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繁華 > 第二章
    郭睿還盯著外面一臉興味地看呢,賀佑欽就拿出了手機,淡定地拍了幾張照。

    郭睿目瞪口呆看著他,“你干嘛?”

    賀佑欽淡定地掃了他一眼,“有備無患。”

    郭睿想了想,“也是,要不要我干脆找人幫你調查一下,下次你爸問起來你也有話能說了。”

    賀佑欽靠著椅子,手隨意地搭在膝蓋上,“我爸那個人,一旦相信了某個人,你在他面前說什么他都覺得你是在詆毀,一旦不喜歡某個人了,你做再多的事情,他都覺得你是別有用心。”言下之意,拿那些東西到他面前是沒用的。

    “那你拍這些干嘛?”

    賀佑欽把手機放在桌上,“在他那里沒用的東西,不代表換個地方也沒作用。”

    郭睿盯著他,“話說你原來不是最不屑理會你后媽跟她兒子的嗎?”

    “我怕陰溝里翻船。”

    郭睿被他逗得哈哈笑起來,賀佑欽這個人別的沒什么,就是心里傲,從前老擺著世家公子的款,看著是溫文爾雅了,實際上跟誰都保持著距離,除了在厲榮銳面前低頭,就是對著他老子都沒見有多少妥協,也一向不把家里小三上位的后母放在眼里,對他后媽帶來的那個弟弟更是連瞥都懶得瞥一眼,純粹的無視。現在居然也能說出陰溝里翻船的話了,也不知道是哪里受了刺激。

    郭睿以為賀佑欽是說笑,只有賀佑欽知道他說的是真的。

    他要不是陰溝里翻了船,也不會莫名其妙地來到這里,更不可能親身驗證了一番“多重宇宙論”的真實性。

    “時間差不多了。”賀佑欽看了眼手表,“走吧。”

    郭睿叫人來買了單,跟賀佑欽一起去了停車場,賀佑欽沒有開車,他十多天前出了場不大不小的車禍,人進了醫院不說,還是他的全責,駕照自然被吊銷了,目前只有坐車的份。

    郭睿當時知道了這件事不止沒有擔心,還拍手稱慶來著,賀佑欽不能開車也就不能巴巴地跑到厲容銳的公司去接他下班了,簡直就是皆大歡喜普天同慶。

    為了這事,郭睿那天還特意叫上胡凱幾個,開了瓶好酒,慶祝到天亮。隔天才知道,賀佑欽出事前,厲容銳通過秘書把離婚協議書寄給了他,緊接著,賀佑欽的車就撞上了別人的車屁股,哥幾個知道了消息,把厲容銳罵得狗血淋頭,想也知道賀佑欽會出車禍肯定是當時受了刺激精神恍惚,要不然以他的技術,怎么可能無緣無故發生交通事故。

    之前厲容銳剛剛完成了海沙集團的兼并,十來天的功夫,厲豐的股價就漲了三十多塊,振奮了整個德海商界,厲容銳也靠著這一仗成了名符其實的商界傳奇。胡凱那會兒就說,厲容銳做成了這一票,事業上再沒什么好擔心的了,所以他肯定要想盡辦法擺脫賀佑欽,誰叫他們佑欽擋了人家真愛的路。果不其然,賀佑欽就接到了對方發來的離婚協議書。

    當初厲容銳答應和賀家聯姻,借用了賀家的勢力,甚至他們幾個都明里暗里出了幾次手,賀佑欽更是不遺余力地幫他,厲容銳算是把賀佑欽利用到底了,如今事業有成春風得意,就想擺脫賀佑欽,和小情人雙宿雙飛,不是人渣是什么?

    胡凱郭睿幾個正商量要瞞著賀佑欽去給厲容銳使點絆子,就算不能扳倒對方,讓他出點血也好,結果等他們去醫院接賀佑欽的時候,對方卻淡定地說,已經把簽好的離婚協議書寄回去了……那副平靜的樣子讓他們又擔心又高興,再接著,沒等他們出手,厲容銳就出車禍了。

    簡直是報應不爽!

    賀佑欽拉開車門上了車,郭睿也顛顛跟著上去了,他還在腦補厲容銳變傻子時,賀佑欽已經踩了油門發動了車子,郭睿這才覺得不對。

    “不該你坐副駕駛么,沒駕照你開什么車?”

    賀佑欽又瞥了他一眼,“看你發呆的架勢我怕你要沉思到晚上,所以就代勞了,就算扣了分罰了款也是記在你頭上,放心吧。”

    郭睿一臉哀怨地看著賀佑欽,這家伙十來天前才出了車禍,他是真的不放心啊。

    最終,車子還是穩穩當當開到了賀家門外。

    賀家是真正的豪門巨賈,幾代經商,暗藏富貴,單看賀家人本身,就看得出他們的家世底蘊。

    賀文武雖然在商場縱橫了幾十年,卻一身書生氣,他現任的妻子是著名的鋼琴家,溫柔文弱,氣質非凡,小兒子不是親生的,卻繼承了妻子的優點,斯文安靜,眉眼柔和,關鍵是非常聽話,家里唯一不合群的賀佑欽在外也是一副世家公子的模樣。

    賀文武本來人生圓滿,誰知道大兒子卻執意要和個男人結婚,最后還鬧得不可開交,活生生讓他們賀家成了德海的笑話,氣得他大半年都不愿意跟賀佑欽說話,見了面也是淡淡哼一聲,自顧自地做自己的事情,這樣兩三年下來,本來與他感情生疏的賀佑欽更是連家都不回了。

