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沐長風許雨晴小說免費 > 第888章 只知道哭
“聽說你住院了,到底是什么情況?還沒有好嗎?”
老友轉而關心唐太的身體。
唐太太說道:“也不是什么大病,都是些基礎病,沒有控制好,有了點并發癥,不得不住院,現在好多了,過幾天問問醫生能不能出院了,住了這么長時間的院,我都要瘋了。”
“快點好起來,好了,我們繼續打牌,逛街,帶孫輩出去玩。”
唐太太笑道:“嗯,我過幾天肯定能出院的,到時候再約了,你的小孫子還小,不打擾你帶孫了,等我出院回家再約。”
唐太太的老友都是有錢人家的老佛爺,哪里需要她們帶孫,她不過是找個借口結束通話。
“好,等你出院了再約。”
結束了通話后,唐太太臉上的笑容一收,臉色變得難看。
秦文天真的去那些品牌店消費過,提前兩天就定好的,他沒有自己去拿東西,安排保鏢過去拿的。
是怕被熟人看到吧?
沒想到還是被熟人看到了。
安悅那一身行頭,八九不離十,就是秦文天送的。
唐太太老友說的話,唐玉琴也聽見了。
她再也坐不住,拿起了自己的包,對母親說道:“媽,你先休息,我去公司找文天問個清楚明白。”
“玉琴……你去吧,問清楚也好。”
唐太太本想叫住女兒的,想到這種事情,不能容忍,也是女兒必須面對的,最終沒有攔住女兒,由著女兒去秦氏集團找秦文天問個清楚明白。
不過,唐太太還是擔心女兒,她連忙打電話給長子,讓長子現在就去秦氏集團。
“媽,出什么事了?”
唐大少爺關心地問道。
“秦文天可能背叛了你妹妹,剛才安悅來了一趟,特意來秀她的衣服,新包,新珠寶的,話里話外的暗示玉琴,她今天的一身行頭是文天送的。”
“媽打電話去問了,秦文天前兩天就去那些品牌店定了衣服等東西,昨晚讓保鏢去拿走的,但是東西沒有送給你妹妹。玉琴什么性子,她去了秦氏集團,怕是話沒說兩句,就先哭得死去活來了。”
“不讓她去也不行,她不能一直這樣軟弱下去,我們不能護著她一輩子的,她都三十好幾的人了,該獨立了。秦文天沒有背叛她還好,若是……她怎么辦?唉,都怪我們太過寵著她。”
“也怪媽的身體,拖累了玉琴,她就是天天在醫院里照顧我,才給安悅那個賤人機會的。”
“出院后,媽會很小心,很注意的,再也不像以前那樣覺得沒什么問題。”
唐大少爺沉默了片刻后,對母親說道:“媽,有件事,我想跟你說,周五的時候,我夫妻倆去醫院替換玉琴,也看到了文天和安悅,文天打了安悅。”
“……”
“安悅被打后,發了瘋一樣要跑來向玉琴告狀,秦文天自是拉住她,不讓她來告狀,兩個人拉拉扯扯的被我看個正著。”
“文天為什么打安悅?”
“是安悅跟親家太太吵架,還害得親家太太扭傷了腳,秦文天指責安悅,兩個人吵架,吵得很厲害吧,秦文天才會動手打安悅的,安悅說不管她做錯了什么,文天動手打她就是不對。”
“安悅說要么報警,要么告訴玉琴,要么就讓文天賠禮道歉,按照安悅的要求去賠禮道歉。”
唐太太問兒子:“那安悅提了什么要求?”
唐大少奶奶告訴了母親。
“當時我夫妻倆也在場,安悅的確是提出了那么過份的要求,我們都覺得她提這樣的要求,容易讓玉琴誤會,但是安悅堅持要文天這樣賠禮道歉,否則就報警。”
“一巴掌的事,可大可小,對文天也有影響,安悅名聲已經不好,她倒是不在乎。”
“文天最后被逼著無奈地答應了安悅的要求,我們都在場可以作證的,怕玉琴擔心,誤會,所以我們一致瞞著玉琴。”
“沒想到那個安悅心真壞,還是跑來搞破壞,我看她就是存心在報復文天,知道文天和玉琴恩愛,若是讓玉琴誤會了文天,小夫妻倆鬧矛盾,文天會難過,不就是達到她報復的效果了。”
“媽,安悅自從搬回秦家居住,就在秦家搞風搞雨,天天都和親家太太吵架,還害得親家太太扭傷腳,她的目的就是讓秦家家宅不寧。”
唐太太說道:“秦家哪里對不起她了?秦天宇的死,與她都脫不了關系,秦天宇一死,她就跑了,兩個孩子都不要,秦家自然恨她,她還有什么資格反過來報復秦家?”
“你趕緊打電話給玉琴,跟她解釋一下,免得她路上開車出事。她現在應該會躲到車上先哭一場,才會去秦氏的。”
唐太太很了解女兒。
當著她的面,女兒不會哭得撕心裂肺,怕她擔心。
離開了,就會躲在車上痛哭。
對于女兒來說,丈夫的背叛,那是要她的命。
“媽,我現在就打電話給玉琴。”
唐大少爺顧不得罵安悅壞心眼了,結束與母親的通話后,就趕緊打電話給妹妹。
此刻的唐玉琴躲在在車上,哭得撕心裂肺,肝腸寸斷的。
那個說要愛她一生一世,說這輩子只有她一個女人的男人,背叛了她。
怪不得安悅跟她說話時總是陰陽怪氣,還問她,秦文天背叛她,她會怎么樣。
原來,秦文天真的背叛她了。
她怎么辦?
她對秦文天的感情深似海,沒有了他,她的世界一片黑暗。
還有兩個兒女,怎么辦?
難道讓她的一雙兒女也像安悅的一雙兒女那樣嗎?
沒有一個完整的家庭。
哦,秦凡和秦月現在有完整的家庭了,沐長風結婚了,許雨晴對兩個孩子很好,兩個孩子對許雨晴也是媽媽長,媽媽短的。
他們有爸爸,有媽媽。
哪怕不是親生的,也能享受到完整的家庭之愛。
“鈴鈴鈴……”
手機響了。
唐玉琴淚眼看向手機來電,是她大哥打來的。
她不想接聽。
她現在的心情是暴雪天氣,接不了電話。
怕聽到家人的聲音,聽到家人的聲音,她會哭得更厲害的。
文天為什么要背叛她?
他要出軌,出軌的對象為什么是安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