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繁華 > 第五十四章
    賀佑欽在醫院待了一周,一周后,他回到厲豐,公關部長蘇微安代表厲豐召開了新聞發布會,對游輪上厲豐執行長被襲擊一事做出了公開解釋。盡管發布會很簡短,卻表明了厲豐的態度,厲豐在商場上一直奉行良性競爭的原則,遵守市場守則與規矩,符合國家的法律和規范,對于在違法律法的商業行為他們堅決抵制。厲容文的行為純屬個人的報復行為,并不是外界傳言的家族內斗或者什么豪門大戲。

    而在發布會的現場,厲豐甚至向記者出示了厲容文在國外醫院精神診斷的復印件,這是他們申請得來的證據,這足以證明厲容文的行為是由于自身意識不受控制,而目前參與郵輪襲擊案件的兇徒也被一一逮捕,這方面的消息他們礙于目前正在進行的調查并不能透露太多,但是僅僅這一部分,已經足夠讓記者們興奮,甚至一邊采訪一邊就把稿子發回了報社。

    記者會結束的當天下午,傳言當晚出現在被襲擊游輪上的汪家少爺也在公眾場合表示,當天晚上厲豐執行長為了郵輪上眾人的安全臨危不亂,與歹徒各種周旋,不懼歹徒的威脅,使得他們有機會得以脫困。這樣的表現已經非常優秀,如果這樣的人還要遭到輿論的批評或者某些人的針對未免有失公允。

    在汪少明確表態站在賀佑欽這一邊后,不少人也跟著發表了類似的言論,一場針對厲豐的輿論圍剿在還沒開始時就消弭無形。

    厲豐辦公室里一直在加班的眾人在看到形勢的轉變后都松了口氣,連談笑也變得輕松起來。始終在觀望的厲豐股東也收起了質疑,真正認可了這一任的厲豐執行長。

    “做得不錯。”之前姚真主動要求接手這件事情,賀佑欽也放手交給了他,沒想到郭睿和胡凱擔心的問題卻被姚真利索地解決了。

    姚真知道賀佑欽在很多事情上都力求完美,能夠讓他稱贊一句不錯,那就是真的很不錯了,但是有些功勞他也不方便冒領。事實上,這次郵輪的事情也不是他一個秘書的面子就能解決的。

    “汪少是厲總的朋友,厲總這兩天和他聯系過,還有陳氏的周先生,服潤的李總,江太原的杜先生,厲總給他們打過電話。”姚真仔細觀察了一下賀佑欽的表情。

    “厲容銳的面子果然不小。”賀佑欽說這話的時候在笑,姚真卻看不出賀佑欽對這件事到底是個什么態度。

    賀佑欽靠在椅子上,“既然電話已經打出去了,厲容銳醒來這件事想必馬上就要變成德海的新消息?”

    姚真搖了搖頭,“厲先生暫時沒有對外公布的意思,就連那幾位老總厲總也讓他們暫時保密,主動權仍然在我們手上。”

    厲容銳這一手不動聲色的確玩得不錯,解決了厲豐甚至是賀佑欽的燃眉之急,不過這樣一來,賀佑欽反而站到了被動的位置。

    “他打算什么時候回厲豐?”賀佑欽對厲容銳的了解一部分來自記憶里的片段,一部分來自書面的調查,他腦中模擬出的厲容銳一直把工作當成人生的首要目標,如今大難不死醒來之后卻發現厲豐幾近易主,不知道是個什么心態。

    賀佑欽想起厲容銳曾經厭惡防備的模樣,竟然輕輕笑了起來,兩個袁家的麻煩還沒解決,又來一個厲容銳,這個時空的樂子確實比他曾經經歷得要多得多。

    “厲先生暫時沒有回厲豐的打算。”姚真卻說出一個讓人有些意外的答案。

    “哦?那這個暫時是多久?”

    習慣性地推了下眼鏡,姚真開口道,“厲總現在的身體至少需要一個月才能恢復一定的行動力。而且厲總也認為您很適合現在的位置,作為厲豐的執行長您非常出色。”

    賀佑欽雙手交叉擱在桌子上,他其實經常笑,但笑容的意味卻各不相同,有時候僅僅是面部五官的一個細微的動作就讓表達的意思有了天壤之別。

    “謝謝厲總的看中,我如今也是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在其位謀其職罷了,我等著厲總康復歸來的一天。”

    姚真點了點頭,總覺得賀先生的樣子和厲總表達了他的想法后想要得到的結果不大一樣。不過厲總前后態度的轉變也的確不是一般人能夠接受的,賀先生這邊還是等著厲總自己來解決吧。

    賀佑欽晚上和姚真郭睿見了一面,魏成因為家里人出了點事情去了國外,沒一個月恐怕回不來,所以聚會的人數就少了一個,他們三個先是在俱樂部的臺球室玩了一個小時,后來又去打了一會兒保齡球,之后才到桑拿室蒸了滿身汗,等泡到池子里的時候,郭睿感覺全身舒爽,圍著毛巾靠在池壁上長舒了一口氣。

    “運動完之后泡個澡真是享受。”

    “德性。”胡凱習慣性地吐槽了一句,臉上卻也笑著,“沒想到那幾個少爺就這么被打發了,我本來想著這件事挺麻煩的。”

    “厲豐本來就是他家的玩意兒,厲容銳做這些也是應該的。”

