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術室里的環境也很差,根本無法做到無菌環境。

他們是實打實把拐騙來的人當成豬狗宰殺。

“太可恨了!我一定要把他們全部殺光!”周正揮起一拳砸在一側的墻壁上。

林放同樣憤恨,眼睛赤紅,渾身發抖,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冷靜分析眼前情況。

“BOSS,我已經讓人在附近搜查追擊了!或許還能追得上。”

楚黎川搖搖頭,“我們對這里的地形不熟,只怕追不上了!看籠子的數量,這里大概關押了二十多人,只要分派幾輛車分頭走,融入車流,如何查?”

林放恨得牙關緊咬,“又讓他們逃了!我們已經用最快的速度了,他們怎么這么狡猾?”

楚黎川看向地上一團丟棄的染血紗布,目光陰鷙,“或許不是狡猾,是有人通風報信!”

“通風報信?會是誰?”林放看向周正。

周正被看得渾身一跳,“你看我做什么?難道懷疑我?怎么可能是我?”

林放,“……”

“BOSS,不是我!我沒有!我怎么可能背叛BOSS!”周正連忙解釋,舉著手做發誓狀。

楚黎川瞥了周正一眼,同樣無語,大步往密室外面走。

偌大的教堂空空蕩蕩,沒有牧師,沒有信徒。

整座教堂很破舊,立在教堂正中央的神像十字架已經斷裂,倒在講臺上。

到處都是積灰蛛網,墻皮脫落,院子里荒草橫生,顯然荒廢很久了。

想找個目擊者,看來也是不能了。

去了距離教堂不遠的孤兒院,見了孤兒院的院長。

院長是一個中年女人,身體發福,下巴上有一顆黑痣,眼睛小小的,笑起來倒是有幾分慈祥,眼睛里卻透著狡黠的精光。

院長姓蔡。

她在院長辦公室見了楚黎川。

蔡院長告訴楚黎川,那座教堂早就荒廢了,不用來做禮拜了,據說那里鬧鬼,沒人敢靠近。

不過教堂早些年被一位富商買走了。

聽說那富商自從買了這座教堂,身上頻發怪事,做什么都不順,險些破產,教堂便一直閑置著。

林放問院長,有沒有聽到過,教堂有什么奇怪的聲音,或者車輛出入。

蔡院長搖頭,表示不知道。

接著,林放又問,“蔡院長在這里工作多久了?”

蔡院長輕輕一笑,看上去溫善祥和,“快三十年了!時間真快,都在這里工作大半輩子。”

蔡院長扶了扶臉上的金絲眼鏡。

林放摸了摸鼻子,語氣冷了下來。

“教堂和孤兒院相隔不過五百米!附近又沒有建筑物遮擋,院長常年在這邊工作,怎么可能一次都沒發現,那里有奇怪的聲音,或者有車輛出入?”

“你!”林放指向蔡院長,“在說謊!”

林放一步一步逼近蔡院長,“我懷疑,這家孤兒院不干凈!”

蔡院長慌了,連忙站起身,義正嚴詞道,“沒有聽見,就是沒有聽見,我是這家孤兒院的院長,我的精力全部放在那些無依無靠無父無母的孩子們身上!哪有時間注意別的東西,而且距離這么遠,我又不是順風耳千里眼,我怎么可能知道那邊的事!”

“看來……”

楚黎川吸了一口煙,幽幽開口,“蔡院長不肯說實話了!”

蔡院長對上楚黎川幽邃的黑眸,似有一把冷刀子穿膛而過,嚇得她渾身驟寒。

“我說的就是實話!我沒有理由騙你們!我還有工作要忙,各位沒什么事,請離開!”蔡院長走向門口,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楚黎川坐在椅子上,姿態雍容,半點沒有要走的意思。

“你們再不離開,我就要報警了。”蔡院長掏出手機,就要打電話。

林放一把搶下蔡院長的手機。

“你們干什么!你們是強盜嗎?把手機還給我。”

林放將手機遞給楚黎川,“你是想通風報信吧?”

“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么!”蔡院長要走,被周正攔住,一個反擒拿手,便將蔡院長制住。

蔡院長痛得大叫,“你們想干什么!放開我!你們到底是什么人?我就是一個小小的院長!這里都是一群沒家的孩子!我不管你們要做什么,有什么目的,請你們離開這里,不要嚇到這里的孩子們。”

周正見蔡院長還嘴硬,也不客氣,直接一用力掰斷了蔡院長的胳膊,將她壓倒在一旁的辦公桌上。

“你不用知道我們是什么人,你只要知道說謊的下場是什么就行了!”

蔡院長痛得哀聲大叫,依舊說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楚黎川慢慢吸著煙,無意間發現門口有一道人影一閃而過。

寒眸微斂,倏地射過去,是一個戴著黑框眼鏡的女人。

她見被發現,轉身就跑。

楚黎川命人把那個女人抓了過來。

蔡院長看到那個女人,惶急地喊道,“榮老師,救我!報警!這是一群強盜。你快走!”

被稱呼為榮老師的女人,連忙低下頭,想要離開,被保鏢伸手攔住。

楚黎川吸完最后一口煙,煙蒂丟在地上,用鞋底狠狠碾滅。

他慢悠悠起身,走向榮老師。

榮老師個頭不高,剛到楚黎川的胸口,楚黎川需要彎下身體和她說話。

壓迫感十足。

嚇得榮老師頭埋得更低了,身子不住發顫,聲音也是破碎的。

“你們……你們是什么……是什么人?你們……你們來這里……來這里做什么?”

“我們不是什么人,單純路過!覺得這里有趣,進來看看。”楚黎川慢條斯理道。

他明明把語調放得很輕緩了,還是嚇得榮老師雙腿發抖。

“抱歉……今天沒有我的課!我是來拿落下的教材的……我馬上走……”

楚黎川微微挑眉,對保鏢遞去一個眼神。

保鏢當即放行。

榮老師正要走,楚黎川又開口了,“榮老師,你不是來拿落下的教材嗎?”

榮老師嚇得脊背繃直,顫抖指向院長辦公室隔壁的房間,“那里……那里是我的辦公室!”

楚黎川微微頷首,讓榮老師走了。

榮老師一出門,惶急進入自己的辦公室,也不知道拿了什么,埋著頭匆匆往外走。

周正見楚黎川放了一個可疑的人,氣得不行,又不敢說話,憋得臉色發青,看向林放,給林放擠眼睛,讓林放提醒一下BOSS。

林放已經看出楚黎川的意圖,當即帶了幾個人,悄悄跟上那個榮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