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繁華 > 第三十八章
    賀佑欽出院上班一個禮拜,厲豐里又有新的八卦開始流傳。

    “執行長,有您的花。”前臺的接待員看到賀佑欽進了大堂,立刻拿出一大捧白色的花朵,“今天是白色馬蹄蓮,祝您今天工作愉快。”

    “謝謝。”賀佑欽把花接到手里帶到三十樓,一進門秘書們都朝他點頭問好,“執行長,早上好。”

    “你們好。”賀執行長今天依然風度翩翩英俊優雅。

    直到他進了辦公室,秘書們才開始議論。

    “看到執行長手里的花了嗎?不知道是哪位名媛這么執著,天天送花給執行長,而且每天還不重樣。”

    “聽前臺的Cindy說對方其實還送了禮物,什么名表打火機領帶夾之類的,不過執行長都讓人退回去了,只拿了花。”

    “應該是花不好退吧。”另一個秘書接口道。

    “現在滿辦公室都是鮮花,昨天執行長還讓我把郁金香帶回家里。”

    “每天上班就像進了花園一樣。”

    “那是因為對方致力于每種花湊滿99朵。”

    “我想不出什么樣的姑娘能有這種執著。”

    “為什么不可能是男士?”Ann的一句話讓所有人噤聲,她們互相看了看,確實不乏這個可能,畢竟執行長就是厲總的另一半。

    “不過明知道執行長有另一半還做出這么明目張膽地追求行為,不管是男還是女都不是什么好東西。”一向犀利的總秘Ann高昂著下巴總結道。

    “可惜厲總一直昏迷不醒……”有人可惜道。

    她們跟隨厲容銳很久,崇拜英俊又有能力的上司并不奇怪。

    “厲總一定能醒過來的。”Ann瞥了對方一眼,“時間差不多了,做事吧。”聚在一起的秘書們各自散開,開始一天的工作。

    賀佑欽把手里的白色馬蹄蓮隨意地扔在窗臺上,然后坐到自己的位置,打開電腦之后和厲容銳進行清晨常規的視頻活動。

    “今天有好好吃早餐嗎?要聽護士的話。”他一邊說話,一邊著手整理手頭的文件。

    厲容銳用手寫板寫字,背景還是醫院的病床,他的傷需要在醫院多住一段時間,然后才能回家休養,前后至少要休息三個月才能開始簡單的運動。

    “今天來扎針的護士手很重,打針打得很疼。”厲容銳想了想,把今天護士教給他的表情畫了上去,一張可憐的小臉綴在句子的后面。

    “不要撒嬌,我知道你不怕打針的。”賀佑欽一眼看穿他。

    “真的很疼。”被拆穿的厲容銳也不臉紅,表現得一臉無辜,“你今天要來醫院嗎?”

    “今天有點忙,明天來看你。”賀佑欽把秘書早上送過來的文件規整到一邊。

    厲容銳點了點頭,有點舍不得這么快結束聊天,轉眼看到賀佑欽背景里的花束。

    “又有人送花給你?”他知道以賀佑欽的性格絕不可能自己買花插在辦公室,而他的秘書向來遵守規矩,不會逾越做出替上司買花這種比較私人性質的事情。

    “你喜歡?”賀佑欽反問。

    “不,我不喜歡,為什么最近一直有人送花給你,今天的和昨天的還不一樣。”

    “也許是狂熱的追求者?”賀佑欽給了個模凌兩可的答案。

    厲容銳聞言卻皺了皺小小的眉頭,他總覺得事情沒那么簡單,但是不管怎么樣,現在的心情非常不爽是真的。

    “我想和你一起吃午飯。”厲容銳艱難地舉著手寫板。

    “醫生說你現在最好不要多活動,要多靜養多休息,小孩子的骨頭很軟。”

    “真的不能一起吃午飯么?”厲容銳的表情讓賀佑欽不太好拒絕,他考慮了五秒鐘,“如果醫生許可的話,讓阿姨送你過來。”

    “太好了,我不打擾你工作了,我們中午見。”厲容銳快速地寫下一行字。

    賀佑欽點頭,“好的,中午見。”

