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繁華 > 第四十八章
    燈光暗下來的瞬間人群發出熱鬧的尖叫聲和口哨聲,還有人拍掌叫好,因為余興節目常常出現在胡凱的Party,所以人群除了興奮之外倒沒有其他別的反應,像賀佑欽這樣的人也會隨著氣氛露出笑容跟著鼓掌,黑暗中卻想起待在胡凱身邊的厲容銳,不知道胡凱那家伙有沒有幫他照顧好小家伙。

    意外卻接踵而至。

    在人群還沉浸在興奮中的時候,一個女人刺耳的尖叫聲響了起來,幾乎洞穿人的耳膜。原本還有人以為是余興節目,但女人的尖叫聲中不見任何的興奮和驚喜反而充滿了恐懼,賀佑欽的臉立刻沉了下來,胡凱心里也是一個咯噔,他可沒安排這女人尖叫。

    “救命,救命!有個瘋子在這里。”

    “燈,燈打不開了。”不知從哪個方向傳來的大喊聲讓人群一驚,原本女人尖叫的時候他們還以為是事先安排好的臺本,等管燈光的服務生喊了出來,人群才察覺到不對勁。

    “砰砰”黑暗中突然的兩下槍響讓人群一瞬間亂了套。

    胡凱他們在大廳的中心處,幾乎在立刻就被四周擠過來的人群沖散了,他正要伸手抓住賀佑欽交給托他的厲容銳就被身后的人一撞,差點摔在地上被人踩成狗屎。

    “Shit!”胡凱咒罵了一聲,再抬眼卻已經看不到厲容銳的人了。這下佑欽非殺了他不可。

    黑暗中四處亂竄的人群和時不時的尖叫聲讓現場一片兵荒馬亂,所有人都在摸黑往門的方向沖,手機亮起的光芒在一瞬間又熄滅,因為一旦有光亮起,接踵而來的就是槍響的聲音,持槍的人不止一個,他們甚至不知道對方是什么時候混進來的。

    賀佑欽的保鏢在燈黑下來的時候就已經護衛在他身邊不遠處,然后在槍響時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他身邊。因為是胡凱的郵輪,他們上船的時候也帶了槍,但因為畢竟不是合理裝備,所以一群保鏢中只有打頭的兩個身上有這個設備,現在這種黑漆漆的混亂情況他們還沒辦法胡亂開槍,只能寸步不離地守在賀佑欽身邊。

    “去找小火。”賀佑欽被保鏢壓在一張桌子旁邊,這是個視線的死角,也是個極好的隱蔽地點。

    “不用管我,派兩個人去找小火,他還是個小孩子,身邊沒有人不行。”

    “賀先生。”保鏢的任務是保護事主,但厲容銳的確是個手無寸鐵的孩子,在這種情況下即使不被槍打中也容易被混亂的人群踩到,萬一出了什么事情他們還真的沒辦法交代。

    “趕快去,我這邊留兩個人行了,找到他,保護他的安全,其他的事情不用理會。”

    保鏢咬咬牙,“知道了,賀先生。”然后迅速隱入人群。

    “電話……電話根本打不出去。”

    “沒有信號沒有信號。”有人哭喪著喊道,他們偷偷摸摸拿出手機好不容易想撥出求救電話卻發現完全打不通。本來海上的信號就不如陸地,照現在這情況看,船上還被弄了屏蔽信號的裝置。賀佑欽心底一沉,對方故意制造混亂肯定是有所圖,而且他們一開始就動了槍,顯然是沒想過讓船上的人都能活著回去。

    他們想制造混亂,如果這一船的人全部出了意外,整個德海簡直要天翻地覆。

    但是船上的人這么多,沒人能保證不會有人活著出去,所以他們的目的是趁亂殺人,制造混亂只是這次行動的煙霧彈!

    果然,下一刻就有人就有槍聲在他周圍響起,槍打翻了桌子上的餐盤,那些銀質的餐具落在地上發出噼里啪啦的聲音,他們既然敢在這么黑的地方開槍就肯定有夜視儀。

    賀佑欽心里沉了沉,他的保鏢顯然也注意到此時的情況,他們鎮定地帶著賀佑欽飛快地轉移位置,現在已經沒時間考慮這些兇徒是從什么地方潛進來的了,當務之急是逃命,那些家伙是沖著賀佑欽來的!

    賀佑欽的保鏢護著他往B側門的方向移動,郵輪很大,當然不止一個出口,而B側那邊是目前人流最少的地方,在漸漸適應了黑暗之后,大部分人已經能看清周圍,甚至有人大喊道,“你們要什么,你們提條件好了,萬事好商量,只要放過我們。”然后迎接對方的就是一顆子彈。有些人已經嚇得抱頭蹲在原地,還有些人已經開始努力求生,有幾個人還是帶了保鏢在身邊的,他們已經開始暗中靠近在人群里放冷槍的家伙,努力掐滅危險。

    人群中有隱藏的人在放冷槍,而高處還有狙擊手,這個架勢就不是一般的人能搞出來的。這群人到底是哪里來的亡命之徒?

