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繁華 > 第四十一章
    厲容銳在家里看到了電視上的新聞,一不小心打翻了桌上的水杯,他轉頭去廚房拿抹布的時候,賀佑欽已經開門進了屋。厲容銳的作息時間比賀佑欽要規律得多,雖然睡得不算早,但12點以前肯定會躺在床上,即使周末也會按時起床吃早餐,這點和一到周末就恨不得埋在床里的賀佑欽截然不同,但是兩個人的生活習慣偶爾也會互相影響,比如吃東西的口味,選衣服的風格等等。

    阿姨做完晚飯回去之后,厲容銳會在客廳里多待一會兒等賀佑欽,有時候拿著書不知不覺就睡著了,醒來的時候卻已經躺在床上,最開始總覺得一個大男人被另一個男人抱去床上各種別扭,等到說服自己這是小孩子的身體,而對方也把自己當成孩子來看待才慢慢釋然,然后又開始習慣家里還有另一個人,自己待著的時候反而覺得差了點什么。

    今天賀佑欽回來得比他預計的要早,厲容銳關掉電視,趿拉著拖鞋走到門邊遞了杯白水給賀佑欽,賀佑欽接過來喝了一口把空杯子放回廚房。

    蹂.躪了一下厲容銳的頭發后賀佑欽開口道,“我先去洗個澡,你要不要先去房間等我?”

    厲容銳沒反對,穿著賀佑欽買的藍布小睡衣進了房間,把自己放在松軟的大床上。之前在郭家宴會之后發生的事讓他們心生警惕,他們本來打算搬到市中心的公寓,但是因為近來事情一件接著一件,搬家的事就延誤了。東山別墅的位置實在太偏僻了一些,即使環境很好保全也很出色,現階段對他們而言卻不是一個好住處。

    厲容銳在腦中細想自己在德海的物業,搜尋合適的地點。想了半天突然回過神,不知不覺他已經把賀佑欽劃到自己的圈子里,之前一個人住的公寓第一個就被他排除在外了,他甚至還在考慮哪些樓盤離厲豐和鼎泰的距離都合適……

    賀佑欽在臥室的浴室里洗澡,不止水聲能傳出來,門上還影影綽綽能看見對方的影子,厲容銳翻身把被子拉開卷成一團,等空氣里都能聞到沐浴露的清香和水汽時,他又把頭往枕頭里蹭了蹭。

    然后床邊的位置下陷了一塊,賀佑欽就坐在他面前。

    浴袍披在身上,只在腰的位置系上了繩結,胸口有大面積的皮膚袒露著,頭發還在滴水,賀佑欽舉著手臂擦頭發,看到一動不動盯著他的厲容銳不由笑了笑,“怎么了?我以為你已經睡著了。”

    厲容銳搖搖頭,從被子里爬出來挪到他身邊,拉過他手里的毛巾。

    賀佑欽順著他的動作把毛巾讓給他,厲容銳的動作很輕,擦著擦著賀佑欽竟然有點昏昏欲睡。他白天的工作并不輕松,晚上又經歷了袁家那兩位的好戲,在厲容銳的動作之□體也放松下來。厲容銳看到他的樣子搖了搖頭,干脆把吹風機也拿了出來幫他把頭發吹干。

    雖然他很想知道晚上發生在Hillel的事情,但看到賀佑欽這么疲憊他也不打算去問了,而且以他現在的身份好奇賀佑欽和袁復立之前的事情有些不合適,但袁家的人最好別再把主意打到他們身上,厲容銳默默垂下眼睛,關了吹風機。

    賀佑欽打了個呵欠,掀開另一邊的被子躺進床鋪,剛剛厲容銳已經睡了一會兒,床鋪里很暖和,他舒服地翻了個身,閉著眼睛拍了拍躺在他旁邊的厲容銳,“睡覺吧。”

