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繁華 > 第六章
    賀佑欽自從上次出了車禍之后就特別愛犯困,醫生說這是身體在自我調節恢復,郭睿見不慣他沒事成天宅在家,一天三次電話催他出門,賀佑欽推不過,就應了晚上的約。

    郭睿他們約在Elegant見面,這地方曾經是賀佑欽跟他們小聚的地方之一,胡凱喜歡Elegant的美人,郭睿喜歡Elegant的格調,至于賀佑欽,他是習慣了。

    車剛停到Elegant門口,門童就殷勤地迎上來,臉上帶著不讓人討厭的熱情笑容,“賀少,歡迎。”

    賀佑欽點點頭,把鑰匙遞給他,讓他把車子開走。

    另一個侯在一邊的是Elegant的大堂經理,見賀佑欽下車就走上前,親自引領他,“賀少,請。”

    “叫賀先生就行了。”賀佑欽擺擺手。

    經理微微一愣,又極有眼色地改了稱呼,“賀先生您請,郭少他們已經在里面了。”

    賀佑欽點頭,“郭睿他們來了多久?”

    “已經到了一會兒了。”

    經理一直把他送到包廂門口,賀佑欽剛伸手握住門把,想了想,又轉回頭叫住經理,“我的東西還放在你們這兒吧?”

    “是的,我們一直妥善保管。”經理連忙表示。

    這些大少爺他們得罪不起,放在這里的東西哪敢亂動。

    “待會兒給我送到包廂,我一會兒帶回去。”

    “好的,賀先生。”

    賀佑欽推開了包廂的門,郭睿他們幾個都在,還有他們那一圈的幾個朋友,宋一鳴,魏成,賀佑欽跟郭睿是過命的交情,和胡凱是一起玩大的,宋一鳴,魏成因為家世相仿,又都是一個圈的人,之前倒是挺熟,不過,從賀佑欽和厲容銳的事情鬧出來之后,他們就避遠了些,想不到今天竟然能在這種場合看到他們。

    “喲,看是誰來了。”賀佑欽剛進門,胡凱就開始嘴上放炮,他對賀佑欽當初執意要跟厲容銳在一起的事情非常有意見,一直萬分不待見厲容銳,對腦子抽了筋的賀佑欽也氣的不行,賀佑欽因為這事,跟他一度鬧得不太愉快,就算上次胡凱去醫院看他的時候都沒怎么說話。

    賀佑欽直接從桌上取了個被子,倒了半杯伏特加,一口喝了,對著胡凱道,“權當我賠罪了。”喝完酒,順勢帶出一抹笑。

    其他的人都開始起哄,就郭睿連忙奪了他的杯子,“才出院呢,不要命啦?”

    “誒,看看看看,還是郭睿心疼佑欽。”宋一鳴拍掌大笑,似乎跟賀佑欽之間從來沒什么隔閡。

    胡凱也瞥了他一眼,又盯著空酒杯,嘆了一口氣,“算啦,咱們之間又不是外人。”坐他旁邊的女伴適時地說了幾句暖場話,這氣氛瞬間就熱了。

    賀佑欽和胡凱郭睿坐得近,他沒帶女伴,就有一搭沒一搭的和他們兩個說話。

    那杯伏特加下去之后,郭睿就做主給賀佑欽叫了礦泉水,弄得宋一鳴又哈哈大笑,胡凱卻坐著半天沒作聲,看著賀佑欽悠哉靠在沙發里一副懶散的樣子,終于忍不住了。

    “你有什么打算?”他開口就問了句讓郭睿愣神的話,順著他的話頭就往賀佑欽臉上看。賀佑欽窩在沙發里,腿微微前伸,貼合腿型的窄褲勾勒出極其優美的形狀,他微微揚了揚下巴,“你問哪方面?”

    胡凱沒說話,就這么盯著他,要是往常,賀佑欽應該就招了。

    可這次,他還是那副老神在在地樣子,一邊喝著礦泉水一邊跟著包廂里放的歌打拍子。

    宋一鳴不知道什么時候湊了過來,對著賀佑欽道,“佑欽最近忙的事情可不得了,連我都聽說了。”

    賀佑欽嘴角挑起,“哦?”

