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繁華 > 第七十二章
    厲容銳有沒有難過郭睿不知道,賀佑欽這幾天心情有多微妙郭睿倒是感受到了,算上今天賀佑欽一共來蹭了三頓飯,每次話都不多,又特別喜歡拉著他喝啤酒。

    今晚看起來倒像是能說點知心話了,郭睿本來打算趁這個機會好好勸勸他,結果賀佑欽的手機一響就去陽臺說了大半個小時,等到他回來的時候,郭睿桌子都收拾完了。

    陽臺的落地門一開,就聞到了一股子煙味,郭睿郁悶道,“你到底抽了多少,陽臺是敞開式的,居然這樣都能有這么重的煙味。”

    賀佑欽聞言看了眼煙灰缸,自己也愣了一下,他捏了捏鼻子,“我也沒注意。”

    “能讓你這么費心思周旋的人也沒幾個了,又是袁復立?”郭睿剛剛清理完了廚房,盤腿坐在沙發上。

    賀佑欽沒否認,他打開窗戶讓房間透氣,“他在找我交流針對厲豐的策略。”他聳了聳肩,“我其實沒說幾句話。”賀佑欽笑了。

    郭睿‘嘖’了一聲,“我都猜到了,袁復立估計自說自話都能high一晚上,你要是跟他有來有回就不會有空抽那么多煙了,不過他真的相信你會老實跟他合作弄垮厲豐?”

    他們之前和對方周旋了多次,多少知道一些對方的習慣。

    “他之前能夠想出連環計套你,現在也能借著所謂的合作機會坑你。”郭睿從來不對袁復立抱任何好的想法。

    賀佑欽挑眉,“我問你,你覺得我,不,說飛揚吧,你覺得飛揚現在的處境怎么樣?”

    “腹背受敵,群狼環伺,舉步維艱。”郭睿用了幾個形容詞。

    “對了,就是這樣。”賀佑欽淡定地靠在沙發上,翹起腿,“那么我和厲容銳的關系呢,你覺得如何?”

    “你讓我老實說?”

    賀佑欽點點頭。

    郭睿摸了一下下巴,“我覺得你們兩有奸/情。”他略有些得意地看著賀佑欽。

    “算你說得對吧。”賀佑欽低笑了一聲,“這種情況下,你覺得我會選擇飛揚還是選擇厲容銳?”

    郭睿想了一會兒,“飛揚收購了南極星其實前景很好,只是流動資金比較少,再加上你想弄的那個璃州的開發計劃要不少錢,這幾年會比較難。如果能弄倒了厲豐,得來一筆資金肯定能讓飛揚好好喘口氣,但是……”郭睿看了賀佑欽一眼,“我覺得吧,為了公司的事情把私人感情也犧牲了還是有些不劃算,畢竟做公司什么的為的還是人自己過得舒服,要是自己的生活都弄得一團亂了,實在沒什么意義。不過男人野心這個東西很難說,就看你自己怎么取舍了。”

    一般人遇到這種事情肯定還是會猶豫一下,除非對那人是真的沒有任何感情,否則做出這種等同決裂的事情簡直傷人傷己。

    賀佑欽點頭,“你說的沒錯,這應該也是大多數人的想法,可是袁復立……”賀佑欽一邊笑一邊搖頭。“與其相信虛無縹緲的感情不如相信永遠存在的利益。”

    如果記憶里沒有一個厲容銳,這應該也是賀佑欽自己的座右銘。

    郭睿尋思了一下,“嘶——這么說要是袁復立自己肯定會選擇利益那一邊,以己度人,他覺得你也會這么選?”

    “也不全是這樣,應該說,在袁復立眼里我和他越相似他才會把自己的想法套在我身上。”

    郭睿砸吧砸吧嘴,半天沒開口。

    最后才頗為嫌棄地說了一句,“每天用這么多心思累不累。”所以他才寧愿做個紈绔,像賀佑欽他們天天轉腦子琢磨人心思擰來擰去,活該比別人累。

    賀佑欽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別怪自己了,智商這東西大半都是天生的。”

    郭睿一口氣卡在喉嚨里,“你就作吧,看你作不作死。”

    賀佑欽笑著癱在沙發上,“原來肯定是不會,現在……”

    郭睿斜睨了他一眼,“栽了?”

    賀佑欽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想了一會兒,“真有點難過……”

    “賀少,你不是吧,騙人感情了?”郭睿提高了聲音。

    賀佑欽搖頭,“我答應要和他試試又沒不承認,就是這件事情之后不知道他怎么想了。”

    “你沒騙著他為了感情答應你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就行,現在嘛,頂多叫知情不報刻意隱瞞,估計還能從輕發落,就看人家對你是什么意思了。”

    郭睿一邊說一邊自己都覺得別扭,“我說怎么哪里怪怪的?”這兩到底誰在上面?

    原來他誤會的那會兒,他覺得賀少既然纏著人家,估計也只有妥協被壓的份。

    現在倒像是厲容銳更重視賀少了,可厲容銳那個人看起來也不像被壓的。

    郭睿狐疑地打量賀佑欽。

    “怎么?”賀佑欽微揚了語氣。

    郭睿咳嗽了一聲。算了,管這兩個家伙怎么折騰,反正折騰來折騰去也不過就是個自己高興。

    上上下下什么的倒是無所謂了。

    “明天晚上的企業家年會你去嗎?”郭睿想起這一樁,“你要是去我們就一起過去,厲容銳肯定也被邀請了,你正好趁機會和他掰扯掰扯。”

    “那好,到時候一起過去。”

    “這就打算坦白了?”郭睿有些看好戲的意思。

    賀佑欽解了一顆紐扣,笑著嘆息道,“看機會看情形。”

