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小說網 > 拜見宗主大人 > 第二十八章 獅子搏兔,亦用全力
  清水縣邊境,石頭鎮,這里緊鄰著寒山縣,是天劍宗和金刀門對峙的前沿。

  徐百翠帶著兩百精銳弟子,來到這里已經兩天,可是對面的金刀門少主王元還沒有到來。

  “這個王元,磨磨蹭蹭,扭扭捏捏,百八十里路走了幾天,讓姑奶奶好等。”

  徐百翠早就不耐煩了,狠狠的一掌拍在桌子上,咔嚓一聲,將結實的桌子拍的四分五裂。

  四周一群弟子打了個寒顫,彼此對視一眼,都露出苦笑。

  面對暴怒的大師姐,誰也不敢上前勸慰,一個不好,很容易引火燒身,要是將大師姐的怒火引到自己身上,非要拉著大家比武發泄不滿,那就悲劇了。

  原本他們就不是大師姐的對手,作為女弟子魁首,徐百翠自領大師姐之位,一開始也不是所有人都認同,但無一例外被打服氣了,大師姐之位實至名歸。

  這段時間,大師姐的火氣越來越旺,而且是武功大進,大概一直沒找到合適的對手切磋,心中憋了一股勁,到處找人比武教技,一個人不是她對手,就一群人上,但也難免灰頭土臉,不少人都吃了大虧。

  如今,眾人是聞比武而色變,寧愿和敵人廝殺一場,也不想被大師姐按在地上暴打,不僅丟臉還極傷自尊。

  徐百翠見眾人低著頭,一副瑟縮的樣子,不屑的撇撇嘴。

  這群慫包,我還沒用力,你們骨頭就軟了,真是好生無趣,跟宗主比起來,簡直不像男人。

  “誰能告訴我,王元到底什么時候才能到?我的寶劍已經饑渴難耐,非要斬此狗頭不可。”

  她的目光逼視著眾人,大家紛紛低著頭,不敢和她對視,徐百翠視線落在一個瘦小青年身上。

  那青年本能的感到不妙,拼命的勾著腦袋,恨不得將脖子縮到肚子里去,但還是沒能逃過一劫,只聽大師姐說道:“吳百計,你平日里自詡聰明,現在需要你這狗頭軍師的時候,怎么啞巴了?”

  李百計深吸口氣,只好抬起頭,腦子飛速的轉了一下,回答道:“大師姐,那王元畢竟是金刀門少主,此來是為了滅亡我們天劍宗,不是來比武切磋的,他大概是想等金刀門的大隊人馬到齊之后,再浩浩蕩蕩碾壓過來。”

  徐百翠道:“你的意思是,他不敢獨自率人過來和我們一戰?”

  吳百計道:“金刀門一開始大概以為我們不敢和他們在野外交戰,只會死守天劍谷,利用地利來阻擋他們,所以才讓王元率隊先行,這是為了清剿清水縣附屬小勢力。但大師姐帶著咱們出戰,出乎了他的意料,他怎么敢一頭扎進來?”

  徐百翠點頭道:“你說的有點道理,這王元也就欺軟怕硬,若咱們退守天劍谷,他就來秋風掃落葉,一旦咱們一副玉石俱焚的架勢,他就退縮了。”

  吳百計道:“大師姐英明,就是這個理,王元乃是紈绔子弟,雖然有點天賦,但論膽氣論氣魄怎么能跟大師姐比呢?”

  徐百翠道:“別忙著拍馬屁。你說怎么辦?他不過來,咱們就干等著?宗主可是讓我取了這王元的腦袋,要是等他們主力匯合,六七百人殺過來,那可難以完成任務了。”

  吳百計冥思苦想,半晌無奈道:“此人一心龜縮,想要誘使他過來伏殺很難,不如等咱們兩方各聚人馬后,堂堂正正廝殺,到時候再殺王元也不遲。”

  “那怎么行?”

  徐百翠一揮手:“宗主命我下山主持戰事,就是為了解決金刀門的先頭部隊,進一步削弱他們的實力,要是什么也不做,那我還不如不來。”

  她一咬牙:“他不過來,咱們就過去,這個王元,我今日非殺不可。”

  眾人臉色一變,吳百計忙道:“不可,萬一對方有埋伏,咱們大隊人馬過去,豈不是白白送死?”