    關了視頻后賀佑欽讓秘書訂了離厲豐不遠的藥膳館,讓她記得中午提醒他才開始投入工作。

    厲國新倒了之后,下面的人樹倒猢猻散,有些直接被清理出了公司,還有人看到形勢不妙已經自覺辭職了,但總有剩下的舍不得高薪和厲豐優渥的福利不舍得走的家伙。

    比如錢凱。

    養家養房養車養孩子。在德海這種寸土寸金的地方,什么東西都比別的地方貴。

    錢凱這種外人看來鑲金的高管,其實開銷也比別人大得多,再加上他未婚妻剛懷孕兩個人正準備結婚,之后還要生孩子,錢凱顯然沒辦法立刻找到與厲豐薪資相差無幾的新工作。所以即便公司內部各種人事調整,他也沒舍得離開。

    只是工作起來變得更加小心翼翼,生怕上面那誰看他不順眼一腳把他蹬了。

    沒多久,錢凱就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他親自招聘進厲豐的沈燁居然得了執行長的青眼,直接調到了上面,不止如此,江亞偉頂替了財務長的位置,梁生成了業務部的頭頭,原來的財務長被送進了監獄,諸如此類的人事調動讓錢凱漸漸看清了厲豐的形勢。

    賀佑欽顯然已經把厲豐控制在手里,錢凱想要在這種情況下得以喘息,要不就投誠,不過就算投誠他也不一定能夠得到賀佑欽的諒解,畢竟之前敵對的太不客氣。

    錢凱覺得這是個教訓,他以后應當記得做人留一線,否則不至于落到如今的地步。

    因為對未來一段時間的工作前景比較悲觀,所以賀佑欽召見他的時候,錢凱心里七上八下,十分忐忑地推門進了辦公室。

    后者正在埋頭辦公。

    錢凱比賀佑欽還要大幾歲,偏偏在他面前大氣都不敢喘,對方沒有抬頭,他就一動不動地站著。

    誰知道賀佑欽一抬眼就朝他微笑,他把黑色的簽字筆蓋好放到一邊,“錢總監,我給你個機會,你要不要?”錢凱沒想到進來會聽到這樣一句話。

    他連愣都沒愣,答案幾乎脫口而出。

    “當然。”他猛地點了點頭。

    “LFG想要脫離厲豐,而厲豐在LFG有部分持股,我希望今年年底公司的大會上還能看到LFG的年度收益報表,這件事情交給你。”

    錢凱咬了咬牙,答應下來,“ 來,“我會做到。”他知道這是賀佑欽在考驗他,既是難題也是機會。LFG想要脫離厲豐需要很大一筆資金,袁竟惟想要拿出這筆錢要靠娛樂圈,那是他立身的根本,想要讓LFG完完全全變成厲豐的,就要讓袁竟惟在圈內再無立身之地。

    他們圈外的人想搞垮圈內的明星或許有些麻煩,但想搞臭一個人只需要簡單的手段,誰叫明星是公眾人物,最重視形象,而袁竟惟優質偶像的形象并不牢固。

    錢凱幾乎在瞬間有了想法。

    即使是厲總醒過來想要對付他他也顧不了那么多,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討好眼前的BOSS。

    “我會把這件事情辦妥,您放心。”錢凱立下投名狀。

    “我很期待。”一臉微笑的賀執行長從始至終都那么淡定。

    錢凱出門的時候遇見正要敲門進來的沈燁,對著這個曾經的下屬他心里簡直千言萬語又說不出來,只能拍拍他的肩膀以過來人的口吻道,“跟著執行長好好干。”

    沈燁依然是曾經專注又認真的樣子,“我會的,錢總,您慢走。”

    錢凱因為他一如既往的態度心里舒服了很多,臉上有了那么一丁點笑意,擺擺手離開了。

    沈燁進了賀佑欽的辦公室反倒放松下來,把手里提著的保溫桶放到桌上。

    “剛剛在門口遇見錢總監。”

    “對你一如既往?”

    “是,還有那么點前浪死在沙灘上的感覺。其實他人不壞,就是站錯了隊。”

    賀佑欽笑了笑沒說話。

    沈燁也聰明地轉開話題,提了提那個保溫桶,“岑菲特意在家煲的湯,給您補身。”

    賀佑欽接過來,“替我謝謝她。”

    “她前段時間在做手術,要不是那樣她說一定親自來看您。”岑菲作為沈燁的家屬和賀佑欽見過一次,對沈燁的這個上司非常有好感,賀佑欽受傷期間沒少送他湯湯水水。

    “讓她不用擔心,自己保重身體。”

    “這句就免了,我會吃醋。”大塊頭的沈燁說起促狹的話和他的氣質實在不相符。

    “那我下次看她的時候親自告訴她。”

    “……”沈燁哭喪著臉。

    “對了,岑菲上次做的珍珠糯米釀很好吃,我讓方阿姨有空去跟她學。”

    “您也喜歡甜食?”

