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豪門總裁你欠揍 > 第3203章 不該輕信別人的話
朔風開來的車輪胎已經被青雨給卸了,所以他只能走路離開。
警察看著他離開的背影,不禁搖頭,“可惜了,這么厲害的一個人,要是在我們警察局該多好?”
不過想到這是慕少凌的下屬,對方不答應,他也沒生出要繼續挖墻腳的念頭,只是搖了搖頭,然后指揮現場工作。
因為發生了槍戰,他們都開了槍,所以他們必須要保留好現場,找到彈頭,然后再寫報告。
這算是比較嚴重的事故了。
不過幸好的是,他們這邊沒有人員傷亡,同時也沒能讓嫌疑犯逃走。
幾個警察在這邊忙著封鎖現場,不讓車輛進入,同時押送車也成功的把曼斯特給押送到法院的后門。
司法警察走過來,對了一下曼斯特的身份,便把人押了進去,槍戰的事情他們也聽說了,沒想到曼斯特還能被準時送過來,司法警察對押送的警察十分佩服,順帶的關心問道:“情況怎么樣?我們的同僚還好吧?”
“沒事,沒人員傷亡,走吧,進去。”警察說道,他們要確保曼斯特能順利上到法庭。
這會兒,站在正門的群眾中,突然有一個人說話道:“直播里面有人了!是嫌疑犯已經被拉進去了嗎?”
他一說這句話,其他人紛紛拿出自己的手機,看著直播畫面的內容。
“這是什么時候的事情啊?我們也沒看到有車進去啊?”
“是啊,怎么回事!”
“你們忘了嗎?法院是有后門的,我看就是從后門押送進去的。”
有人這么提醒,頓時便有人不滿了,對著門口的司法警察說道:“你們怎么這樣啊?人是多了點,但也不用走后門啊,我們就是想要罵一下對方。”
“就是!我們就是普通的人民群眾,氣不過想要罵一下那個人,你們至于把人從后門運進去嗎?”
他們當中好些人都是憤怒的,他們也想進去旁聽,但是法庭的位置有限,而且法院這邊也知道很多人關注著這個案件,要是讓大家進去,法庭肯定會混亂,所以他們控制了旁聽人的身份跟數量。
跟本案人物沒有關系的人,基本上不能進去旁聽,只能在網上看直播。
他們在看直播的時候怎么罵,都不會影響到法庭的秩序。
這就是法院這么做的初衷。
這些群眾也只能遵循,他們站在這里的本意就是能夠罵一罵對面的,沒想到的是,法院連這個機會都沒給他們。
“你們也別吵了,我聽說了,有人還想在中途劫人,甚至發生了槍戰,我們這里這么多人,也不知道有沒有那種人混在當中,法院這么做,也是為了大家的安全,你們就別罵了。”
有知情人在看到群眾這般抗議后,大聲說道,說讓人從后門進,是考慮到大家的安全。
聽到槍戰二字,所有人明顯是一愣的。
他們覺得這種事情距離他們很遠,所以在知道居然發生了槍戰這事情后,情緒更加憤怒。
“都是那個外國人,就該判他死刑!”
“對,就該判他死刑,這種人太可惡了!”
群眾一聲又一聲,站在門口的記者對著激憤的群眾拍攝,不斷的報道著現場的情況,同時槍戰的事情,也被記者報道出去。
李文啟坐在休息室,看著網上的言論,他彎了彎嘴角。
慕少凌讓他當原告的律師,意思是讓他盡量的讓曼斯特被重判。
但曼斯特犯的罪雖然重,但法律就在哪里,就算群眾再憤怒,也要按法律來,視情節來判刑的。
不是他說多少年,也不是法官說多少年,每一個嫌疑犯被判審,都是經過嚴密的審訊最后下結論的。
要是被判刑的人不服,可以上訴,這樣能夠讓每個案件都能公平公正公開的審理。
本來他還想著要用什么說辭才能讓法官給曼斯特多判兩年,沒想到現在機會來了。
曼斯特還策劃了這么一出。
這種事情,這些年在華夏沒有發生過,也屬于奇聞。
但曼斯特現在卻讓他有了說辭,也有了辦法讓法官往重的去判。
雖然曼斯特還沒被判刑,但他做這實情也算是被逃獄,對于這種人,多加一條罪名,是簡單的事情。
“李律師,那邊傳來消息,十分鐘后準備開庭。”李文啟的助理走進來。
“行,知道了。”李文啟說了一聲。
助理又給他遞過來一杯咖啡,“李律師,這是您要的咖啡。”
李文啟皺眉,“我沒讓你給我買咖啡。”
助理一怔,“不是您通知我要咖啡的嗎?”
李文啟嘴角莞爾一笑,突然想到什么,他搖頭道:“我沒讓你買咖啡。”
“奇怪了,剛才在外面明明有人說您讓我買一杯咖啡,那人還說您指定要法院門口對面那家的。”助理一臉郁悶。
他還納悶說李文啟既然要他幫忙買咖啡,為什么不打電話直接通知他呢?
“我要你幫什么忙,不會讓人轉達,你讓人擺了一道。”李文啟看著那杯咖啡,估摸著里面加了料。
至于咖啡廳為什么心甘情愿的幫忙往里面加料,那肯定是收了錢,所以才這么做。
李文啟沒想到這個年代還有人用這么拙劣的手段。
不過也幸虧他開庭之前,不喝別人送來的,也不喝在外面買的飲料,所以至今,也沒有人能擺上他一道。
“我是給您打電話想要確認的,但是您的手機怎么都打不通,我也不知道為什么,怕耽誤事情,所以才急匆匆的買了過來。”助理解釋自己為什么在接到別人的通知后沒有第一時間給李文啟打電話,是因為電話打不通。
李文啟皺眉,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沒有問題,信號也正常,剛才他甚至還能看各大媒體的直播。
不過他的助理也沒必要騙他……
雖然說沒有必要騙他,但還是犯了錯。
李文啟提醒道:“你跟在我身邊多久了?”
“已經兩年。”助理老實回答。
“既然跟在我身邊兩年,從國外到國內,就應該知道,我這個人在開庭之前是不喝外面買的東西,就是這法院里的水,我也是不喝的。”李文啟說道,他開庭之前一定會自帶一個保溫杯,他只會喝自己準備的咖啡或者白開水。
助理自然知道這點,他點頭,認錯道:“是我錯了,不該輕信別人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