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繁華 > 第二十七章
    厲國新在董事會上被賀佑欽將了一軍的事情在會議結束沒多久就傳了出去。

    連跟著賀佑欽參加會議的幾個人在有心理準備的情況下都吃了一驚,公司的員工簡直是刷新了三觀,溫文爾雅總是貴公子模樣的賀執行長居然這么兇殘,高富帥還有高智商什么的簡直是在論證上帝的不公平。有心的人開始期待公司的變化,對部分女職員來說就更簡單了,有個養眼的BOSS走出去都是面子啊,她們對公司的這種發展樂見其成。

    公司的消息長了腳一樣傳的沸沸揚揚,當事人卻已經開車離開了厲豐,把后續事情交給了姚真。

    向太陽小學每周五是例行的課外活動時間,對厲容銳這種每天只上半天課的特殊存在來,課外活動什么的就是扯淡,完全沒興趣加上完全沒必要。

    但是這周五要開家長會,要給家長展示學生的課外活動的成績,甚至參觀他們的課外活動,所以厲容銳被迫留下來,按老師說的在課外活動結束之后和家長一起離開學校。

    厲容銳相信,在老師找不到賀佑欽之后,也只能老實開完家長會,就算事后來問自己,他扯兩句對方很忙臨時要開會沒什么時間來參加就行了。

    所以最開始還是按照學校的安排被送去了課外活動的地方。

    厲容銳坐在體育館里,看著半大不小的孩子在老師的指導下蹦蹦跳跳,游泳打球什么的,表情也跟著舒緩了。這世上沒什么過不去的坎,但很多事情都需要時間讓人自我沉淀和緩解。

    厲容銳目前就處在這個自我調節的時間段里,在接受了過去的某些真相和事實之后,一味沉浸在痛苦里放任自己頹唐并不是他會做的。

    厲容銳的位置離游泳池不遠,一動不動注視前方的模樣太像發呆,也沒引起什么人的注意,直到某個小姑娘飛一般地朝這邊奔過來。

    “厲存焰,厲存焰,你爸爸來了,你要和我去看看嗎?”小姑娘氣喘吁吁的,不知道是跑的太急還是心情激動,臉上紅撲撲像蘋果一樣,本來就漂亮的小臉蛋看著更加可愛了。

    厲容銳卻愣了。

    賀佑欽怎么會來?他明明沒有告訴他家長會的事情。

    他臉上疑惑的表情太明顯,連小姑娘也一眼看明白了,一把抓住他。

    “我剛剛在門口幫老師接家長嘛,然后就看見你爸爸了,我直接把他帶到教室了,然后好多家長都圍上來跟他說話哦,你爸爸真好看。”小姑娘眨眨眼。

    她是厲容銳的同班同學,之前從沒和他說過話,現在卻像是話匣子開了一樣,嘰嘰喳喳的不停。

    “走!我帶你去。”風風火火的小姑娘扯著厲容銳就往外跑,一直把他拖到教室門口。

    此時,家長會已經開始了,老師站在講臺上說著什么,下面的家長排排坐。有好幾個小孩子都在教室外面的窗戶位置偷偷往里看。

    厲容銳也被小姑娘扯到了窗戶邊,她直接推開了幾個人,把個子很小的厲容銳推到前面,指著教室里那個西裝革領,連坐著都比旁邊的人高上一截的英俊男人小聲道,“那個,那個,是你爸爸吧。”

    厲容銳愣了一下,張了張嘴。呆愣愣的樣子讓小姑娘捂著嘴直笑,也讓旁邊的幾個小朋友注意到這里,看到小姑娘指著的男人,他們都紛紛問,“厲存焰,那是你爸爸嗎,你爸爸是干什么的?”

    “他長得真好看。”

    “對對,我剛才看到好多家長找他說話,那個張小雙的媽媽。”

    “還有王平的媽媽。”

    “何晴的媽媽。”

    “你爸爸好高~”

    ……

    小孩子你一句我一句的,厲容銳瞬間成了中心人物。

    來上學這么久一直被孤立起來的厲容銳,竟然因為爸爸長得帥立刻就成了小朋友中的焦點。厲容銳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偏偏還真的生出一種與有榮焉的感覺,這種詭異的小驕傲讓他有些無措。

    不過賀佑欽確實是鶴立雞群。在一群年紀比他大氣勢沒他強氣質沒他好的家長中,這么年輕英俊的爸爸的確讓小朋友們羨慕。

    厲容銳站在窗戶邊,默默看著里面。誰知道原本應該看不見他的賀佑欽卻忽然回過頭,正好看向他這個方向,他甚至對他眨了眨眼睛。

    厲容銳措不及防往后退了兩步,不小心撞到身后的小朋友。

    “厲存焰?”后面的學生不解地望著他。

    厲容銳立刻拿出板子,寫了“對不起”三個字,然后轉身一溜煙地跑了。

    回到體育館,厲容銳悶聲不吭地坐在之前的位置,僵著一張臉望著清澈的游泳池。
    就在剛才,就在剛才他居然覺得賀佑欽真的挺好看。

    好像有哪里不對啊……

    厲容銳低下頭,無聲地嘆了口氣。

    游泳池那邊突然傳來嘈雜的聲音,好像是有個正在練習游泳的學生溺水了。

    厲容銳下意識的反應就是撩衣服下水救人,等到跑到游泳池邊看到游泳課的老師已經游過去迅速地把人帶到岸邊了,厲容銳才想起來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就算下去了也是不自量力。