    “家里的小孩喜歡。”賀佑欽臉上平淡,嘴角卻微微勾起。

    沈燁感嘆,“你對兒子真的很好,不知道什么時候我才能有小崽子啊。”他嘆了口氣。

    “等把南極星的事情做完,我放你大假。”

    “沒有比這個更好的獎勵了。”沈燁笑嘻嘻地說道。

    “說說你在南極星那邊的進度,做得怎么樣了?”

    “我現在跟謝春生私交不錯,他偶爾會找我一起去打高爾夫,不過我對小球不太擅長。”沈燁摸了摸鼻子,“他的確是個很有野心的人,現在南極星是奇貨可居,暗里抬價的事情他沒少做,但是核心技術和那幾個技術員已經被他挖到了手里。謝堂挺慘的,他到現在都以為他弟弟一心為公司賣命。”

    “謝堂本來不想賣南極星,要不是實在缺少資金,南極星不至于到這個地步。”

    “是,所以收購的事情才會拖了這么久。”沈燁聳了聳肩,“本來這星期要進行競購硬是拖到下禮拜了,另外我發現謝春生的確有私下和人交涉。”

    “知道有哪幾撥的人嗎?”

    “除了明面上的那幾家,宋一鳴的公司也對南極星有意思,不過宋一鳴接觸的是謝堂。謝春生這邊除了我們之外似乎還看好另外一家公司。”

    “應該是袁竟惟他們。”

    沈燁一愣。

    “袁復立在蘆輝身邊做特助,蘆輝想讓袁復立去接觸謝堂,暗中得到南極星的技術,而袁復立根本沒打算按蘆輝說得做,他想自己把南極星搞到手,順便拖垮鼎泰。”

    “您怎么知道的?”沈燁按捺不住地問。

    “猜的。”賀佑欽笑得很欠扁。

    沈燁對自己老板時不時調戲人的惡趣味非常無奈。

    “謝春生其實到現在還沒決定,他應該在猶豫。他曾經提過一兩次想見飛揚的話事人,被我拖過去了,我想這也是他遲遲無法下決定的原因之一,我能肯定的是,至少在謝春生心里飛揚肯定是優先選擇的公司之一。”

    “要想個辦法打消謝春生的疑慮。”

    “難道您真的打算見他?”沈燁訝然,“他一直以為我在厲豐是做商業間諜的,他見到您會嚇死。”

    “我沒說要親自去。”

    “那您有合適的人選?”

    賀佑欽點點頭,拿出最上面的一份文件遞給他。

    “沈司言?不會是那個沈司言吧,您把他從立京挖過來了?”

    賀佑欽點點頭,“我已經任命沈司言做飛揚的總經理,說服謝春生的事情就交給他出面。”

    沈燁對自己老板的神通廣大又有了深一層的認識,然后他想起另一樁事。

    “有件事情一直想和您說。”

    “什么事?”

    “飛揚之前做的幾筆投資都非常成功,不過最近我發現除了飛揚之外,大盤進了個厲害的人物,眼光非常犀利毒辣,我們做的幾項投資他也有加入,除此之外對方在A國的幾項投資和我們也有交叉。一開始我以為對方是盯上了我們,一直在跟著我們投資賺錢,后來才發現不是,有時候對方下手比我們還要快,而且這家伙進入市場的時候玩的很小,現在資金已經翻了幾十倍,非常厲害。”

    賀佑欽讓沈燁投資的基金和股票都是在他的記憶里大賺過的,所以飛揚的資產累積才會這么快,沒想到這個平行時空竟然還有人有這樣的眼光。

    “如果對方沒有惡意,暫時不用管他。”

    沈燁點頭,他出去之后,賀佑欽放下文件活動了一□體。目光觸及窗臺上一束疊著一束的花,不由挑了挑眉,他抽出今天那束馬蹄蓮里夾著的卡片,看到上面龍飛鳳舞的簽名。

    袁復立的花已經送了一個星期,接下來應該進行下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