    黑暗中,有人已經向賀佑欽下手了,某個飛快撞過來的人被賀佑欽的保鏢一把撩開,手上的刀片瞬間劃上對方的脖子,這是沒帶槍的保鏢的某樣武器,左邊的保鏢帶著賀佑欽往前一撲,躲過了打在他剛剛站的地方的那一槍,就在賀佑欽被撲倒的一瞬間,他猛地一個翻滾,撲向另一邊,恰好躲過了接著打過來的一槍,整個人砸在地上不是一般的疼,但現在已經顧不了那么多了,賀佑欽被回過神的保鏢一把拉起來護衛在身后,前方不遠處被纏住的保鏢卻已經漸漸不支。

    因為不知不覺他身邊又多了兩個人,保鏢飛快地和人交手,卻難敵多人的圍攻,空氣中已經能聞到隱隱的血腥味,賀佑欽聽到他身邊保鏢的咬牙聲,在這么吵鬧的環境里這聲音竟然不是一般的清晰,保鏢的手也握地咯吱咯吱響。

    “你去支援他。”

    保鏢一愣。

    “快去!”賀佑欽幾乎厲聲命令道。

    保鏢不再猶豫,跟著加入戰局,在黑暗中一腳踢向敵人的手腕,手腕斷裂的聲音跟隨者對方的慘叫,然后短刀滑落在地上,賀佑欽在黑暗中看到這一幕,飛快地撲上去撿起地上的刀子。他的頭上已經開始流汗,因為在剛才他才反手解決掉一個,雖然不是第一次面對這樣的情況,但比起之前的追殺,遭遇這樣大陣仗的襲擊還是頭一回。

    在身后的人撲上來的時候賀佑欽不再猶豫,他反手扭住對方的胳膊一個轉身把人摔倒在面前,然后膝蓋猛地壓在對方的腹部,反手刺進了一刀子,剛喘了一口氣就聽到一聲槍響,然后手部劇烈的疼痛沖上腦門,拿刀子的手一松整個人都往前踉蹌了兩下,在這種情況下他還敏銳地朝左邊移動了幾步,躲過接下來的兩槍,整個人靠在一張大桌子的幕布旁邊,手上不斷地涌出血,汗也沾濕了頭發,賀佑欽一把拔出旁邊倒著的沒了聲息的家伙手里握著的槍,瞄準前方砰砰地兩下,幫他的保鏢解了圍。

    黑暗中看不清高處射來子彈的方向,但已經有人接近了那個位置,狙擊手從二層樓梯上摔下來,碰的一聲悶響在人群的尖叫中并不顯 并不顯眼。

    終于會合的三個人卻松了口氣,胡凱那小子總算沒有愣到底,應該是他的人解決了狙擊手。

    不過這次真是玩大發了,賀佑欽苦笑,更擔心厲容銳的情況。

    然后下一刻,讓他心驚膽戰的事情就發生了。

    燈光一瞬間亮了起來,現場的混亂顯露無疑,到處都是摔碎的盤子和爛成一團的食物和酒水,還有倒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人。

    那些兇徒已經被人解決了一大半,還有剩下的也不知所蹤,但是有一個人卻還站在高處,他手里挾持的竟然是厲容銳。

    “天啦,他胸口綁著炸彈。”

    “炸彈,是炸彈!”

    “我……我不要死,為什么會發生這種事情?!”

    刀子幾乎劃破了厲容銳的喉嚨,但那個明明應該膽小到哭泣的孩子卻一動不動,神情異常地鎮定,反而遙遙看著賀佑欽的時候眼神里止不住擔心,他不停用口型做著,“不要過來,不要過來。”因為挾持他的人一定會對賀佑欽提出條件。

    “賀佑欽,你是要自己一個人過來,還是讓整條船的人給你陪葬?”

    挾持厲容銳的人賀佑欽雖然沒有接觸過,但他那張臉賀佑欽并不陌生。那個人竟然是厲國新的兒子厲容文。

    “賀佑欽,你害死我爸媽,現在還想害死整條船的人嗎?”厲容文狀似瘋狂,語氣中的恨意卻直指賀佑欽,激動之下刀子又深了一步,厲容銳的脖子上已經開始滲血。

    他現在無比后悔沒有在當年進公司的時候解決厲國新一家,留下了這樣大的后患,讓賀佑欽不得不面對現在的狀況,厲容銳的心不斷往下沉。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我根本沒害過你父母。”據他所知,林梅已經帶著厲容文出國,厲容文出現在這里又說林梅遇害,肯定是又出了什么事情,但賀佑欽從沒打聽過林梅的情況,對他們后來的事情一無所知,厲容文這樣子多半是受人挑撥,成了別人手里的刀子。

    “你是被人騙了,你冷靜點。”

