傅紹白望著她背影,拿出手機撥了個電話,“我改主意了,準時赴紀以南的局。”

    紀以南接到電話匆匆從老宅出發,出門時碰到剛回來的傅清玲。

    “媽。”

    傅清玲像是沒聽見,紀以南走近一點,“媽?”

    “啊?”傅清玲回神,“什么事?”

    紀以南微微皺眉,“媽,你怎么了?”

    傅清玲撐著額頭,“沒事,媽媽能 媽媽能有什么事。”看一眼他裝束,“你要出門?”

    “嗯,要去見個人。”

    “什么人?”傅清玲追問。

    “一個……很神秘的人。”神秘到紀以南都想親自見一見。

    “程知謹?”傅清玲直接問出來。

    紀以南楞了一下,“當然不是。不過,媽,你答應了不插手我的事。”

    “不是媽媽要插手你的事,婚姻大事不能草率,你看你妹妹現在過得……”

    “媽,我趕時間。”紀以南完全不知她在說什么。

    “等等。”傅清玲叫住他,“程知謹有未婚夫你知不知道,兩人馬上就要結婚了。她那個未婚夫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哪里人?”

    紀以南點點表盤,“媽,我真的趕時間。”匆匆上車。

    傅清玲看著他的車走遠,有些失魂落魄。

    紀以南足足提前一個小時安排飯局,親自挑選紅酒搭配菜式,還請了意大利名廚主廚,這個大廚本來是預備給傅清玲過生日。

    這樣鄭重其事,傅紹白絕對受得起。多少商界名流排著隊想請傅紹白都沒機會,都是只聞其名不見其人。

    紀以南枯等了四個小時連傅紹白的影子都沒見著。

    對,傅紹白就是擺明了耍他。

    傅紹白助理電話一直是關機狀態,紀以南怒極,手機擲出去摔得四分五裂。

    “傅紹白,你有種!”

    隨從趕緊收拾了手機碎片上前,“紀少,要不我直接帶人去程知謹家,一定能找到人。”

    紀以南松開領口慢慢冷靜下來,問:“程知謹的底真的查清楚了嗎,還有沒有遺漏?”

    “確定沒有遺漏。”隨從打包票。

    紀以南點煙重重吐一口煙圈,程知謹不過是個普通高中老師,家庭背景單純,父母之前都是老師退休之后參加業余探險隊,長年全國各地游歷,社會背景八竿子打不著的親戚都查過沒什么特別。

    程知謹到底什么吸引了傅紹白?美色?傅紹白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況且,像傅紹白那樣吃人不吐骨頭的吸血鬼資本家也不會被美色左右。

    紀以南百思不得其解才愈發迫切想弄清楚,傅紹白為程知謹出頭到底是為了程知謹還是針對紀家?他可不想稀哩糊涂的坐以待斃,商界黑武士傅紹白,絕對是個可怕人物。

    而那個炙手可熱令商界聞名變色的男人這會兒正在吃閉門羹。

    “我現在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做沒空給你做飯也沒那個義務,請你自力更生好嗎,別再敲我的門了!”程知謹嘭的關上門,火大,她一不是他老婆二不是他保姆憑什么天天要給他做飯。

    程知謹回電腦前繼續做表,出乎意料的傅紹白沒再繼續糾纏。程知謹對著電腦皺眉頭,自己剛才的話應該沒有傷自尊的言論吧……他那么大個人還能真餓死了!

    程知謹坐在電腦前一直做到晚上九點鐘才完成,肚子餓得咕咕直叫,隨便弄點東西填飽肚子收拾完已經十點半。拿了睡衣去洗澡,眼前突然一片漆黑,停電了。她趕緊沖干凈身上泡沫穿衣服找蠟燭,老城區電路出問題是經常的事,運氣好一兩個小時就能來電,運氣不好可能要到第二天早上。

    她摸到蠟燭最后半截,無緣無故想起傅紹白說過他怕黑。

    程知謹捏著半截蠟燭站在傅紹白門口,猶豫要不要敲門。旁邊嘭的一聲嚇她一跳,她自己家的門被風合上了,最重要的是她沒帶鑰匙。

    程知謹狠狠揉一陣額頭,伸手直接敲門,“傅紹白,你在嗎?”

    門打開,高高低低的燭光搖曳而出,傅紹白掃一眼她身上的睡衣,“睡不著?”他唇角每一個笑紋都在調戲她。

    程知謹飛快將手里的半截蠟燭揣進兜里,“我……家的門被風合上,我忘了帶鑰匙想從你家的陽臺翻過去。”

    “你穿著睡衣出來干什么?”傅紹白還在笑。

    程知謹當然不能說是為了來給他送蠟燭,不耐煩答了句:“下樓扔垃圾。”

    傅紹白笑著側身讓她進去,程知謹睜大眼睛,整個屋子餐桌,矮柜,茶幾連陽臺都點滿了蠟燭,高高低低錯落有致。

    “這么多蠟燭,天干物燥很容易發生火災你知道嗎!”

    “特地為你準備的,喜歡嗎?”傅紹白修長手指逗著燭火聲音愉悅。

    “什么?”程知謹聽不懂。

    他抬頭,光影在他臉頰交匯,燈下看男人,*攝魄,“我點一根蠟燭就在想,點到第幾根你會來敲門,我點了一百根。”他眼睛穿過融融暖光鎖定唯一的她,“只有你一個相信我怕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