    游泳池邊里里外外擠了不少學生,都是看熱鬧的,年紀不等推推嚷嚷的,維持秩序的老師也迅速趕了過來。溺水的學生已經被送去了醫務室,厲容銳準備離開,身后不知道有誰撞了他一下,游泳池邊本來就很滑,厲容銳被突然地一撞即使有心站穩也沒辦法,‘噗通’一聲掉進了水里。

    他本身是會游泳的,但是突如其來這么一下讓他也沒反應過來,滑動了一下就發現腿抽筋了……

    原本看他掉進水里擺動了幾下的學生都以為他會游泳,還在旁邊笑了幾聲,直到看到他似乎在掙扎才發現事兒不好了,紛紛大叫道,“有人掉水里了。”

    學校游泳館的池子是為了教孩子游泳,并不是游樂場的那種淺水池,不會游泳的人掉下去是真的可能發生危險的。因為剛剛送那個溺水的學生離開,已經走了一批老師,還在體育館的都是為了維持秩序的。聽到聲音趕過來的時候,已經有好幾個學生趴在游泳池邊試圖把人拉起來了。

    不等老師跳進水里,已經有個成年男人跳了下去,不一會兒就托著小男孩上了岸。

    男人的西裝扔在一邊,里面穿著的白襯衣全濕了緊緊貼在身上,他把小男孩放在泳池邊做了緊急的處理。

    厲容銳溺水的情況并不嚴重,嗆出兩口水就緩了過來,睜開眼就看見賀佑欽微皺著眉頭俯在他身體上方,他冷得打了個顫,游泳館雖然開著暖氣,這會兒的天氣也已經很冷了。

    厲容銳被抱了起來,緊貼著賀佑欽的胸口,雖然兩個人身上都是濕的,但是賀佑欽身上卻冒著熱氣,聽著男人沉穩的心跳,他下意識地放松了身體,緊緊抓著賀佑欽的襯衣。

    厲容銳的班主任聞訊也趕了過來,看到冷著臉的賀佑欽頓時又急又尷尬。

    “賀先生,這……”

    “什么都不用說了,拿條毯子過來,還有干凈的衣服。”

    “好的。”班主任連忙讓人去拿東西,小孩子在學校出了事情是最麻煩的,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在學校里出了問題,學校都免不了責任,她哪里想到恰恰一個家長會的時間厲存焰就在游泳池溺水了呢。

    在醫務室里換了干凈的衣服,又包上厚厚的攤子,厲容銳的臉色終于恢復了一些。

    一直在忙的賀佑欽卻打了個噴嚏,讓迷迷糊糊本來快要睡著的厲容銳驚醒過來。

    看著渾身*臉色卻沉冷的賀佑欽,厲容銳心里打了個突。

    指了指床邊桌子上擺著的紙筆。

    賀佑欽起身給他拿了過來。

    厲容銳半躺在床上,用細瘦的胳膊托著本子,“我沒事了,你快點回去換衣服吧,會感冒的。”他眼巴巴地瞅著賀佑欽,因為瘦的緣故,那雙眼睛顯得格外大,像是什么情緒都掩藏不了。

    賀佑欽摸了摸他半濕的頭發,“這里開了暖氣。”

    “可是現在天氣很冷,你的衣服還是濕的。”末了,又凌亂地添上一句,“對不起,是我沒站穩。”

    賀佑欽沒說話,他笑著摸了摸厲容銳的頭發,略高的溫度讓厲容銳舒服地瞇了瞇眼睛。

    “你睡一會兒,等下帶你回家。”

    厲容銳點頭,閉上眼睛。

    賀佑欽把暖氣又開高了一些,靠在床邊的椅子上,同樣閉起了眼睛。

    仿佛都在小憩的兩個男人實際上都沒有睡著,甚至心里同時冒出了一樣的念頭。

    剛才掉進游泳池的事并不是意外。

    賀佑欽后來換了一身學校體育老師的衣服,外面還套著自己的厚西裝,看起來有些不倫不類。但他牽著厲容銳離開的時候還是引來了一群人的注視,不少女老師看著他時眼睛都是亮晶晶的,厲容銳抓緊了賀佑欽的手,引來男人的注視。

    “怎么了?”

    厲容銳朝他伸出雙手。

    賀佑欽挑眉,隨即笑了笑,把他抱起來。

    厲容銳立刻埋頭在他的脖子里,遮掩住臉上的表情,嘴巴抿成一條直線,那些女人干嘛老是盯著賀佑欽看,不知道他不喜歡女人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