    郭睿哼了一聲 了一聲,“裝!”看看到時候誰先妥協。

    德海一年一度的企業家年會定在一年的尾聲,冬春交季辭舊迎新,兆頭選的極好,日子也是翻了日歷精心挑選的。不少生意人都講究這個,所以不管忙于不忙,被邀請了的基本都會去參加。因為只是德海商會私人性質的活動,到會的人都放得比較開,聚會伊始,不少人都舉著酒杯互相寒暄交流感情。

    賀佑欽和郭睿來的時候比較低調,因為兩個人結伴而來,也就沒找什么女伴。賀佑欽的性向在德海就不是秘密,身邊沒女伴也不會有人覺得奇怪,倒是看到他和郭睿湊在一起不少人的眼神都有些曖昧。

    郭睿笑得快要僵了,小聲跟賀佑欽咬耳朵,“你看看吧,我兩在一起就少不了這種緋聞。”

    “也許是你誤會了?我們這么多年不都是這樣。”賀佑欽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

    郭睿白了他一眼,“當初你追著厲容銳的時候肯定不會有人說什么,現在人人都說你們鬧掰了,說不定已經有人在腦補我這個好‘兄弟’橫刀奪愛成功挖了墻角。”

    賀佑欽舉起酒杯喝了口酒,掩飾了嘴角的笑意。

    “我的墻角有那么好撬?”

    郭睿剛想堵回去就看到門口處進來的兩個人,他向賀佑欽示意了一下,“這不就被撬了?”

    賀佑欽跟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進門的是一身深藍色西裝滿身精英氣質的厲容銳以及——挽著他手臂身材嬌小氣質不凡的年輕女孩。

    幾乎在厲容銳進門的一剎那,賀佑欽的眼神就和他對上了,賀佑欽露出一個笑,厲容銳卻淡淡掃過去,然后低頭和身邊的女孩說了幾句,對方也笑瞇瞇地回了什么,看起來很親密。

    女孩長得的確非常出色,就這輕輕一笑頓時驚艷了不少人。

    郭睿輕輕撞了撞賀佑欽的肩膀,賀佑欽卻低頭笑起來。

    “還笑?”這家伙竟然一點危機感也沒有。

    “你認識那個美女嗎?”郭睿問賀佑欽。

    賀佑欽搖頭,“不認識。”

    郭睿幸災樂禍,“這下那些人又有話題了,之前還有人說你跟厲容銳是大難臨頭各自飛,現在估計得說厲容銳尋得新歡甩了你吧。”

    “無所謂。”賀佑欽喝了口酒。

    “美女好像在看你。”賀佑欽聞言抬起頭,剛好對上女孩的視線,她原本似乎在打量他,看他回望過來也不覺得尷尬,很大方地朝他點了點頭。

    “好涵養。”郭睿贊了一句,又瞧著賀佑欽,“這樣都沒危機感?”

    賀佑欽喝了口酒,沒有開口。

    年會開始前,厲容銳和他的女伴都緊貼在一起幾乎沒有任何分開的時候。厲容銳與人交談,他的女伴就安靜地站在一邊,需要她開口的時候她也應對得相當得體,讓不少和他們攀談過的人都留下了不錯的印象。

    在商會主席領頭跳完了開場舞后,厲容銳和他的女伴就一起跳了第一支舞,然后是第二支第三支,直到中場休息,服務人員上了新的酒水飲料又添了不少食物時,他們才歇下來。

    厲容銳的女伴因為一席海藍色的帶鉆的晚禮服吸引了不少在場人士的注意,中場休息時就被不少名媛貴婦圍了起來,而厲容銳也好脾氣地給她遞了果汁,然后才與商場上的朋友交談。

    “城南的計劃我覺得之前那個就不錯,按照ZF的規劃這個項目今年內就可以啟動……”

    “不好意思,可以讓我們說兩句嗎?”賀佑欽打斷對方,那人看了眼賀佑欽,點了點頭,又跟厲容銳招呼了一聲就離開了。

    “聊兩句?”賀佑欽今天沒怎么裝扮,本來男士的衣服在宴會中就大同小異,如果不想刻意地讓自己變得顯眼,完全可以怎么低調怎么來。

    厲容銳看著他,沉默地點點頭。

    兩個人一起走到了陽臺邊。

    “你好像很喜歡這個位置?”出乎賀佑欽意料,厲容銳先一步開口。

    “啊,陽臺這個位置很特別,可以很私密也可以很公開。”賀佑欽接了一句。

    “你想聊什么?”厲容銳又問,他像是真的好奇這個問題又像只是隨口而出。

    賀佑欽看著他半天沒開口。

    厲容銳的姿勢其實很僵硬,從他們走到陽臺這個位置,不,應該說從他走到厲容銳面前開始,他的姿勢就開始僵硬了。

    厲容銳自己也沒辦法解釋他現在的心態,有點煩躁有點糾結又有點無可奈何?

    他不自覺地就把酒杯從左手換到右手又從右手換到左手,喝一口,繼續換,像是無意識的舉動。

    賀佑欽看出來了。

    他握住了厲容銳的酒杯,把酒杯從他的手里拿出來放到一邊,然后說,“好點了嗎?”

    “什么?”厲容銳皺了皺眉。

    “很煩躁?”

    厲容銳的眉頭皺的更緊,這種不用開口對方就能猜到你心思的情況真是讓人又蛋疼又酸爽。

    “關于厲豐的事情我想我們可以聊聊。”

    厲容銳吐出一口氣,“正好,我也有事情想跟你說。”

    作者有話要說:這兩天有點事兒實在太忙,寫文的時間都是擠出來的,評論都沒來得及回復,明天我會抽時間回評的。

    感謝捉蟲的妹紙,等快完結的時候我統一修改,么么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