    厲容銳伸手關了床頭的夜燈。

    他們兩個出院以后就常常睡在一張床上,大概是因為冬天暖和又或者只是習慣做個伴,厲容銳聞著熟悉的味道,手悄悄伸出去摸到賀佑欽那邊和他挨在一起,漸漸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厲容銳就被賀佑欽的手機鈴聲吵醒了,賀佑欽像抱著枕頭一樣把他整個人圈在一邊,頭埋在兩個枕頭的縫隙里,睡得很安穩。

    厲容銳知道賀佑欽有輕微的起床氣,而且早上很不容易清醒,認命地從被子里爬出來,伸手去按他的手機,頭發因為昨晚剛洗過,睡一晚之后完全變成了雞窩四處亂敲著。他努力拉長身體,在不碰到賀佑欽的前提下拿到了他的手機,把鈴聲按掉。

    瞟眼卻看到郭睿發來的信息,然后臉上出現了柔軟的笑容,看著賀佑欽在晨曦下的睡臉,厲容銳心里變得很安定。

    “是不是郭睿打電話過來?”賀佑欽眼睛還閉著,聲音是剛睡醒時的沙啞。

    厲容銳側身到他那一邊拿到自己的板子,悉悉索索地寫字。

    等賀佑欽睜開眼睛的時候剛好看見他拿起板子。

    “生日快樂。”后面還有畫了個小小的愛心,用黑筆填成了實心的,看起來很可愛。

    賀佑欽一愣,伸手摸了摸頭,朝厲容銳勾了勾手指。

    厲容銳俯身過來,賀佑欽就親到了他的額頭上,濕軟的嘴唇一觸即分,表達著親近和喜歡。

    “謝謝,小家伙。我很高興,這是我們一起過的第一個生日?”

    厲容銳還在回味那一下的觸感,聞言之后點點頭,心里卻在想要送什么禮物給對方才好,又有些懊惱之前沒注意到這個,竟然是郭睿發來短信才知道今天是賀佑欽的生日。

    “今天帶你去Elegant,郭睿他們幾個應該有安排。”

    厲容銳笑了起來,因為最近的休養長出了一點肉的臉頰圓嘟嘟的,讓賀佑欽忍不住擰了一下,又笑起來,“你好像很高興?是不是很喜歡過生日,等你過生日的時候我送你一個大蛋糕怎么樣?”

    厲容銳怔了怔,接著含笑點頭。他過去真的沒有過過生日,沒人記得這種日子,到后來連他自己也不那么在意了,長到二十來歲,他以為自己對這種東西老早就不在意了,但有人惦記的時候感覺真的很不錯。

 &nbs sp;   像剛才賀佑欽做的一樣,他也朝著對方勾了勾手指。賀佑欽喉嚨里發出笑聲,卻沒拒絕,朝他俯□,厲容銳的那一下卻親在了臉上,結果似乎親得太重了一點分開的時候發出一聲響,賀佑欽大笑起來,直接勾著他的身體到懷里,揉著他雞窩亂翹的頭發,兩個人鬧成一團。

    直到賀佑欽離開,厲容銳都沒提起他昨晚在新聞里看到的東西。

    阿姨把碗盤收拾了一下打算在客廳里做個大掃除,厲容銳就去了賀佑欽專門為他準備的小書房。他打開電腦,瀏覽著網上的新聞,臉上平靜又審慎的樣子完全不像一個七歲的孩子。快速地切換頁面之后,照例下達了一系列的指令,看著頁面上數字的飛快變動,厲容銳緩緩靠在椅背上,又過了一段時間,電腦上就出現了新郵件的提示,厲容銳點開郵件,看完上面回復的結果用手指敲了敲鍵盤。

    袁復立,袁竟惟,不管他們在計劃什么都不會成功。

    厲容銳微微揚起下巴,陡然間臉色一變,他猛地捂住胸口,心臟砰砰砰地跳了起來,讓他一下子從椅子上跌下來,臉上血色全無。他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呼吸,艱難地挪動身體靠在在椅子旁邊,整個人蜷縮成一團。這樣的狀態不知道持續了多久才漸漸停下來,厲容銳伸手摸了摸沾著冷汗的額頭,嘴巴動了動發不出聲音。

    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醫院里。

    “醫生,醫生,病人的狀況不太好,你快過來看看。”

    “怎么回事?”