    宋一鳴笑了笑,剛想拍拍他的肩膀,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拍不下去,半途轉了個彎,又把手收了回來,“佑欽不是打算收購南極星?”

    賀佑欽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微微側頭,看著他,“你有興趣?”

    宋一鳴一愣,沒想到賀佑欽這么直白,卻也沒猶豫,“南極星確實不錯。”算是變相應了賀佑欽的話。

    賀佑欽點點頭,“南極星有些意思,不過收購還為時過早。”

    宋一鳴心里一動,賀佑欽的話顯然和他得到的消息不同,他不覺多打量了對方幾眼,想從他的神色里看出些蛛絲馬跡。

    賀佑欽低聲笑了笑,“你要是對南極星有意,不用顧慮我。”

    “此話當真?”宋一鳴雖然這么問,但他知道賀佑欽說出話絕不會反悔,此時聽了他的承諾不覺心里大喜,但是多疑的性子又讓他忍不住多問了兩句,“你之前不是對南極星勢在必得嗎,怎么現在又突然放手了?”

    賀佑欽無奈地嘆了口氣,“鼎泰不是我一個人能做主的。”

    宋一鳴瞬間了然,賀佑欽雖然是賀文武的兒子,和他的關系卻一向鬧得很僵,再加上還有他后媽蘆珊那一家盤踞在鼎泰,賀佑欽根本無法盡情施展,收購南極星這種事情,要是蘆珊那邊一力反對,賀文武也不一定會站在他這邊。

    賀佑欽大概是想,與其便宜了他后媽不如便宜了他?還能得他一個人情,可不是皆大歡喜。

    宋一鳴因為賀佑欽一個表情,自動推理出了他放棄南極星的原因。

    他拿起酒杯倒了酒,對著賀佑欽輕輕一舉,“那我就先謝謝佑欽了。”

    “客氣。”賀佑欽拿起那杯礦泉水,也抿了一口。

    郭睿嘴角抽了抽,在桌子底下被胡凱狠狠踢了一腳,而一直沉默著坐在一邊的魏成則幽幽瞟了他們一眼,若有所思。

&nb />     賀佑欽十分自然地朝他笑了笑,也舉了舉杯子。魏成沒說話,不過卻低頭喝了杯子里的酒。

    賀佑欽心里悶笑,魏成這個人還是一如既往地有意思。

    酒到半途,不少人已經擁著女伴先行一步,包廂里剩的人不多,宋一鳴因為高興,多喝了幾杯,這時候已經有些醉,雖然意識還算清楚,整個人看著卻十分亢奮,一直拉著身邊的女伴唱歌,要不就找人拼酒。

    郭睿跟胡凱湊在一起聊天,賀佑欽也不時搭上兩句,因為包廂里空氣有些悶,賀佑欽跟他們打了招呼打算出去透透氣,順便去了趟洗手間,剛洗完手,就看到胡凱叼著煙靠在門口。

    “怎么出來了?”

    “你覺得悶難道我不覺得?”胡凱叼著煙,說話有些模糊,“我以為你今天不會過來。”他瞥了眼賀佑欽。

    賀佑欽抽出一張紙,擦干凈手上的水漬。

    “你們約我,當然要出來。”

    胡凱哼了一聲,“當初在這里幾次遇上厲容銳和袁竟惟,你不是怕碰見尷尬,之后說什么都不愿意來的嗎?”

    賀佑欽一愣,繼而笑道,“我都忘了。”他是真的不記得有這種事,他雖然有這個時空的記憶,但并不完整,有些事情記得清楚,有些卻影影綽綽。

    這次提議來Elegant小聚是胡凱的主意,之所以提出到這這里聚會就是想試試賀佑欽是不是真像郭睿所說放下了厲容銳。

    “我聽郭睿說,你打算進厲豐?”