  徐百翠淡定道:“我先一個人殺過去,若是有埋伏我就退,若是沒有埋伏,你們再掩殺過來。”

  吳百計道:“大師姐武功固然高強,可那興源鎮也是金刀門的重地,里面必然殺機重重,您一個人武功再高,又怎么能敵得過無休止的圍攻?就怕倒是您想退也退不了啊。”

  徐百翠大聲道:“吾意已決,不必再勸了。這樣畏畏縮縮,遇強而退,不是我的風格,我正要借一場酣暢淋漓的殺戮,來鑄就我之劍意。”

  她目光中有一股一往無前的堅定,吩咐道:“我走之后,這里由吳百計負責,不必以我的安全為重,能戰就戰,不能戰就退。”

  “大師姐……”

  眾人紛紛動容,想要再勸,但看她一臉堅毅,目光中露出熊熊戰意,便知她決定的事,再也無從更改。

  吳百計以手扶額,滿臉無奈,心中是欲哭無淚,恨不得沖到這女子身前給她當頭一棒。

  他深吸了一口氣,大聲道:“我反對,大師姐,宗主派你來是領導我們戰勝敵人,不是讓你呈個人英雄主義。”

  “你說什么?”

  徐百翠臉色一沉,狠狠的瞪著吳百計,一股強大的氣勢撲面而來,吳百計面色一白,但仍是梗著脖子,堅持己見。

  “說的好。”

  就在這時,忽然一道聲音從門口傳來,眾人大驚,急忙轉頭看去,只見一個少年微笑著站在門口。

  “啊,是宗主大人……”

  眾人面色一變,慌忙躬身下拜:“拜見宗主大人。”

  “都起來吧!”

  徐玉揮了揮手,走到上首,毫不客氣的將徐百翠趕到下面,自己坐在太師椅上,贊賞的看了吳百計一眼,點頭道:“吳師兄很不錯,有膽有謀,敢于堅持己見,不像某些頭腦簡單的人,只知道呈匹夫之勇。”

  徐百翠臉色一黑,心中頗不服氣,但諷刺她的卻是宗主大人,不管實力還是地位,都容不得她放肆,只得憋著一口氣。

  吳百計得了宗主夸贊,頓時骨頭都輕了幾兩,但看到徐百翠不善的目光,忙收斂笑容,謙遜道:“宗主過獎了,都是大師姐領導有方,屬下不過是查漏補缺罷了。”

  徐玉瞥了徐百翠一眼,恨鐵不成鋼道:“徐師姐,你就這么跑去白白送死,那可真是浪費了我那幾株好藥。我把你培養出來,是要你成為本宗頂梁柱,為我分憂,不是讓你去送死的。”

  徐百翠不服氣道:“也不一定會死,您這就么不看好我?”

  徐玉道:“那王元的武功不在你之下,他還帶了足足兩百個金刀門精銳弟子,此時必然嚴陣以待,你一過去,必然落入他們包圍之中,還有各種陷阱、下毒、偷襲等手段,你覺得你還回得來。”

  徐百翠這時也覺得自己似乎有點沖動了,都是該死的王元,婆婆媽媽、不干不脆,讓姑奶奶火大,恨不得沖上去殺他個七進七出,只要能宰了這王八蛋,哪還管什么危險不危險。

  她這時也有點后悔了,她不怕死,但死也要死的有價值,要是連王元一根毛都沒摸著就被圍毆死了,那可就虧大發了。

  徐百翠心理不是滋味,嘴硬道:“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他們好過,起碼能拉幾十個墊背的。”

  徐玉痛心疾首:“我天劍宗花十幾年時間,外加這么多資源,好不容易把你培養成后天境高手,就是讓你和幾十個小蝦米同歸于盡?你就是這么回報宗門的?”

  徐百翠臉色脹紅,吶吶無言。

  眾人見不可一世的大師姐,被宗主大人一頓猛批,訓的說不出話來,仿佛惡狼遇上了猛虎,都心中暗爽不已,不少人忍不住笑意,只能盡量低著頭,不笑出聲來。

  徐百翠杏眼圓瞪,冷冷的目光掃過幸災樂禍的眾人,眼中兇光四射,視線所到之處,一個個頓時變色龍似的一臉肅然,仿佛什么也沒聽到,一副綿羊遇見惡狼的模樣。

  她這才滿意,悻悻的說道:“那怎么辦?他總也不過來,總不能干等著吧,等他們人馬齊聚之后,咱們就沒有優勢了。”

  徐玉面無表情道:“他不過來,咱們就過去,趁著金刀門大隊人馬還沒聚齊,我決定先滅了王元這一路。”

  “呃!”