    “病人剛剛呼吸一度驟停,現在才緩和過來。”

    “他的身體在衰竭,這樣下去可能堅持不了多久。”

    “那我們該怎么做?”

    “通知他的家人,如果接下來一段時間在他身體完全衰竭之前沒辦法清醒,我們也無能為力了。”

    “我明白了,醫生。”

    郭睿又一次打電話過來時,賀佑欽順便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簡短地和他說了一遍,對方的語氣卻很意外。

    “按說我的消息應該不會這么滯后的,等我問問秘書。”

    賀佑欽聽著他隔著電話詢問秘書情況,之后郭睿才重新跟賀佑欽說起來,“袁竟惟粉絲鬧得事情昨天半夜就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了,但是今早關于這件事卻沒有任何的官方消息,正規媒體都沒有報道,不止這樣,連昨天晚上那些連線媒體的報道都全部撤除了。”

    “就是因為我才覺得奇怪。”賀佑欽拿著電話站到窗戶邊。

    “應該是有人在背后動的手,會不會是魏成?”上次賀佑欽的新聞就是魏成幫忙壓下來的。

    “不是他,如果是魏成他會通知我一聲。”袁竟惟是明星,賀佑欽卻不是。賀佑欽現在是厲豐的執行長,和鼎泰的關系也非常親密,他代表了公司的形象,如果再扯上什么小明星之間的多角戀未免難看,可一而不可再就是這個道理。

    賀佑欽本來是想看看袁復立和袁竟惟在耍什么把戲,誰知道對方的手段還沒用完就被人弄熄了。

    “不管是誰,應該都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郭睿倒是想得明白,他性格向來灑脫。“不過袁復立這次玩了個英雄救美難道是真的想泡你?”

    “袁復立想怎么樣我是說不清楚,姚真想泡你我覺得是真的。”

    “臥槽,賀佑欽你能不能別往我身上扯,我招誰惹誰了。”郭睿不滿地抱怨。

    “OK,這是你們的私事。”賀佑欽聳了聳肩。“袁竟惟昨天出現在Hillel不可能是巧合,不過如果他是跟袁復立約好的,這個計劃未免也太簡陋。”

    “你是說袁竟惟是自作主張?那他就是真的狠了,讓兩個粉絲朝你潑硫酸,就算稀釋了很多倍到底還是腐蝕物質,沾一點到身上整個人就廢了。”

    “粉絲大概只是見不得她們的偶像受委屈,應該也是被人煽動的。”

    “嘖,袁竟惟做的那些事情可沒人逼他,到底是什么腦回路才會扯到你身上?”

    “也許這件事只是袁竟惟的警告,對袁復立的。”賀佑欽輕輕笑了一聲。

    “我寧愿他們狗咬狗,但是你也要小心池魚之殃,被咬一口可不好受。”郭睿幸災樂禍。

    “我覺得……袁竟惟對袁復立不是那么簡單。”賀佑欽沉默了一會兒開口道。

    “什么?你說什么?”郭睿剛剛喝了一口水,正好嗆到喉嚨,他猛地咳嗽起來。

    “也許只是我的錯覺,不過我覺得他們確實不像一般的兄弟。”

    “不會吧,你是說他們可能有一腿?那厲……那你是怎么看出來的?”郭睿把原本想問的問題硬是壓了下去。

    “因為袁竟惟的眼神。”賀佑欽記憶里關于這個時空的過去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清晰,甚至擴展到某些片段,偶爾在睡夢中某個人說某些話的樣子也會突然跳出來。

    “你記得當初厲容銳出車禍的事情嗎,你說那并不是意外。”賀佑欽語氣平淡,卻突然提起了很久以前郭睿調查到的東西。

    郭睿也跟著嚴肅起來,他迅速地理解了賀佑欽的意思,“如果袁竟惟和袁復立真的關系不一般,他們的確有對厲容銳下手的動機。”

    賀佑欽拉開窗簾,“也許我應該到醫院去看看那個家伙,如果一切的源頭在他身上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