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傅爺又跪搓衣板了 > 第1175章 大結局
他知道,南宮恒留情了!
不然,他就算速度再快,也不可能擋住。
許強說話斷斷續續的。
一邊說,一邊口里還吐出血來。
那個樣子看著,實在讓人心慌又窒息!
聽竹不停流淚,一邊流淚一邊呢喃:“你瘋了,你為什么那么傻?為什么啊!”
許強苦笑:“從小我就這樣,你要什么,我都護著你,你想要自由,我就用命幫你……聽竹,恒主說話算數,你好好生活,不要再作死了。”
“不然,不然……恒主還是會殺了你的!替我,好—好—活下去……”
許強說完,又嘔出來一口鮮血,就沒了氣息!
“許強,許強!!”聽竹瘋了一樣,大喊起來。
南宮恒起身,居高臨下看著聽竹:“我們第一次見面,他假裝欺辱你的孩子,幫你進入南宮家。”
“他十二歲那年,跟別人拼了命,爭取名額跟著我。”
“聽竹,他愛了你一輩子,你卻不知道珍惜。”
“原本,你可以有一個很好的人生,偏要作死。”
“人的欲望是無窮無盡的,你既然沒那個本事……何必呢?”
南宮恒冷冷的說完,對景豐說:“讓人把下山所有路的陷阱都換了,然后讓聽竹滾下山去……”
她能躲過那些陷阱,就算她命大!
然而,聽竹也不在意了,仿佛聽不到他的話。
聽竹抱著許強的尸體痛苦大喊:“許強!你怎么那么傻?我錯了,我錯了……你醒醒,你醒一醒啊……”
南宮恒出了地牢,遞交了辭呈。
終南山最高權勢的老者極力挽留,南宮恒卻十分的堅決。
他下了山,第一時間往南城趕去。
下了飛機,他來不及換衣服,也來不及回家。
只給蘇皖和爺爺發了信息。
然后買了鮮花,直接朝林婉年的樓下奔去。
到了樓上,南宮恒敲開門,已經是凌晨。
林婉年穿著睡衣,醉眼惺忪的開了門,見到南宮恒的時候,還愣了一下。
南宮恒跑的急了,還在喘著氣,氣息也不是很均勻。
南宮恒看著她,忽然綻開一抹熱烈的笑,將花遞給她,說:“我退役了,我可以好好跟你談戀愛了。”
林婉年顯是一怔,隨即便笑了起來:“真的?”
南宮恒鄭重的點了點頭,“是真的,先談戀愛,再訂婚,再結婚。”
他朝著林婉年一步步走過去,身上占有欲的壓迫感十分濃重:“等蘇皖結婚后,我們就訂婚,然后再籌備婚禮,只要你愿意。”
林婉年眼眶都笑出眼淚來了:“哪有人這樣求婚的?”
“那我之后再慢慢想,給你一個很好的儀式。”
南宮恒看著她,還在平息自己的氣息:“總之,我一切都安排好了。就等你點頭嫁給我了……”
林婉年笑了,笑著笑著就哭了。
隨即伸手,整個人撲進南宮恒的懷里。
南宮恒神獸直接將她整個人抱起來,撈進懷里,一手托住她的腰,一手抬起她的下顎吻了上去。
那一捧鮮花落在地上,南宮恒腳一踢,將房間的門給關上了。
一時間,兩人吻的難舍難分……
半個月后。
歐洲某私人島嶼。
一架架私人飛機在島嶼附近盤飛,在島嶼入口的地方停了下來。
這里,幾乎聚集了整個安國所有有頭有臉的人物。
甚至一些國際上的名人也都來了不少。
島嶼的每個地方,都放著正宗的香檳色玫瑰,還有幽蘭花。
島嶼的位置,錯落著好幾棟莊園,倒像是私人的。
海灘邊,游艇也停了不少。
每一處都不止的如夢如幻,除了花束,還有氣球和圓弧形的花園。
島嶼的每一處都風景宜人,美輪美奐。
加上這刻意的布置,像極了愛麗絲夢游過的仙境,美的不真切。
賓客陸陸續續的來了,兩對新人也化好妝了。
蘇皖直到昨晚上出發,才知道他們的婚禮,是被安排在這座島嶼上。
牧師在布置漂亮的臺上等著他們。
傅景行執著傅景行的手,兩人款款朝牧師走去。
林經綸跟楊青璇緊隨其后,跟在后面。
賓客坐在兩邊白色的椅子上,人人交談,無不羨慕這兩對璧人。
栩栩和小羽毛在前面領路,撒著花瓣,成了花童。
林婉年一人當兩個的伴娘,忙的不可開交。
南宮家的人坐在旁邊,南宮老爺子坐在最前面,臉色欣慰,神色感動。
再旁邊,就是小姨和小君……
再緊接著,就是南宮家其他的親人。
另一邊,則坐著傅家和林家的人。
舒家的人,混在人群中,舒總也是滿臉的欣慰。
等兩隊走到牧師前,便開始走流程。
倒是沒什么新奇的,只是這兩對經歷那么多,林經綸在宣誓的時候,都難得正經了一些,說的楊青璇直落淚。
林太太也在一旁抹眼淚,感慨道:“這小子總算懂事了,他爸泉下有知,應該也放心了。”
等林經綸宣誓完,再是蘇皖和傅景行他們。
交換了戒指,親吻了新娘,眾人鼓掌,十分羨慕。
林婉年也忍不住哭了,南宮恒昂上前給她拿紙巾擦眼淚。
等儀式完成,兩個新娘要回去換衣服。
傅景行牽著蘇皖,脫下她的高跟鞋,抱著她回了度假別墅換衣服。
林經綸看了,也有樣學樣。
楊青璇臉皮薄,拍了拍林經綸:“放我下來。”
林經綸哪里肯聽?
惹的眾人哈哈笑!
蘇皖靠在傅景行懷里,傅景行覺得抱住了全世界,心里從未有過的安穩。
他忽然好奇,問蘇皖:“從什么時候……你喜歡上我的?什么時候決定跟我共度一生的?”
蘇皖怔了怔,但笑不語。
什么時候呢?
她很早就喜歡上傅景行了。
但回國后,決定跟他共度一生,排除萬難,是有一天的早晨……
她沒醒,傅景行光著腳接了一個電話。
她聽到他在電話里對林助理說:“不過是一筆生意而已,怎么會比她睡覺重要?以后早上不要給我打電話了,不管什么事都不要打了。”
這只是傅景行對她諸多的貼心中最平常的一項。
可就是那么一句話,直戳她的心靈,讓她再次下定了決心……
有時候,愛與不愛,就在一念之間。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