    “閉嘴!你才是騙子你才是騙子,本來我媽媽能跟我一起快快樂樂的生活,都是你害了她,都是你……要不是你我不會變成現在這樣……”厲容文精神恍惚,顯然已經不太正常了。

    “你過來!我讓你過來!”他陡然看向賀佑欽,大喝道。

    賀佑欽看著一動不動站在那里的厲容銳,神情一凜,默默往前走了兩步,卻被人一把抓住胳膊,胡凱搖了搖頭,他已經派人繞到后面試圖解決厲容文了,“佑欽,不要沖動。”

    賀佑欽扒開他的手,他的手臂還在流血,子彈應該沒有打到骨頭,但光是打傷手臂已經讓他的血沾濕了袖子。

    “賀佑欽,你這個懦夫,你想讓整條船的人陪你一起死嗎?啊?”厲容文突然一把丟掉刀子,拿出打火機。大廳里還剩下的人倒抽一口冷氣,因為厲容文的手不停在顫,火苗也一顫一顫的,幾乎快要點燃引線,誰也不能保證炸藥一旦爆炸會是什么情況。

    “我要過去。”賀佑欽撥開了胡凱,別說厲容銳還在對方手上,就算厲容銳不在,光是為了整條船上的人,他也不能站在這里不動。

    胡凱的臉色難看至極,厲容銳的臉色卻比他還要難看,他看著賀佑欽一步步靠前,幾乎快要露出哀求的表情讓他不要再過來了,他的脖子還被人緊緊掐著,身體也不是時候的開始劇烈地疼痛起來,但他卻一動不動地站著,看著賀佑欽離他越來越近。

    “哈,你來了,你終于來了,賀佑欽,你也有今天!你也有今天!”厲容文看著賀佑欽一身狼狽的樣子哈哈大笑起來,臉上神情扭曲,在賀佑欽往前靠的時候卻不斷地往后退,一直退到了二樓的甲板邊上,他挾持著厲容銳站到甲板的椅子上,那本來是給人休息用的,卻被厲容文當做高處俯視著賀佑欽。

    海風一陣陣吹來,吹亂了人的頭發,厲容文手里打火機的火光也明明滅滅,似乎要被海風吹滅了一般。

    “你想要我做什么?”賀佑欽在離他五六步的位置站定。

    “我要你跪下來給我父母賠罪。”厲容文掐著臉色泛白的厲容銳,厲容銳卻緊緊盯著賀佑欽,他心疼,這樣的事情不應該由賀佑欽來承受。

    賀佑欽神情一頓,緩緩地,緩緩地,在眾人的注視下跪了下來。

    厲容文見狀瘋狂地大笑起來,不斷地重復道,“你也有今天,你也有今天。”他的手已經不自覺地伸向引線,像是無意識的舉動。厲容銳眼神顫了顫,他陡然轉向賀佑欽,從一開始他就盯著賀佑欽,他不想讓他有危險,不想讓他出事,更不想他遭遇這場滅頂之災,胸口的疼痛和心頭涌起的情緒讓他一時間分辨不清,汗順著額頭往下流,他的白色小西裝已經灰蒙蒙的一片,沾滿了臟污和血跡。

    他靜靜看著賀佑欽,盯著他眼睛,視線已經越來越模糊,但他一刻也不想轉過目光。

    厲容文沉浸在自己恍惚的情緒里,引線卻已經被點燃。

    賀佑欽猛地站起來,厲容銳卻被厲容文緊緊地卡住,一動也不能動。

    他憑著僅剩的意識,對著賀佑欽微微笑了笑,做出三個字的口型,他來不及做的事情太多,甚至來不及告訴他真相,卻至少能在這個時候保護他,他不斷重復那個口型,眼神卻溫柔到了極致。

    然后在賀佑欽怔愣間,狠狠地咬住了厲容文的胳膊,厲容文吃痛之下松了手,厲容銳猛地往他懷里一撞,厲容文來不及平衡,而厲容銳也根本來不及回撤,順著巨大的沖力一起翻身掉了下去。

    半空中發出轟的一聲,濺起了巨大的水花。

    站在原地的賀佑欽被趕過來的保鏢撲倒在地,躲開了水花的沖擊,等到保鏢移開的時候賀佑欽卻一動不動,他張了張嘴巴,半晌吐出一個名字,“小火,小火!”

    然后猛地起身爬到欄桿邊上,胡凱從沒見過賀佑欽這么慌亂的樣子,此刻心里也揪成了一團,他抱住賀佑欽的腰,大喊道,“冷靜,冷靜,佑欽,我幫你救他,我幫你救他!”自己的眼睛卻濕潤了。

    賀佑欽轉頭看了他一眼,又看著焦黑的郵輪,眼神有一瞬間的茫然,終于因為失血過多暈了過去。

    作者有話要說:你們以為大厲就這么回去了嗎?╭(╯^╰)╮才不是,誰叫你們都不想我QA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