    這一次,賀佑欽是時隔三個月才踏進賀家家門。


    宴會在主宅辦,賀佑欽到的時候已經來了些客人,正在媲美宴會廳的庭院里三三兩兩的交談,賀佑欽從側門進了屋,行動相當低調,他人一到,專門候著他的管家就過來了,看到他立刻笑瞇瞇道,“少爺今天打扮的真好,頭發理了更英俊了。”

    管家林伯在賀家干了一輩子,看著賀佑欽長大,在他眼里,賀佑欽自然什么都是好的。哪怕他的穿著在今天這個場合說什么也稱不上合適。

    賀佑欽朝他點點頭,先問了他爺爺的情況。

    “老先生他什么都好,身體也好,就是掛念你,老是念叨著你不回來看他。”

    賀佑欽想起老爺子,心頭一軟,“我以后常常回來看他,您也督促他按時休息,別操那么多心。”

    管家自然是點頭,“這話你還要親自跟他講,老先生聽了肯定會高興的,只怕連紅燒肉都比不上。”都說老小老小,老爺子年紀大了越來越有小孩兒性子,因為有三高,平時油膩的東西不能吃太多,一輩子最愛紅燒肉的老爺子不依了,時不時就要廚房的人偷偷做著吃了解饞,紅燒肉的魅力比誰都大,弄得全家人都要盯著他。

    管家最是細心,家里一向是他照顧著老爺子,再加上幾十年的生活,對老爺子可謂了解甚深。賀佑欽又和他說了幾句,了解了一下老爺子的近況,才開口道,“您先忙著,我上去看看爺爺。”

    管家朝他笑笑,送他到樓梯口,“上去吧,老爺子在樓上書房。”

    賀佑欽上了二樓,一直走到走廊的盡頭,站在門前敲了敲門,“爺爺,是我。”

    “進來吧。”

    老爺子正在書房的陽臺上澆花,聽到賀佑欽的聲音就放了手上的水壺,轉過身招呼他到跟前。

    “舍得回來了?”說著還哼了一聲,滿臉不樂意地瞪著他。

    賀佑欽聞聲而笑,“當然要回來看看您。”

    “你這小子,一個人在外面快活,就把老頭子我扔在家里,你知不知道他們連快肉都不肯給我吃。”

    賀佑欽哭笑不得,“哪有您說的那么嚴重。”

    “怎么沒有?”老爺子挑挑眉,頓時,眉眼鋒銳無比。“你說說,你都有多久沒回來看過我了?”

    賀佑欽一怔,接著又笑了笑,卻沒回答老爺子的話。

    老爺子哼了一聲,“別以為我現在不管事了就能忽悠我,說說,你和厲家那個小子是怎么回事?聽說他出了車禍?”

    賀佑欽用幾秒的時間考慮了一下該怎么稱述他和厲榮銳的關系,他雖然擁有這一世賀佑欽的記憶,卻不代表能接受這個賀佑欽的感情,曾經的賀佑欽過得瀟灑自在,從來沒想過要讓一個人牽絆住自己,更別說主動去傾心某個人了,當他來到這個熟悉又陌生的空間,陡然發現他居然已經跟一個男人結了婚,而且還是他主動倒貼這種事,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賀佑欽慢拿起桌上溫著的茶壺,給老爺子倒了杯茶,“離婚了,在厲容銳出車禍前他就給我寄了離婚協議書,我已經簽了名,交給他秘書了,想必現在已經辦下來了。”所以他車禍的事情真與他無關,就算有關系,大概也是老天在整厲容銳,誰叫他干了不少缺德事。

    老爺子對賀佑欽向來疼愛有加,比起和賀佑欽感情生疏的賀父,老爺子對他的了解反而還多幾分,之前那么問,確實也是隱晦地在問他厲容銳的車禍是否和他有關系,老爺子從來沒見過他這個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孫子對人執著到那種程度,又生怕賀佑欽求而不得因愛生恨,壞了自己的心性,如今見他態度坦然,倒也放下了心思。

    賀佑欽哭笑不得,覺得老爺子是關心則亂,他再怎么胡來也不會為了無關緊要的人臟了自己的手,倒是和老爺子的幾句話讓他對這個時空生出幾分真實感,姑且把他曾經的經歷稱作上輩子,上輩子老爺子是心臟病過世的,發病的時候他正在國外出差,連最后一面都沒見上,這件事成了賀佑欽生平一大遺憾,換了一個時空,假如能夠避免曾經的錯誤,珍惜和老爺子相處的日子,也算是另類的彌補了。

    老爺子用干凈的毛巾擦了手,這才坐在椅子上,端起賀佑欽倒給他的茶喝了一口。

    “當初你要跟厲容銳結婚,其實我是不贊成的,他的心思明顯不在你身上,可你信誓旦旦,說什么都要和他結婚,你從小到大都沒提過什么要求,那次我不允都不行。既然現在離婚了,反正厲家的事情也和你沒關系了,你就好好過自己的,什么時候你有了心思,我再給你介紹幾個好對象,我那些老朋友的孫子都不錯,有幾個還是你小時候見過的,肯定談得來。”

    賀佑欽還是笑,他不知道老爺子竟然能開明到這種程度,甩開了厲容銳,還要給他介紹別的男人?

    “這些事情緩緩再說吧。反倒有件事,我想和您談談。”賀佑欽臉上的笑容沒有減淡,說起了公事。

    “哦?”老爺子半挑起眉。

    “關于收購南極星的事情,我想重新考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