    胡凱搖頭,“汪少那群人有自己的圈子,尋常聚會都不參加,我當初能把他們請來還是托了家里的關系,圣海花園新商圈的項目不是我們一家投資的,汪少他們幾家都有份,所以我才能借著機會把人請過來,結果倒霉弄得汪少斷了腿。他要是鬧騰起來沒幾個人能降得住,厲容銳不止讓他閉了嘴還反過來說了好話,這個本事你還是得認。至于其他幾個……”胡凱搖搖頭。“應該是直接找了那幾家的當家人,否則昨天還在那陰陽怪氣呢,今天就口氣一轉盡說好話也太不科學了。”

    郭睿想說,要是厲容銳沒這 銳沒這點能耐佑欽當初也看不上他。當然,這也就是心里想想,話他肯定不會當著賀佑欽的面說出來。

    “趙三爺那邊你是怎么個打算?”郭睿問賀佑欽。

    一直閉著眼睛聽他們說話的賀佑欽還是頭靠在池子邊的樣子,臉上帶了點笑,“趙三爺說不動袁竟惟就當他欠我們一個人情。”

    “趙三爺之前恐怕還打算想拿汪少他們幾個的事情來堵你吧,他來搞定汪少他們,我們不動袁竟惟,這買賣算得清楚,可惜被劫了鏢。”郭睿嘖嘖兩聲,“你答應趙三爺了?”

    “答應了。”賀佑欽語氣淡淡,“為什么不答應?趙三爺許諾的人情也不是一般人能得的。”

    “那袁竟惟?”

    “再等等吧。”賀佑欽睜開眼睛,“也不差……這一時半會兒。”

    三個人散了之后,賀佑欽開著車子回了德海的公寓。

    賀佑欽之前跟郭睿他們約了幾個見面,走之前特意吩咐了家里的阿姨陪著厲存焰到他回來再走,照心理專家的意思,他還特意給厲存焰找了幾個年齡差不多的玩伴,陪著厲存焰做做游戲什么的,想來在家里也不會孤單。

    可賀佑欽一回到家,原本窩在沙發上的厲存焰還是第一時間發現了他,連鞋也沒穿就飛奔過來拉著他的手不放,眼睛也一直盯著他,像是只有賀佑欽才是他唯一熟悉的人。

    家里的阿姨忍不住道,“賀先生您沒回來的時候小少爺就一直惦記著,時不時往門的方向看。但是小少爺一直很乖,不吵不鬧的,就是不愿意睡覺要等您回來。”

    賀佑欽點頭,“你也忙了一天了,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再過來。”

    阿姨答應了一聲,笑著走了。

    賀佑欽把厲存焰一把抱了起來,但是厲存焰并不像過去那樣伸手摟他的脖子,只是小心翼翼地勾著他的袖子,臉上也有些怯怯的,就是眼神特別渴望。

    “下次一定早點回來陪你。”他摸著厲存焰的頭發。

    厲存焰乖巧地點點頭,被賀佑欽抱著時卻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樣。

    賀佑欽看出他的意思,抱他回了房間后,把寫字板遞給他。

    厲存焰拿起來歪歪扭扭地寫了幾個字。

    “我們可以去看爸爸嗎?”

    賀佑欽看到那個爸爸頓了一下,繼而笑道,“你想見他?”他反應了幾秒才想起厲存焰說地是誰,“想他了?”

    厲存焰小小地點了點頭。

    賀佑欽又看了眼寫字板上的那行字,眼神在上面停頓了幾秒又回轉過來對著厲存焰道,“這幾天就帶你過去看他好不好?”他笑了笑。

    厲存焰重重點了點頭,笑得瞇起了眼。

    厲容銳在復健醫生驚訝的目光下站了起來,他扶著扶手勉強向前走了幾步,每一步都異常地緩慢卻非常穩,一步,兩步,三步,直到后來,他的手也跟著放開了,一直緩慢而穩定地前進。額頭上隱隱有了汗意,嘴巴卻緊緊抿著,神情也相當嚴肅。每一個細節都能看出這個男人對所做事情認真的態度。直到復健醫生喊了停,他才停了腳步。

    “厲先生,您恢復得非常不錯,這個進度實在太驚人了。”

    “謝謝。”厲容銳說話不溫不火,態度也不顯得桀驁,但與他面對的醫生卻覺得這人身上隱隱有股氣勢,讓人不敢逾矩,所以他面對他的時候總是很客氣。

    “您在昏迷的時候被照料得很好,之前的身體底子也不錯,所以才能這么快就有起色。不過欲速則不達,我們還是穩扎穩打慢慢來,這樣您的恢復情況也更加穩定。”

    厲容銳看了眼自己的腳,“有些事情等不得。”

    因為聲音不大,醫生沒聽清他說了什么,厲容銳也沒重復,淡淡道,“繼續。”

    “您不休息一下?”

    “不用了。”

    “好吧,那我們繼續,腿部的訓練完成再進行其他的恢復項目。”

    厲容銳做完每天定期的復健回到病房洗了個澡,他已經恢復了自理能力,除了身上的肉養回來需要一些時間,其他部分的機能基本已經恢復了,對著鏡子整理了一下儀容,厲容銳終于露出一個淺淡的笑,他看了眼手表,這個時間賀佑欽應該已經回家了。今天手機一直沒有響過,不知道他的東西賀佑欽收到了沒有,厲容銳時不時地瞟一眼床上的手機。

    剛剛還安安靜靜的手機突然就響了起來,厲容銳用能發揮的最快速度到了床邊,拿起手機,“喂?”

    “厲總,抱歉,您讓我送的東西我沒送到。”

    “為什么?”

    “賀先生他搬家了,我到了東山別墅這邊,大門是鎖著的,里面根本不像有人住的樣子。”

    原本表情鎮定內心隱隱期待的厲容銳頓時沒了那股興奮勁兒。

    “你說……他搬家?”

    他居然就這么搬家了?

    作者有話要說:今天更得太晚了><明天一定早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