  眾人臉色一僵,同樣的說法,出自徐百翠口,眾人激烈反對,但宗主大人說出來,眾人雖然疑惑,卻也不敢質疑,一個個眼神茫然,不知所措。

  徐百翠眉頭一皺:“宗主這是什么意思?要帶著大家殺過去嗎?”

  徐玉道:“我已經召集了清水縣各大勢力,以及天劍宗剩下的兩百弟子,共計五百人,由徐百江師兄和高長空長老率領,馬上就會到來。我要以堂堂正正之勢,將王元碾碎。”

  徐百翠吐槽道:“這又要以多欺少?”

  在她印象中,前幾次大戰,宗主大人都是召集各處人手,以絕對優勢將敵人干凈利落的擊敗,雖然爽是爽了,但未免勝之不武。

  徐玉道:“獅子搏兔,亦盡全力。

  這是兩方交戰,不是公平比武。

  我作為宗主,帶領大家以最小的代價贏得勝利才是最終目標。

  如今情況復雜,我們必須要盡快滅亡金刀門,不然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麻煩。

  趁著他們人馬還沒完全匯聚過來的短暫空隙,吃掉他們的先頭部隊,給金刀門以重創,才能奠定優勢。”

  徐百翠道:“好吧,不過我希望和王元一戰。”

  “會有機會的。”

  一刻鐘之后,遠處煙塵滾滾,大隊武林人士列隊而來,除了天劍宗三大長老外,還有鐵山、牛骉這兩位附屬勢力代表,一下子匯聚了七個后天高階武者,近百個后天中階武者,整個清水縣武林,幾乎是傾巢而出。

  勢力強弱懸殊,自然不需要什么陰謀詭計,以強擊弱本就是兵法上的最高戰術,堂堂正正碾壓過去就是。

  “我們的時間不多,這么大動靜,哪怕是突然發動,但再怎么掩飾,也瞞不過敵人,最遲兩個時辰,金刀門的大隊人馬就會馳援過來,在這之前,一定要滅亡王元。屆時就算金刀門大隊人馬殺過來,也奈何不了我們,如此一舉奠定優勢,稍作休整,就能發起反攻,滅亡金刀門也不再遙遠。”

  “謹遵宗主吩咐。”

  眾人熱血沸騰,戰意澎湃。

  刀劍之爭持續了二十年,從天劍宗建立開始,雙方就宛若水火不相容。

  而在更早之前,金刀門和清水武林的恩怨情仇就能書寫一部歷史了。

  所謂刀劍之爭,既是利益之爭,也是延續了兩縣傳統仇怨,非得有一方徹底臣服,才能結束這一場漫長的爭斗。

  兩縣武林乃是積年宿怨,只要有機會,無不想滅亡另一方,所以即便不是天劍宗的弟子,此時也是滿臉潮紅,心情激動。

  當然,除了仇怨之外,也少不了利益的刺激,滅亡了金刀門,就能將寒山縣納入統治,天劍宗吃肉,各勢力跟著喝湯,大家都能進一步壯大。

  六七百人浩浩蕩蕩殺奔興源鎮,沿途煙塵飛揚,氣勢如虹,雖然陣型散亂,沒有正規軍那么齊整,但同樣殺氣彌天,這樣一支全部由武者構成的隊伍,起殺傷力和破壞力絕對比普通軍隊恐怖多了。

  徐玉心理卻在想著大楚朝廷,在這樣一個武風鼎盛,偉力歸于個人的世界,所謂朝廷,其統治力度又能有多大?

  光是清水縣就能拉起這么一支六七百人的武者隊伍,而整個大楚二十四州,這樣的縣足有一千多,更何況還有盤踞在州郡的大勢力、乃至跨州連郡的超級勢力,要想將所有州縣都納入實際統治,那難度簡直無法想象,古往今來恐怕沒有任何一個王朝能做到。

  而視線再放大一些,圓鏡世界廣闊無邊,無盡深海卻不說,光是神州大陸廣闊無垠的疆域,大楚北還有大周、大齊,各方勢力更是盤根錯節,比之大楚猶有過之,想要在這樣的世界搞中央集權,其難度約等于開天辟地。

  不過作為地方勢力的一份子,徐玉對此卻樂見其成,若真是所有人都匍匐在皇權之下,那也沒什么意思。 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擊楫中流的拜見宗主大人

  御獸師?