    “嗯。”賀佑欽也跟著他靠在墻上,胡凱遞了根煙給他,賀佑欽把煙點燃夾在指尖卻沒抽,胡凱知道他的習慣,陪著他任指尖的煙慢慢燒著。

    “你到底是想幫厲容銳還是有其他的打算?”胡凱很平靜,不比剛才在包廂里的情緒化,那些東西都是做給人看的。

    賀佑欽屈指彈了下煙灰,張口道,“鼎泰現在恐怕被人盯上了,我陷在里面反而不好掌控,不如跳出來,厲容銳昏迷不醒,厲豐現在群龍無首,我過去,時機剛剛好。”

    胡凱沉默了一會兒,最終小幅度地點了點頭,“鼎泰那邊我會繼續幫你盯著,之前我就覺得有些不對,不過還沒確定,再加上那時候……”

    “我知道。”賀佑欽打斷他的話,拍了拍他的肩膀。

    胡凱側頭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復雜,“還有件事……本來不想告訴你,不過,你都要進厲豐了,這些還是防著點好。”

    賀佑欽挑眉,隱約知道胡凱要和他說些什么。

    胡凱吐了口煙,“厲容銳的車禍不是單純的事故。那些天一直下雨,南通山道的攝像頭壞了也沒人修,只有南岔路那里有個老式攝像頭,位置挺隱蔽,大多人都以為已經停用了,誰知道竟然還有用,警察準備調查的時候才想起那個攝像頭,攝像頭的事情一露出來,當晚就出了事,我的人過去的時候恰好把帶子救下來,否則那卷帶子最后也會不翼而飛。”胡凱側頭看了眼賀佑欽,“厲容銳的車禍和厲家的人脫不了干系,你進厲豐多留個心眼。”

    “我明白。”厲容銳跟胡凱什么關系也沒有,胡凱費這么多心思調查厲容銳的事情也是為了賀佑欽,怕賀佑欽被厲容銳連累,卻沒想到牽扯出車禍的隱情,厲容銳的車禍不是蓄意謀殺?

    “我本來不想你攙和到厲豐,但既然你已經決定,我也不攔你,你自己當心就是。”胡凱對賀佑欽的了解不比郭睿少,知道有些事情賀佑欽一旦做了決定,旁人難以改變,大不了隨時在旁邊看著他。

    外面突然傳來嘈雜的聲音,聲音離得不遠,胡凱和賀佑欽互視一眼,沒再繼續交談。

    “我出去看看。”

    胡凱先一步推門,看到外面的情況時不由皺起眉。

    “什么事情?”賀佑欽隨后出來,開口問道。

    “保鏢在攆人。”

    Elegant是會員制的頂級會所,一般人進不來,想混進來的人卻從來不少,不過保鏢攆人這種事情倒是不常發生,因為Elegant一向警衛森嚴,門口的保鏢就有一個小隊,想混進來也要幾分本事。

    “保鏢拎著的好像是個小孩子。”

    “小孩?”小孩怎么會到這種地方來?

    保安拎著孩子往這邊過來,漸漸離得近了,兩人也看得更加清楚。

    那孩子又小又瘦,被保安拎著活像是老鷹拽著只小雞,還是只不斷掙扎的小雞,可惜小雞這點抵抗對老鷹來說跟撓癢癢差不多,這么小的孩子,保安也不敢下重手,也怕是哪家不著調的公子哥帶來的子侄輩兒,得罪不起,但這孩子一路瘋跑,又偷偷躲在貴客預留的包廂里,他們問話的時候又不張口,保安想拉他離開,一會兒那包廂就有人用,可惜這孩子死都不走,保安只好把人拎起來,準備送到領班室。

    一路上這孩子都在掙扎,雖然那點力道礙不了什么事,卻怕惹來麻煩,保安是五大三粗的壯碩男人,對小孩子完全沒轍,只好用力喝止。

    看到站在前方走廊上的賀佑欽和胡凱,保安一下子噤了聲,冷汗都快流出來。

    可別是吵到這兩位了。

    剛想過去彎腰道歉,胡凱就朝他擺了擺手。

    這熱鬧沒什么好看的,胡凱招呼了賀佑欽一聲,兩個人準備離開。

    保安心里松了口氣,連忙拉著小孩站到一邊。

    兩邊差不多要錯身而過了,沒想那小孩突然一口咬住了保安的胳膊,保安一驚一時松了手,那孩子撒腿就撲了出去。

    賀佑欽只覺得腳上一沉,低頭就看見一個瘦骨嶙峋的孩子緊緊抱住了他的大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