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繁華 > 第三十四章
    賀佑欽的損友中,胡凱總是眼神最利的家伙。賀佑欽抱著厲容銳一出來,胡凱就看到了,然后笑瞇瞇地端著酒杯湊過來,笑得像只狐貍。

    厲容銳用手指夾著厲容銳一截袖子,示意賀佑欽把他放下來,果然一脫離陽臺那個地方,他就再也不‘困’了,賀佑欽揉了揉他的頭發,順著他的意思讓他自己站著,即使是這樣厲容銳也靠在賀佑欽身邊,就像他的小尾巴。

    胡凱饒有興味地看著一大一小的互動,抱著胳膊說,“這才多久你就把這小家伙馴得這么熟了?”他伸出食指摸了摸下巴,“看不出賀少你還點了帶孩子的技能?”

    賀佑欽沒理他,被‘馴養’的‘小’家伙卻抬頭掃了胡凱一眼,毫不掩飾眼神中赤果果的鄙視。

    “嘶——”胡凱眼神一亮,對著賀佑欽道,“我發現這孩子挺有靈性的。”他一拍手掌,忽然興奮道,“小家伙來拍我的廣告吧!”

    厲容銳一臉莫名其妙看瘋子的眼神對著他,賀佑欽卻了然,“你最近又瓶頸了?”

    郭睿胡凱他們都是一個圈子的人,但各有各的愛好和事業,郭睿接了他媽那邊的擔子,做的公司跟上面有千絲萬縷的聯系,利潤高限制也比較大,但他自己覺得挺有樂趣。

    而胡凱的興趣在拍廣告。本來胡家是做地產的,胡凱卻拿著家里給的創業資金進軍娛樂圈,業內最大的廣告公司就掛在他的名下,而他自己就是公司里的王牌導演。

    胡凱有點藝術家的脾氣,見風就是雨,而且嫉惡如仇,所以當初在以為賀佑欽被‘欺負’了的情況下,他也是第一個跳出來打算整厲容銳的人。

    胡凱這人最大的特點就是一旦遇到瓶頸那折騰的不止是自己,連帶著整個公司的人他周圍的朋友沒一個幸免于難。胡導發起脾氣,暴躁不說整起人來還要命,而一旦有了靈感那是萬事都好說。

    此刻他看到厲容銳就像是看到了最好的素材,連眼睛都在發光。

    胡凱笑瞇瞇地誘拐道,“小朋友幫我拍個廣告唄,保證又好玩又有趣還能上電視哦。”

    賀佑欽忍不住笑出聲,因為胡凱誘惑人的樣子實在太沒品了。厲容銳根本不買他賬,淡淡地掃了他一眼,伸手牽住賀佑欽的手,仿佛在表達不想跟這個人說話……

    胡凱十分受挫,可憐巴巴地望著賀佑欽,想讓他勸幾句。

    “這種事情我也要尊重他的意見,你看著我沒用。”賀佑欽聳了聳肩,給了個愛莫能助的表情。

    “我不信,我有預感,只要你說讓他去他肯定會愿意去的。”然后找厲容銳求證。

    厲容銳抿著嘴巴沒做聲。

    胡凱一拍大腿,“看吧看吧,他就是這個意思。”

    賀佑欽無奈,“你到底遇到什么瓶頸了?圈內圈外那么多的選擇,獨獨找上小火?”

    “這不是家里老頭給我的任務嗎,新一期圣海花園的售樓廣告啊,老頭子說肥水不流外人田,廣告就交給我拍了,但要是我拍不好就一分錢沒有,自家公司的廣告我肯定要弄到最好,就是找來找去都找不到我想要的演員。這孩子很適合我廣告腳本里的形象,你就讓他試試又怎么了?”

    厲容銳其實并不喜歡過多的接觸媒體。德海的媒體曾經一度非常‘眷顧’他,好的壞的贊揚的懷疑的,各種各樣的新聞讓厲容銳有段時間的曝光率相當高,后來還是特意找人打了招呼這種無意義的報道才漸漸少了,這種情況下厲容銳對傳媒自然沒什么好感。

    但是這個胡凱是賀佑欽的朋友,而且似乎還屬于好哥們那一類,不然賀佑欽對他的態度不會這么隨意自然。

    胡凱看了看大的又看了看小的,知道這兩個人都在等對方拿主意,瞬間有了思路。

    他笑瞇瞇地對著厲容銳道,“小火是吧,叔叔是你爸爸的朋友哦,你要是能來幫叔叔拍廣告就是幫了叔叔大忙,到時候我請你吃冰激凌好不好。”

    胡凱怪叔叔的樣子讓厲容銳直皺眉,拉著賀佑欽遠離了他兩步,心里卻在考慮,雖然這個人看起來不太靠譜,但如果能幫到賀佑欽的話……

    他抬頭看了眼賀佑欽,發現對方也臉帶笑意的望著他。厲容銳遲疑了一會兒,最終小幅度的點了點頭。

    “真的?這是答應了?”胡凱興奮起來。

    厲容銳沒理他,讓他一個人在那興奮,牽著賀佑欽走到另一邊拿飲料。

    “真的想去拍廣告嗎,如果不喜歡的話可以拒絕的,不用勉強自己。”只剩他們兩個的時候,賀佑欽開口問厲容銳。

    厲容銳聽到他的話反而堅定了自己的想法,不管怎么樣,賀佑欽一直在幫他照顧他,就算不知道他真實的身份也沒有因為跟他的過往嫌棄過厲存焰,反而對他很好。厲容銳想力所能及的幫他做一點事情,哪怕是幫他的朋友也無所謂。

    他搖搖頭,捏著賀佑欽的手心,讓他攤開手在他的手上寫道,“我愿意去,沒關系。”

    賀佑欽似乎也看出他深層的 他深層的含義,眼神跟著柔和下來。

    “好,到時候我陪你一起去。”

    厲容銳不自覺露出笑容,寫完字之后也乖乖把手放回去,讓賀佑欽方便牽著。

    賀佑欽和胡凱說好了時間,厲容銳站在他身邊聽賀佑欽對胡凱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和限制,拍廣告畢竟是要曝光,賀佑欽提出的諸如拍攝時間,拍攝內容的限制并不過分,但條理分明,幾乎把每一種情況都想了,基本都是在為厲容銳爭取利益。

    胡凱哪怕是哥們也沒占到什么便宜,最后無奈笑道,“我真是怕了你了兄弟,你這簡直是天生的奸商啊,我真的同情你談判桌上的對手。”

    “不用同情了,他們向來感激我。”賀佑欽拍拍他的肩膀,“我們剛剛說的如果你沒什么異議的話就改天到公司來簽約,逾時不候。”

    “咳咳……”胡凱指著他說不出話。

    賀佑欽挑眉,“要不是小火答應了,你這廣告也拍不成,親自來簽約也虧不了你什么。”

    “行,不說了!我答應就是,你說了算。”

    于是拍廣告這件事情就這么定了下來。

    突然起頭的事情聊完了,胡凱和賀佑欽這才說起別的。

    “我剛剛看到袁家的那兩個也在陽臺,你們怎么碰一塊了?”

    賀佑欽喝了口果汁,搖頭笑道,“他們演戲演得那么開心,一個個都想拉著人當觀眾,累得慌。”

    “又想在你身上打主意?”胡凱瞇了瞇眼睛,動了一下嘴巴,“要不要我幫忙收拾?”

    “你還是別攙和進來了,你家里事情本來就多。”

    胡凱訥訥道,“過了今年情況應該會好一點,到時候我也能松手做些事情了。”胡家年輕一輩人不少,出色的人才也多,繼承人向來是能者取勝,所以競爭也很激烈。

    “不用擔心我,好好做你自己的事情。”賀佑欽拍拍他的肩膀。

    胡凱笑了一聲,“兄弟幾個本來就該互相幫忙,你要是真有用得著我的地方盡管說。”

    “我知道。”賀佑欽點點頭。

    “袁家的那些人……”胡凱冷哼一聲,“蹦跶不了多久。”

    “你也別把人想得太簡單。”賀佑欽停頓了一下,“那個袁復立不像他表現得那么神經質。”

    “你看出了點什么?”

    “只是感覺。”賀佑欽搖搖頭。

    厲容銳牽著他的手不自覺地收緊,讓賀佑欽注意到他。

    “怎么了?”

    厲容銳搖搖頭靠著他的腿,像是剛才只是無意識的舉動。

    “你這也太疼他了吧。”胡凱戲謔道,“要不以后再養個孩子吧,我覺得你還挺適合養孩子的,反正你跟厲容銳已經分開了,以后想找男人找男人,想找女人找女人,想要個孩子還不容易。”

    一把餐刀掉在他腳邊,胡凱猛地往旁邊跳了一步,那餐刀剛剛差點扎到他的腳趾!嚇了他一大跳!

    厲容銳默默彎腰把餐刀撿起來放在一邊,滿臉無辜。

    賀佑欽莞爾,摸了摸厲容銳的頭,對著胡凱道,“他不是故意的,下次小心知道嗎?”

    厲容銳默默點了點頭,相當乖巧的樣子。

    胡凱嘴角抽了抽,他這個事主連發言的權利都被忽略了。

    賀佑欽接上上一個話題,“那些事情到時候再說吧,我暫時還沒那個打算。”

    胡凱也回過神,“反正我認識的美人多,只要你想,到時候就給你介紹。”

    厲容銳低頭看了眼手里不夠鋒利的叉子,嫌棄地放到了一邊。

    宴會結束之后,賀佑欽和郭睿打了招呼,又跟郭成秋夫婦告別,才動身準備離開。

    厲容銳畢竟是小孩子的身體,抗不住疲倦已經睡著了。拒絕了傭人的幫忙之后,賀佑欽抱著他出了庭院。

    之前的那輛車送去保養,賀佑欽臨時換了輛奔馳,原先車內的安全座椅拆下來沒來得及裝在現在的車上,所以只能暫時把厲容銳安排在副駕駛,俯身幫他系好安全帶,賀佑欽發動了車子。

    車子是往東山別墅的方向在開,只是開了一段路之后賀佑欽漸漸覺得有些不對,路上的車子實在太少了……就算現在已經快12點,往東山別墅的路也比較偏僻,但不可能一輛車都沒有……

    走到三岔路口的時候,賀佑欽不動聲色地打算向左急轉彎上內河大道,就在他調轉方向盤的時候,一把刀子從后面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往右。”

    作者有話要說:這個時間果然*已經好了,補更新,這是7號的更新,8號的更新照舊。留言明天回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